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盲文化與柯韓崛起 (林正二)

 

古希臘以科學精神建構的公民直接參與的民主政體,是西方民主政治的起源;希臘人民並藉由民主機制,自由地追求新知,以理性、智慧,在科學、哲學與文學領域大放光采,建構了人類重要的文化資產。這是民主與科學相輔相成的效果。

古希臘的偉大文化遺產—悲劇,也是從科學理論中發展出來。當年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所著「詩學」(Poetics),提出感情的「淨化與洗滌」,指出觀眾觀賞悲劇時,會經由對劇中主角慘烈的遭遇所引發的驚駭與憐憫,清除潛藏在內心深處的罪惡,進而讓自己的精神提升,而後高貴的情操油然而生。古希臘以科學理論探索悲劇的教化功能,開創了輝煌的人類文明,此科學精神是五四先賢所追求與台灣要學習的。

古希臘的「科學精神」就是懷疑精神、理性分析與探索能力,是建構優質民主與文化的重要根基。這是台灣人民長久以來所缺乏的。

台灣雖已解嚴三十二年,但在推動民主與文化發展過程中,國人仍受制於國民黨建構的單向灌輸知識教育體系,無法以「科學精神」的方式探討公共事務,也不曉得以「科學方法」比較新舊文化優劣,建立文化自覺意識,落實於生活中。由於國人的理盲,在朝野激烈鬥爭、邁向兩極化的情形下,柯文哲、韓國瑜得以精湛的表演政治趁勢崛起,以激情語言煽動不滿現狀的民眾,狂飆成強大的民粹亂流,讓台灣社會變得更狂烈激情,沒有理性智慧。

面對政治亂象與虛假文化對國家社會的不利影響,長遠之計,政府必須推動開放式討論教學,訓練學生以「科學精神」探討公共事務及吸收人文與科學知識,培養獨立思考能力與新思維,並從討論互動中學習尊重每個人不同的想法,學習如何從存異求同中凝聚共識。

(作者為退休駐美外交人員)自由時報05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