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虛擬幻境的老藍男韓國瑜 (林濁水)

0
911

 

一個10多年來的政治邊緣人,突然竄出,捲起韓流,儼然是國民黨復興唯一希望所繫,關鍵所在當然是他的訴求既觸動了國民黨群眾的內心又吸引了年剛過20,過去很少或從無政治經驗和認識的年輕人的心。

韓國瑜依賴抄襲年輕人北漂的YouTube影片一戰成名。從此,韓國瑜把高雄市的人口當議題焦點,他說的內容雖然很零亂無章,但是說多了,到底可以堆積拚湊出了他的「論述架構」:

高雄曾經是台灣最興旺的地方,有山有水、有完整的工業,而現在卻又老又窮;30年前,高雄興盛,全台「人向高雄擠」,但是高雄「二、三十年來政治搞壞了,被意識型態纏得喘不過氣來」只知道「關門燒炭」,所以人向外面跑。更何況,這三十年來台中、桃園都把門打開了,以致於台中、桃園就像30年前的高雄一樣,收留了擠進去的北漂人口,而超越了高雄。所以高雄從現在起應該要「開門」讓「人進來,貨出去」,高雄就可以發大財。如果政黨惡鬥,意識形態紛爭能停止,努力建設,再10年高雄就會有500萬人口,成為台灣第一大城市,人民超幸福。

只是這樣的論述,篇幅短短,胡言亂語卻意外的層出不窮:

一、事實上,30年前,1980~1990年,高雄的人口增加是台北縣、市、桃園、台中縣、市、台南市七大縣市的最後一名,哪裡有什麼「大家向高雄擠」這一回事。

二、韓國瑜說,二、三十年高雄被「被意識型態纏得喘不過氣來」。言下之意的意識形態指的就台獨意識型態。

問題是,三十年中最後一任陳菊的確是台獨份子,但是頭十年,當市長的是蘇南成、吳敦義他們什麼時候變成民進黨暗椿,搞起台獨意識型態第三位是謝長廷,他是主張一中憲法的,什麼時候一中憲法變成台獨意識型態?如果說徐、吳、謝都把高雄用意識形態纏得喘不過氣,那是說三人有志一同的一中的意識型態把高雄搞慘了?是這樣嗎?

三、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中央政策高意識形態,地方政府政策低甚至沒有意識形態。

中央政府經濟政策涉及自由主義、保護主義,財政涉及保守主義、社會民主主義,國防外交涉及主權立場,結盟關係,甚至國民文化教育上除了統獨還有自由、保守、婚姻反同梃同等等的意識型態,執政黨必須在其間選擇或折衷;但是地方政府的政策在主權事項屬於中央政府管轄之下,要指責地方政府被意識形態纏得喘不過氣來,實在是痴人說夢話。就拿陳菊當例子好了,她的台獨意識再強烈到底能變成了什麼政策?可以挪用了什麼巨大經費,動用多少公務員去執行,以致於壓垮了高雄的施政?

四、陳菊實施了什麼政策把高雄的貨擋在海關,以致於「貨出不去」嗎?

高雄港一來是中央管的,不是高雄市政府管的,二來高雄貨櫃吞吐量世界排名落後,第一個理由是台灣産業空洞化,而產業空洞化,豈不是陳水扁2000年一上台就懷抱「四不一沒有」的反台獨意識形態而對中國採取經貿「積極開放」,以及後來馬蕭政府主張「站在大巨人肩上」的「一中市場政策」相繼推波助瀾而形成的?第二的理由豈不是馬英在一中立場下和中共把兩岸航線談判成國內線,使所有第三國和台灣掛外國旗的權宜輪都被封殺造成的。

從這角度看,的確是意識形態搞垮了高雄港,但那是韓國瑜信奉的一中意識形態,而不是台獨意識型態。

五、高雄早在吳敦義當市長時發展就被台中、桃園追過去了。

1997、98年高雄平均家戶可支配所得已經先後落後給台北、台中、桃園、新竹縣、市了,那裏是民進黨當市長的時代?

六、世界上各地,若有工業必有所偏,連過去國民黨的規劃都只能這樣—北部科技業、中部精密機械、高雄重工業。如今韓國瑜說高雄有完整的工業,豈非又是在做夢?

七、去年入住桃園觀光旅館的有168萬人次,比台中桃園加起來還多,韓國瑜說台中、桃園因為開放所以「人進來」,高雄因為「關門燒炭」所以人不進來,豈不是胡言亂語?

