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未成功 改革不能停 (蕭新煌)

一一二四地方選舉結果,令很多期待台灣民主品質能更上一層樓、改革政策可以獲得選民肯定,進而向前再邁一步的人,感到相當錯愕和失望。

執政的民進黨當然要為此次選舉挫敗負責,認真而嚴肅的檢討,盡速穩住政局,重整執政團隊,為二○二○年的總統、立委選舉站好腳步和勝選做好積極準備。

民進黨沒有任何立場在深自反省之外找藉口。執政團隊已檢討指出:執政不力,未獲人心;過多改革戰線,立意正確但協調不足,以致改革過程徒增民怨,更讓反改革勢力有機可乘,民心浮動;外加假訊息攻擊,網民暴力充斥,政府因應無力;以致真真假假的亂局,都只能讓政府吞下。這些都是中肯的反省,我也同意。民進黨不能說的其實還有很多。政府不便說,但我可以講。我要講的就是這次詭異的選舉已經暴露很多台灣民主程序和品質的缺陷和瑕疵。

一、民主選舉的真諦是「選賢與能」。但這次勝選的多位縣市長,老實說實在不及格。但選民卻選擇了他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二、政見良窳應是關鍵。但這次選舉,從北到南,完全沒有聽到理性和足夠的辯論,多位勝選的北中南市長,其實都有閃躲辯論或是在競選中只有空談口號或是光說無厘頭的激情說詞。但選民卻買單認帳,為什麼?

三、我對所謂網路公民雖一直尊重,但也有不少懷疑。這次證實了我對網路對民主是功是過的不安。假新聞充斥和放肆,網民霸凌和暴力及境外(中國)網民的介入干擾,已十足扭曲民主選舉過程的「公開」和「公平」原則。另一方面政府卻無能及時阻止或有效回應,NCC失職莫此為甚。台灣民主程序如此受到扭曲和摧殘,豈不令人生憂?

四、我一向贊成公投,也支持公投能補正代議民主的不足。但這次中選會在審查公投申請過程不夠嚴謹;違憲的、與相關政策法律牴觸的、彼此矛盾的、語意不清的,全都通過;連勉強補件也成案。這真是匪夷所思,中選會顯然嚴重失職。而相關政府竟然毫無警覺,也不積極對全民遊說其施政立場,似有全面棄守之態,更是失責。結果選民把這次十案公投當成只是十題民意調查,隨意按「小抄」壓印。完全未思考公投的政策和政治效果,也可說是未盡公民的責任。以後還能讓公投制度再這樣上下一起亂嗎?這對民主運作恐怕是弊大於利。

五、地方派系復出,動員樁腳,影響選情。一旦派系出手,就有政治和經濟利益交換,甚至黑暗貪腐,這對民主的廉潔政治生態當然不是好事。我知道地方派系、政治世家,甚至道上都難滅,但怎麼說都不允許干預、支配政治;一旦觸犯此一紅線,就絕不容許。國民黨數十年來與上述若干地方勢力勾結,結果黑白利益難嚴格區隔。經過政黨輪替後情況稍有改變,這次選舉派系又再受國民黨召喚而復活,實在不幸。今後,雲林、台中和高雄的地方政治是非和勾結,恐再次陷入深淵。

六、另外一點就是倡議社會運動團體和深綠本土社團在過去一年來一再對執政黨的不夠左、不夠綠指責有餘,並放言要教訓民進黨。結果,民進黨是被嚴厲教訓了,但社運目標和獨立方向卻也因此嚴重受挫。我不認為社運堅持自主有錯,也不會怪台獨社團衝過頭,但我不得不提醒社運和台獨團體菁英:民進黨還是一個比較可以貫徹公平正義和捍衛台灣主權的政黨。基於此,我們恐怕必須認清一時的對手和長期敵方的差別,講究雙方的溝通、遊說和施壓才是必要課題。

此時此刻,我的心情仍然沉重,原因是每次選舉的「外溢」效應總是會被扯到「中國因素和效應」,這與其他正常的民主國家大不相同。譬如說,韓國瑜選前說他主張「零政治」,選後卻高唱「九二共識」,這不就是選後的中國因素政治干擾效應嗎?更讓人不禁懷疑和指責他其實騙了高雄選民。中國北京政府在選後也指指點點,說什麼台灣選民透過「民主選票」表達了他們對「九二共識紅利」的渴望。這也是胡扯!

我也清楚,我們在台灣根本沒有對民主前途有悲觀的特權或奢侈,也絕對無法有怠惰的時刻。選後,我也自我反省,是不是對二○一六年的民主「勝選」太樂觀、太自信?鬆懈注意保守勢力的反撲和復辟?是不是我的言責盡得不夠、不深?是不是我與倡議公民團體都太在意「捕蟬」而忘了「黃鼠狼」在後?

反省之餘,我也要鼓勵民主同志往前看,台灣民主來日方長,讓我們再次繃起神經,立即像二○○八年那次的社運緊急總動員、再出發一樣,不但繼續監督執政的民進黨,也要盯住在野的國民黨和時代力量,對其他以「人民聲音」為名的「威權民粹主義」和「保守主義」更要隨時密切關注其動向和對民主發展的負面效應。換言之,我們還是要堅持民主一日未成功,改革就一日不能停的信念,但一定要求政府改革步調和手腕要細膩。

公民社團和公共知識份子的再出發要更積極防範台、中兩岸關係的內部干擾效果。一定要提高警覺,萬萬不能讓中國惡意利用台灣民主的言論、網路和結社自由而步步惡化台灣民主暴露的一些缺陷。我們一定要警惕「反民主的中國」現在就是在藉「民主手段」來顛覆「民主的台灣」。我們豈可對捍衛和補強台灣民主有一刻的鬆懈?(總統府資政)自由時報121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