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方>給一位系獄的同窗

0
165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No. 4

有一種朋友,不管你人生如何大起大落,他永遠都在那裡。

所謂“微時之交” ─ 少年時的朋友;讀書時的同窗,我們都有幾個。後來各奔前程,緣份淺的也許幾十年不見面。最好的狀況,大概就是在同一個城市,時相往來,意氣相投,就算難得了。

即便如此,人生無常,人心多變 ─ 經得起考驗的感情已然不多;經得起考驗的友情更何其少。

上星期參加大學同學聚會。席中說起阿扁。他曾經跟我們同系一年,第二年才又重考,進法律系。一般對陳水扁的報導,不論正負,多知他學業優秀;卻少知他是絕對出類拔萃。

商學系大一時最怕微積分被當。那時多半開根號乘以10,考個 36 分也就及格。但陳水扁幾乎都考九十幾最高分。他那時大概也有三兩好友,包括一位陳姓同學。外界曾批評扁沒有真正財經方面的班底,卻忽視了這其實是他最早的專業。同學聚會席中,某總座提及扁曾欲將要職畀予陳同學,這位同學婉拒了。

商學系是個兩百人的大系,很多人四年中沒說過一句話。扁任內陳同學曾主辦一次同學茶會,聚會地點在總統府。扁初競選,跟他同班過的這一屆商學系校友既不在政界,又非藝文紅人,第一時間跳出來挺他的,似乎沒有。之後向他求官的,亦所未聞。

扁入獄後,當初酬庸甚殷之學者文人,率皆緘默。

總座曰,陳同學經常去探望扁。陳同學很低調,媒體亦不識其誰。大家聽了卻十分動容,感佩不已。

如果有人,在四十年的波濤人生裡,歷經繁華似錦、烈火烹油;卻又跌落谷底,甚至幽囚抑鬱‧‧‧‧‧‧‧‧    如果此人,還有一個四十年來,不忮不求、不離不棄的摯友‧‧‧‧‧‧

不論世間的律法與輿情如何看待他,我會覺得:有這樣一個朋友的人,亦必有可感可敬之處。

或許,是他們過去生的善緣。能有那樣的因緣,也真是為陳水扁慶幸。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