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內民意與權貴的斷裂 (金恒煒)

「九合一」選完之後,綠營的憂慮其實很有焦點,就是蔡英文會不會霸王硬上弓非選不可?民進黨黨主席初選時,大家最關心、最質疑的是,會不會「現任連任優先」?黨內派系共推出來的候選人卓榮泰強烈表態「不會」,因為「黨規沒有這一條」。

但是,我們看到民進黨內已有一股很強的力量正在運作「現任優先」。民進黨中常委陳明文公開表示:「目前民進黨內部大概都有共識,還是蔡英文最具實力,相信民進黨全黨應該會全力支持蔡英文連任」;又是「應該」、又是「全力支持」、又是「黨內共識」,蔡英文非出線不可了!新潮流頭頭且是立院小黨鞭的段宜康說得更決斷、更直接,他說:「如果蔡英文選不上,別人也不可能選上。」「別人」指的是賴清德,也就是說蔡英文選不上,賴清德也選不上,再直白一點,蔡英文是無可取代的。頗有小英不出,豈奈黨何!

話頭推宕到這裡,「民進黨內部」透顯出來的訊息是:民進黨誰出來都一樣,小英選不上,其他人也一樣。既然都選不上,為什麼非小英不可?段宜康的這種推論,老實說是有師承的。師承何人?許信良在二○○○年大選前,非要披掛上陣不可,他說,民進黨反正選不上,既然都選不上,不如讓他出來選,把下次勝選的機會留給陳水扁(大意如此)。所以從許信良到段宜康,民進黨一點都沒有進步。

不但不進步,而且不民主。民主制度不講究「揖讓而升」,重點在競爭,西諺所謂:「fair play」。一九四八年蔣介石要出任首屆總統,李宗仁不敢與之爭鋒,所以搶副總統,與孫科競爭。胡適得訊,寫信給李宗仁,拿了《新約》〈保羅遺札〉的話鼓勵李宗仁說:「健兒們!大家向前」,「第一雖只有一個,還得要大家加入賽跑。那個第一才是第一」。胡適的意思很顯豁,而且只有經過初選競爭,才有第一;沒有競爭過程,即便有第一,也不是真正的第一。民進黨只憑「共識」而不透過程序正義的初選制度就決定「現任連任優先」,不只沒有黨規可循,也違反民主精神與機制。

我們現在看到民進黨內民意與權貴的斷裂,或說民意與英派的拔河:一方面是段宜康、陳明文們的唯英是從、非英不可;另一方面卓榮泰宣示年後要「開啟與社會各界的『大對話』」,「下達軍令『傾聽最基層的聲音』」,目標在「贏得人民的信任」云云。民進黨總統及立委初選,依照黨主席的慷慨激昂,是要以民意為依歸;如果聽任段宜康、陳明文的放言,黨主席的軍令不過放屁而已。

綠營支持者最怕、也最焦慮的是,蔡英文會不會利用總統的權勢與資源,擺平一切,製造共識,炮製同額初選或一人參選的政治現實?敷衍初選,一味只談黨內共識,綠營支持者絕不會買單,二○二○年大選一定在所謂的「團結」之下以失敗告終。

二○二○年民進黨再輸,老實說台灣很可能去了了,「四大老」直言不諱的痛言,才是重點。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01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