事實上,在高雄港發展受限,重工業又因為汚染而沒落,幸好觀光業有所進帳,稍可彌補。觀光是建立在韓國瑜說的高雄有好山好水嗎?有問題,台灣那個縣市沒有好山好水?而其中花蓮、南投、墾丁、阿里山那樣的山水條件高雄實在大有遜色,山水之外,觀光另外的條件是歷史建築和文物,這一點,台北有101、故宮、中正廟、故日本總督府⋯類似的,高雄一樣都没有,觀光客為什麼進來?不是靠愛河整治、高雄國家體育場、高雄巨蛋、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海洋流行音樂中心等而來,高雄經濟幸而小有補救,洋洋灑灑的這些哪一様是國民黨市長蓋的?

那麼誰把高雄弄得又老又窮?

韓國瑜論述的根據一大堆,但是沒有一個是高雄的真實,他的論述、描繪的,是一個世界上不存在的高雄,是一個虛擬幻境。這個虛擬幻境,雖然毫無事實根據,但是我們很容易看到他編織幻境依靠的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二分法對立邏輯:凡國民黨必善,當市長必沒有意識形態,必採開放政策,必帶來高雄正向高度發展;凡民進黨當市長必惡,必有意識型態,必關門鎖國鎖市,必帶來高雄發展倒退。

二元是與非,好和壞之間是那麼截然劃分,毫無妥協空間。在以二元對立邏輯完構築了他的高雄歷史後,他說要結束政黨惡鬥,讓高雄發展。這樣說實在神奇:人類過去的歷史不是只要以二元對立邏輯架構了世界觀,人類必開始惡鬥,從無例外?

他的論述中最神奇的還要算,凡對手做的,一般人肯定會認為好的,他必定說成壞的,凡自已做的,凡是壞的必說成好的。為什麼這樣?是刻意抹黑?也許是,但是我比較傾向另外兩個理由:

一、他對高雄實在太生疏了,所以搞不清楚狀況是他的常態,說錯是必然;二、由於他二元對立的價值觀既然牢固,於是在還沒搞清楚狀況下就習慣性地把對方全看成壞的,自己人全認定是好的。

然而,凡一個人會以二元對立的立場看世界,必是強烈的意識形態造成的。另外,人類社會常見的現象是:佔有優勢地位的意識形態常會以一種「中立而非意識形態」的姿態呈現,而所有其他與這個標準不同立場的觀點則被指控是走極端的意識形態,這就正是當年一黨獨大時代國民黨做的事。如今政權幾經輪替,國民黨的意識形態早已失去優勢,但是這樣的思維架構仍然在一些深藍如韓國瑜等人的精神世界中頑強地殘存著,成為他構築「貨出去,人進來」論述的核心精神。

韓國瑜意識型態的老舊不只是在政治立場上面,更在社會的價值觀上也一樣老舊。

深藍基本上有兩路,在1990年代一路留在國民黨內,前者多半有軍系黃復興色彩,另一路成為新黨後來的親民黨中也有一些,他們領導群中以學者、律師為主要身份。他們在政治立場上都反台獨,但是在社會價值觀上新黨多數是自由主義,甚至支持民主化;留在黨內的則是非常保守的保守主義,對民主化有強烈的違和感。兩路人馬在男女平權VS父權主義、挺同VS反同、文化多元主義VS沙文主義甚至廢死VS支持死刑⋯等等都形同處在兩國世界中。

如今韓國瑜諸如「我就以身相許,晚上跟你睡覺!」、反對母語教學、反同、取締有意識型態或政治性遊行、等等都鮮明地站在進步精神的對立面,呈現濃厚的沙文主義調性,換句話說,是保守主義中的保守主義。

現在要交代的是一個荒唐淺薄的人的胡言亂語,為什麼要很費了一番功夫去整理耙疏?因為:

一、當這樣的胡言亂語居然把一個執政大黨打得手忙腳亂時,無論如何,就沒有理由加以忽視。一開始民進黨高雄的團隊顯然就因為太忽視了,所以淪落到今天的困窘境地。依毛澤東的戰略觀,他們的大錯是一開始在戰術上輕忽敵人,等到失利接著又陷入了戰略陷於被動,一錯再錯。

二、這樣的胡言亂語居然會發揮這樣的作用,必有其歷史結構的條件,民進黨會被打得這麼慘,毫無疑問的是失去了對歷史結構的掌握甚至了解能力。再不檢討前景堪慮。

三、一個黨把不斷口出可笑荒唐言的人當黨國救星,可見黨之無人;一個黨被這樣的人胡言亂語打得難以招架,可見民怨之深;這樣的兩黨固然同樣可悲,而這樣的事居然就在台灣發生了,而且台灣的年輕一代居然群起而為這位活在虛擬世界中而意識型態老舊不堪地站在進步精神對立面的老藍男瘋狂,台灣的悲真是既深且重!自由時報1102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