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遠薰>林哲夫的故事(上)

0
130

台灣非暴力運動的教父─林哲夫教授的故事(上)

林哲夫( Dr. Albert Lin) 博士是個物理學教授,也是個將非暴力運動等新思潮帶入台灣的先驅。

他在加拿大多倫多萊爾森科技學院(Ryerson Polytechnic institute)執教期間,創立「台灣城鄉宣道會(Urban Rural Mission,簡稱URM)」,訓練出許多草根運動工作者,對台灣社會進行一波接一波的挑戰。

他在九十年代提倡吉恩夏普博士(Dr. Gene Sharp)的非暴力運動,傳授其198招的「公民防衛術(Civilian-Based Defense,簡稱CBD)」,使台灣的群眾運動者得以非暴力模式和平地表達抗爭的訴求。

他於1996年回台擔任僑選立委後,致力將立陶宛等波蘿的海三小國人民和平對抗蘇聯爭取獨立的故事介紹到台灣,間接促成2004年2月28日百萬台灣人民站出來、手牽手護台灣的壯舉。

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林哲夫堪稱是台灣非暴力運動的教父。

林哲夫的求學過程十分崎嶇,造就他日後做事勇往直前、不畏困難與不輕易放棄的個性。

1931年出生的他來自宜蘭羅東的一個裁縫匠的家庭。他小學畢業後因為家貧,無力升學,直到兩年後,叔父自上海歸來,見他資質聰穎,才資助他到台北升學。

他考上馬偕傳教士的兒子偕叡廉博士於1914年所創立的淡江中學,在1946年九月抵達台北淡水,過起他夢寐以求的西式中學生活。

孰料才過一學期,就發生慘絕人寰的二二八事件。1947年三月,國民政府的軍人逮捕並槍斃淡江中學校長陳能通、化學老師盧園、純德女中訓導主任黃阿統與其他學生等多人,使學校籠上一層濃厚的驚惶陰影。如此經歷令當年十五歲的林哲夫畢生難忘。

他唸完初二後,贊助他的叔父不幸經商失敗,不得不面臨輟學。「但是上帝很疼我。」他說。那時,加拿大一所教會的一群女會友們每人每星期省下五毛加幣,交給在台灣的偕牧師娘,每年資助八名清寒學生。結果,淡江中學校長陳泗治給了林哲夫這樣的一份獎學金。

「陳校長不僅給我獎學金,還常帶我到家裡吃飯,並親自教我彈鋼琴、不斷鼓勵我。這份恩情永遠留在我心頭。」林哲夫說。

他唸完中學後,考上公費的師大理化系。1960年,他在師大擔任助教期間,申請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獎學金,便於那年夏天留學加拿大,主修物理。

抵達多倫多後不久,林哲夫在學校裡認識了化工研究所的博士生黃義明,成了好朋友。兩個月後,他們收到自日本寄來的二十本《台灣青年》創刊號。一讀之下,發現裡面的內容正是他們長期想要探求的訊息,立刻熱血澎湃。

此後,他倆與其他四名多大學生及三名多城的台灣鄉親便互相傳閱《台灣青年》,也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台灣的事情。隔 (1961) 年,他們成立台灣學生會,年底便在多大舉辦《台灣之夜》,宣揚台灣的歌謠與文化。

1963年,黃義明獲多大化工博士學位,到滑鐵盧(Waterloo)大學任教。他隨後聯合多大的林哲夫、吳居宏等人發起台灣同鄉尼加拉瓜大瀑布遊。那日參加郊遊的鄉親很踴躍。眾人在熱情的氣氛下,共同成立了「加拿大台灣同鄉會」,共推黃義明教授與鄭建駟為正副會長。

隔(1964)年春天,這群人進一步成立「台灣住民自決聯盟」,由黃義明教授擔任主席。那年9月24日,國民黨政府突然逮捕發表「台灣人自救宣言」的台大法學教授彭明敏與其學生謝聰敏、魏廷朝等人,震驚海內外。消息傳到多倫多,這群台灣人情緒激昂,立刻將成立才半年的 「台灣住民自決聯盟」更名為「台灣人權委員會」,馬上展開救援行動。

他們與彭明敏曾就讀的加拿大蒙特婁(Montreal)的麥吉爾(McGill)大學與法國的巴黎大學聯繫,向加拿大與法國的外交部、司法部及加拿大民權同盟尋求支援,接著又要求美國國務卿、聯合國人權總署、國際法學學會及方成立的「國際特赦組織」關心此案。

