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老兵看823災情 (張炎銘)

0
738
民眾目擊豬群在省道台19線朴子市新寮段上游泳。

張炎銘

八二三水災,嘉義、台南、高雄地區受災嚴重;由於政府從二○○六年執行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以來,包括後續流域綜合治水及前瞻計畫的水環境建設,已投入數千億元經費,災害一旦發生,民眾難免質疑「治水破功」。個人雖已退休,但水利、水保人員殫精竭慮、孜孜矻矻多年,怎能接受「治水無用」?

許多人把這次水災與一九五九年的八七水災或二○○九年莫拉克風災相比。以總雨量而言,此次豪雨遜於莫拉克而與八七水災差不多,但八七水災死亡、失蹤合計一○七五人,災民超過卅萬,災損約當時國民所得十一%;此次水災災損主要是一千一百多處積水,禽損與農損,但只有一人死亡。而災害主因是目前的區域排水系統,雖然經過計畫改善,保護標準已從二年重現期提高到十年,但還是承受不了五十年、甚至百年重現期的暴雨蹂躪。

若要把這些淹水地區的排水再改善,當然可以,但需要更多土地與經費,是否值得?我初進水利機關時,為了決定河寬大小,當地民眾陳情信如雪片飛來,都不想土地被徵收或被劃入計畫河道,大家都知道,淹水只是三、五天,土地若被劃入河道卻是一輩子,防洪工程必須兼顧工程經濟,因此即使工程完成,都還有一定風險,即使有人倡議滯洪池、海綿城市,也還是只能有一定程度的保護,而不是施作後就能永保安康。

當然,此次豪雨成災,也有該檢討改進之處。例如,預報熱帶性低氣壓雨量精度不足,氣象局雖逐步上修,但地方政府對豪雨預報不如颱風警報重視,應變上措手不及;而由於豪雨屬局部性,雖然後來八縣市停班停課,但竟連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也未能一級開設,個人想上網查應變中心的應變處置報告,想更正確掌握災情而不可得;而最要緊的,政治人物應有同理心,即使治水有功,以「水利專業」角度或已降減災損,但仍不宜以「解決水患」居功,因水患無法永遠根除,只能減輕,還是謙遜一點較好。

(作者為退休人員)自由時報0825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