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陸通吃:外交地圖與一中原則(譚慎格)

0
1465

John J. Tkacik, Jr.

上週一早上(八月十三日),華盛頓郵報印刷版中一則標題為「身處美加邊界爭議核心的小島」的圖文並茂報導,引起我的注意。看來,在二○一八年的今天,美國和加拿大這兩個地球上最友好的國家,還在為緬因州和新布藍茲維省近岸一座寬約兩百公尺小島周邊的龍蝦捕撈作業老問題爭吵。這座名為「馬奇亞斯海豹島」(Machias Seal Island)的小島,在一七八三年結束美國獨立戰爭的巴黎條約中,英國或許有、也或許沒有將這座礁岩割讓給美國。一名美國船長感嘆,「但願永遠不會在這裡發現天然氣或石油」。

美加友好但也有邊界爭端

華府真的還在糾結一件已有兩百三十五年歷史的地理枝節問題嗎?別懷疑。美國國務院的「地理學家辦公室」便涉入這個邊界小爭端。地理學家辦公室與國務院「法律顧問室」、「海洋、國際環境與科學事務局」密切合作,負責執行政府層面的權威性「邊界與主權分析研究」。

因此,在國務院官方網站的各國國情簡介頁面中,同一個地理學家辦公室修訂的地圖,將「台灣」劃為「中國」的一部分;但另一方面,國務院官網列出的台灣基本資料中,又顯示台灣不同於中國,實在令人費解。

更令人不解的是,「台灣」基本資料中又將金門—有時以漳州腔發音寫成「Quemoy」—列為台灣的一部分!國務院怎麼會搞錯這一點?美國政府一向認為,金門和馬祖是「中國」的領土。一九五四年,國務卿杜勒斯向參議院委員會說明「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時表示,「(金門與馬祖)的法律地位是不同的,此乃基於台灣與澎湖的主權在法律上尚未決定的事實…。因此,台灣的法律地位與一向屬於中國領土的沿海島嶼(金門和馬祖)的法律地位不同」。杜勒斯說,「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不適用這些外島,因為這些島嶼是「中國」領土,而台灣不是。

一九五四年底,杜勒斯前述表態讓參議院如釋重負,因為共產中國剛發動大規模行動,企圖將國民(黨)政府部隊逐出中國所有沿海島嶼。美國海軍正在協助大陳群島的國軍部隊和民眾撤離,同時準備因應中共攻擊金門和馬祖。參議院並不樂見美軍此時必須根據條約,在這些無法防守的沿海據點保護國府。

周恩來肯定蔣介石「一中」

金門和馬祖「向來是中國領土」,北京的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和台北的蔣介石委員長,對此均無異議。

一九七二年二月,周恩來語帶嘲諷地提醒來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森:「…一九五八年,當時的杜勒斯國務卿希望蔣介石放棄金門和馬祖,徹底切斷台灣和大陸的關係,兩岸劃清界線。蔣介石不願意這麼做。我們也奉勸他不要從金門、馬祖撤退。」

台灣「國際地位未定」讓周恩來不知所措,因而警覺到蔣介石持續佔領金門和馬祖這兩座無可爭論地屬於「中國」主權範圍的最後據點,在象徵意義上的重要性。這一點貫穿周恩來對台灣發表的意見,某種程度上卻被美國決策者完全忽略。周恩來告訴尼克森,「(蔣介石)認為,只有一個中國…我們肯定他這一點」。六天後,尼克森在「上海公報」中呼應了相同的觀點。

如今,國務院官員基於某些原因,又給予外界「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語意不精確的印象,而且只關係到台灣。每次只要有國務院官員說出「我們的一個中國」,就得有人出面補充解釋「是在三個聯合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的脈絡下」。然而,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幾乎不以台灣為限,也非模稜兩可。

國務院地圖繪製事關重大

如果緬因州與加拿大龍蝦漁民之間的地理爭端值得華府大報以半個版的篇幅加以關注,國務院的地理學家也應該對影響全球更甚的疆界劃分給予同等關注。地圖如何繪製,攸關如何因應中國最近在地理層面針對日本、南海、不丹甚至印度,以及台灣的咄咄逼人行徑。

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現已納入其「核心利益」,包括在「九段線」(或十一段線,甚至十四段線)含括的南海浩瀚海域行使中國主權。北京在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主權聲張上,屢次挑戰美國與日本的聯盟關係;尖閣諸島由日本管理,因此適用「美日安保條約」。

中國也高調張揚對「西藏」的主權屬於其「核心利益」,堅稱「西藏」地理範圍涵蓋印度整個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對這塊相當於台灣大小的土地擁有管轄權。

中國自一九九三年起佔領不丹約八千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這個遺世獨立的喜馬拉雅山王國六分之一的領土。二○○二年,兩國舉行邊界談判,中方談判代表「宣稱有文獻可證明」擁有不丹七千平方公里土地所有權,包括數座聖山。不丹懇請中國「能以大國之姿慷慨對待不丹這類小國鄰居」,可惜,備感氣餒的不丹外交部長向國民議會(不丹國會下議院)報告此事時說,中方表示「做為一個與二十五個國家(原文如此)為鄰的大國,無法對某個鄰國特別大方」。當年拒不退讓的中國談判代表,正是當今外交部長王毅。

因此,每次美國官員說,「我們承認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我們不支持西藏獨立」,如同二○一四年十一月歐巴馬總統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的,在中國聽來就變成「我們接受北京對印度和不丹的領土主張」。

北京「一中」持續擴張演變

當然,對美國的外交地圖繪製者而言,美國與加拿大邊界在法律上的重要性,不同於半個地球外的第三國之間的邊界問題。但是,基於國務院的法律和地理專家因此誤導北京(或莫斯科,或一九九○年的巴格達,或一九三八年的柏林),使其得以堅稱「美國在這些主權爭議中不採取任何立場」而遂行武裝侵略的可能性,應該對國務院的地圖繪製學給予更大的關注。當美國外交官咕噥著他們的「一個中國」時,必須警覺到,中國認知的「一個中國」超越美國定義的範圍,涵蓋大陸和大洋,根本不是美國地圖中界定的中國,而是一個持續擴張演變的中國。而且,當國務院修訂其官網上的地圖時,就像最近修改地圖上的台灣標示,他們應該要知道,箇中利害關係不只是龍蝦而已。

(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自由時報081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