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當總統(鄒景雯)

0
1020

 

二○一八年即將進入尾聲,明年元月一開張,甚至不待春暖花開,台灣馬上又將進入二○二○總統大選的熱身賽。這次之所以提早開動,在於九合一選舉「戲劇性」的結果,引起國民黨必然乘勝追擊,民進黨也勢必要盡快整隊,於是政治的溫室效應因此產生。

  • 總統府(資料照) 總統府(資料照)

原本以為要蹲八年的國民黨,看到只短短兩年就契機乍現,全黨好似打雞血般,興奮度破表,林立的山頭咸認吾可取而代之,無不摩拳擦掌,準備一舉攻頂;在吳敦義與朱立倫的競爭下,王金平也正「交由上天決定」。反倒是情勢險峻的民進黨,或許是體認前途多艱,各主要派系、特別是具指標作用的新潮流,則在選後短短十天的時間中,已經完成由蔡英文爭取連任的默契,民間聲望不錯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已表明無意進行提名挑戰,整合問題瞬間單純化。

每當群雄並起的選舉季節到來,政治人物爭相競逐大位,就讓人不禁回看台灣過去的幾位民選總統,在他們的任期中究竟為這個國家留下了什麼階段性的奠基成就?如果李登輝是「民主化」,陳水扁或是「本土化」,可惜最終以貪污收場,而後的總統們呢?似乎還沒有形成較清晰的歷史臉譜。例如,總不能說馬英九八年,就等著歷史一握吧?至於上台才兩年多的蔡英文,位子都沒坐熱,就更八字沒一撇了。

因此當政壇又出現「總統熱」,這麼多人想登大位,外界不得不請教這些從政者,是不是該向國人回答兩個最基本的問題:「我為什麼要選總統?」以及「我認為應該如何當總統?」

WHY與HOW這兩題之所以該問,是因為檢視過往的總統他們上任後的表現,看不到他們對這些參選條件有著起碼的認識,多的是權力的召喚使然,總統一職無疑擁有最高的政治權威;甚少人在事前對怎麼當一個稱職的國家元首有著充足的見識與閱歷。就因為當總統的目標不明,也不知方法,於是,每次的權位遞嬗,全民總是要為這些主政者代繳學費,忍受他們在新手上路時期的跌跌撞撞,或者是逐漸上手之後的膽大妄為、顢頇恣意。

台灣做為一個小國,事實上是沒有這麼多的資源可以這樣每任虛耗的。尤其當「用不順手就換掉」的選民意識高張,猶如汰換手機般輕鬆頻繁之際,所有的準總統候選人,不論是連任方與挑戰方,真的該早早就把這兩個競選前提給思考清楚並表達出來。台灣的民主走到今天,總統不僅做為主權的象徵,也已是國家強弱的標記,絕對要從「打掉重練」的情緒螺旋中掙脫出來。自由時報120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