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當心(鄒景雯)

鄒景雯

 

這個時刻,國民黨準備爭取總統提名的王金平,宣布要到中國去訪問,名目是祭祖,同時預定會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當然是大動作。此舉是否有助於提升其競選聲望,要看他此行的言語舉止是否守住中華民國的底線;但是總的來說,對於台灣整體累積與中國平等對話的籌碼,恐怕不是正數的機率比較大。

這樣提醒,也在給被定位為「本土藍」的王院長賦予責任,畢竟,這是王院長第一次正式訪中。過去在國會議長任內,對岸幾度邀約,王金平每次遇到類似提問,總是回答得有為有守,所謂「訪中須符國家需要、人民接受、立院決議、對等尊嚴等四要件均齊備後,才可能成行」的前提,即使是競爭政黨,也無可置喙。如今卸任院長,再怎麼說還是指標性人物,何況正在進行元首級的角逐;他的個人表現仍應堅持國家需要、人民接受、對等尊嚴三個自訂標準。只有維護了大我,才可能創造小我。

為什麼說其挑戰多艱?主要是時機敏感,一是中共總書記對台發布的「習五點」正在貫徹執行,二是競選中人力圖圓滿,難免有求於人,「祭祖」呼應的是兩岸一家?與劉結一同框,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是非常合理的推測。在這種情況下,三天行程如何確保「操之在我」,不淪為統戰工具,讓台灣選民隔海看來不出負評?需要極度的謹慎。

其次則是國民黨初選的遊戲規則醞釀改為全民調,不再是三成黨員投票、七成民調,這時候訪中的效果,所投射的對象,並不集中於國民黨的支持者,如何平衡照顧最大政治光譜者的感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別忘了,韓國瑜固然早一步到了對岸,但是在當選並上任之後,倘若尚在參選高雄市長之際,他彈的是「經濟一百,政治零分」的調,壓根兒也絕不會去與劉結一演出對口相聲,徒增無謂變數;而郭台銘雖然不經意暴露「國防靠和平」的潛意識,但當發現外界有所微詞,已經迅速改口為「國防靠科技」,為的不外就是國家領導人不能失去起碼的基本立場。

兩位「外省藍」尚且如此,「本土藍」怎可自棄優勢與警覺。其實,在吳敦義主席放棄參選後,國民黨的本土票源何去何從,理當由王金平盡掃入袋,可是相較之下,吳敦義因為堅持「一中各表」,導致沒取得北京歡迎的門票,在台灣得到的掌聲恐怕會更多些。

理由很簡單,中國這三年來連「維持現狀」都要痛下重手,這是非常典型的霸權崛起、一步到位,在孤立民進黨政府之餘,在台灣廣為培養各式代理人,則是其公然的伎倆,一點也不遮掩,政黨再競爭,總是內部矛盾,怎可與兩岸之間的敵我矛盾混淆?國民黨要避免成為中共代理黨、競選總統要澄清不是在選特首,是有一條清楚的紅線劃在前面,踰越不得,一定要當心。自由時報04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