祝達野:看洪習會 回顧國共和談歷史

0
1938

這些天來,台灣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興沖沖地在準備著去中國,說是出席一年一度的國共論壇,不過, 讓她更興奮並憧憬的,應該是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見面的所謂「洪習會」。

眾所周知,洪秀柱及擁護她的統派親中人士,都把「洪習會」視為今後台灣國民黨振衰起敝的回春妙藥,洪本人更把此行當作她明年競選連任黨主席的重大資助 至於此會此行究竟能從中共方面取得什麼實質利益, 對國民黨或台灣民眾有何好處 恐怕,不但洪秀柱和她的支持者們尚不確知,很可能連中共方面也還未盤算清楚。

倒是台灣國民黨内的本土派反而急了,雖然他們不能公然反對或阻止洪秀柱的行動,可是他們卻擔心,害怕洪秀柱在「洪習會」上講出她素來主張的「一中同表」甚至「兩岸一中」。果真如此的話,未來的台灣國民黨,就極有可能會分裂成兩個各自為政的黨,一個是人多勢眾的本土化國民黨,另一個則是無視台灣民意,仍堅持統一親中、將遭選民背棄而長期蟄伏在野並終於凋零的傳統國民黨。

洪秀柱表示,她衷心希望,兩岸和平能帶給台灣人民更多的紅利與安定,她將 ”在中華民國憲法基礎下,深化九二共識;兩岸的未來絕對是平等關係,而不是上下隸屬關係,這是中國國民黨絕不會退縮的底線!”洪秀柱近來更大力在黨內推動「和平政綱」,並倡議與對岸簽訂「和平協議」。其實,她的這些希望和主張,如果不是幼稚無知, 那就是自欺欺人,甚至,連中共聼了,也會感到啼笑皆非而無從應和。稍有見識的人,只要看看今天的香港現狀,就不該再心存幻想,明瞭過去國共和談歷史的人對此更會嗤之以鼻!

洪秀柱和她的支持者,可能不太熟悉也未多查閱當年國共內戰末期的歷史,所以今天仍奢言要兩岸簽訂「和平協議」以求「永久和平」。在此,且摘要簡述當年國共和談的經過及結果,提供給倡議與對岸簽訂「和平協議」者作個參考與省思。

1949年初,中國共產黨在遼瀋、淮海(徐蚌)、平津、三大戰役皆獲全勝,國民黨政府在東北和華北地區全面失去控制,國共雙方在軍力上已優劣易勢。1月16日,國民黨部份民意代表,發表主張:「促請國共迅求和平,即日停戰,開始商談。」

1月21日,總統蔣介石在內外交困、各方逼迫下,不得不宣佈下野,由副總統李宗仁代理總統職務。李宗仁代理總統職務後,立即積極設法與中共談判停戰。

經多次試探接觸均告失敗後,4月1日,最終組成「國民政府和談代表團亅由張治中任團長,成員有邵力子、黃紹竑、章士釗、李蒸、劉斐共六人,由南京飛抵北平後,發表書面談話,表示「謹慎地秉承政府的意旨,以最大的誠意,和中共方面進行商談,希望能夠獲得協議,使真正永久的和平,得以早日實現」。

4月2日,和談代表團向共方建議:「和談之前,雙方軍隊固守原防。」中共不允,反要國民政府「長江以南軍警必須全部撤退,政府則可暫維現狀」。

4月5日,「和談」預備會議開始。中國共產黨「對李宗仁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他在十二天限期內投降」。4月7日,李宗仁向中共建議:「國共雙方隔長江而分治」, 但中共則堅持「無論和、戰,均須過江」。

4月20日,在數次談判均無具體可行之結果後,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發表聲明,指斥中國共產黨之《國內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歪曲事實。政府與中國共產黨之最後「和談」隨之破裂,張治中、邵力子等六個和談代表,見風轉舵,背叛黨國投向中共而留平不歸,甘為史上「二臣」。

4月21日,共軍五十萬人偷渡長江,全面向江南進攻,欲以武力壓迫國民政府簽訂投降式之協定。此後,國民政府全面潰敗,撤出大陸而退據台澎金馬,在1992年之前,國共之間,再無任何公開形式之談判。

當年,國軍雖經數次大敗,但國民政府在華中、東南、西北及西南仍擁有半壁江山,而共軍雖然尚未渡過長江天塹,但以它連勝的驕狂之氣,已不把國民黨放在眼中, 對國民政府派來的和談代表根本視如乞降代表,所以毫無誠意極盡羞辱而使和平談判終歸破裂,其實這樣的結果應該早在意料之中。

如今的中共,與當年更不可同日而語,這些年來,它之所以對台灣的國民黨及統派親中人士還假以辭色颇為籠絡,只為希望在統一的工作上少費些力氣而已,但是, 眼前的台灣國民黨和親中統派,在中共眼裹,己經是食之無肉、棄之有味的雞肋了,這樣不般配的對手來談判「平等性的永久和平」,你說,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