「當時打電報很貴。打一通至倫敦或瑞典的國際電報要花費加幣52元,約等於我兩個月的房租。」林哲夫說:「但我們為了救人,集資湊款,一共發了兩通電報。一通至瑞士日內瓦的國際法學學會 ,另一通至倫敦的國際特赦組織。結果,國際法學學會派一名理事到台北出席彭教授的調查庭;國際特赦組織總部則將彭明敏列為該年度的政治良心犯,並指定瑞典分部負責營救。這些成果頗令我們振奮。」

1965年,在彭明敏案宣判的那日,黃義明、蔡明憲、林耀姍、洪全智和林哲夫等五人更開車到渥太華的台灣駐加大使館前示威,引起加拿大國家廣播電台 ( CBC )和各英、法文報紙的大幅報導。

經過這些事件,林哲夫成了國府黑名單上的人物,此後三十年回不了台灣。他幸好獲得一位牧師女兒的芳心,在加拿大建立了自己的家庭。

他的太太郭哲欽(Sophia)是台灣第一位留美牧師郭馬西牧師的千金,也是位很溫柔嫻慧的女性。Sophia在新加坡出生,在日本長大,十六歲回台到灣,先後就讀北一女與台灣神學院。她於1954年留學美國,就讀俄亥俄州一所神學院,主修宗教與教育。畢業後,她在一所長老教會服務期間,經姐姐介紹,認識了林哲夫。兩人於1966年結婚,此後定居多倫多。

婚後,林哲夫在學業上用心,於1968年獲得多倫多大學的核子物理博士,同時獲得萊爾森科技學院之聘,擔任物理系的助理教授。此後,他在該校教授物理長達二十七年。

萊爾森科技學院座落在多倫多市區,因此林哲夫在那裡執教的歲月,亦繼續活躍於多城台灣人的社區。

他在七十年代擔任世界台灣獨立聯盟(WUFI)加拿大本部主席,從事各種宣揚台灣意識的工作。1979年12月,台灣發生高雄事件,國民黨政府藉此全面逮捕島內異議人士,舉世嘩然。

在海外鄉親忙著救援之際,林哲夫與多倫多的鄉親們亦刻不容緩地四處奔走營救。爾後在高雄事件審判期間,林哲夫與教會的部分會友在教會參與政治的程度上持不同意見,乃退出原教會,與其他會友另創多倫多台灣人聯合教會。

新教會缺乏牧師,他乃向加拿大長老教會總會尋求幫助,因而與總會負責海外宣道的羅伯特牧師(Rev. Earle Roberts)頗為熟識。1982年二月,林哲夫打電話邀請羅伯特牧師參加他們教會的春節聚餐,羅伯特牧師告以家中正有訪客,林哲夫乃邀請訪客一起前來。

見面後,林哲夫發現羅伯特牧師的客人是位名叫吳在直 (Dr. Oh Chai-Shek) 的韓國人,旅居日本,其時擔任普世教協「城鄉宣道事工會(Urban Rural Mission,簡稱URM)」的亞洲負責人,正從事訓練組織者(Organizer)的事工。

林哲夫很感興趣,因為他時常感到台灣人的社團很需要組織者的訓練,便問:「URM在做些什麼?」

「URM的宗旨在強調愛與公義,主張以非暴力模式組織民眾,爭取人權。」吳先生回答。

簡短幾句話道出林哲夫心裡長期的願景,於是繼續問:「這個program的內容是什麼?如何才能接受訓練?…」

吳先生逐一回答問題,並答應回去後會繼續提供這方面的訊息。

到了五月,林哲夫果真接到普世教協URM 總幹事塔德博士(Dr. George Todd)自美國打來的電話。林哲夫與之對談後,熱切地問道:「我們能推薦人到美國參加URM的訓練嗎?」

「其實你們不用到美國,多倫多就有URM的機構。」塔德博士回答。

「真的? 在哪?」林哲夫叫了起來。

於是,塔德博士告訴他加拿大URM總部的地址。林哲夫一聽,那竟是距他的辦公室僅兩條街的地方!於是放了電話,他立刻動身出發。他快速穿越馬路,找到加URM總部,立刻進去,興奮地對其中一位職員說,他想要找人談URM訓練營的情況。

那位名叫Joyce Smyles的女士後來回憶說,那天Albert (林哲夫)走進她的辦公室時,整張臉泛著亮光,那光簡直把辦公室都照亮了。

無論如何,Joyce安排林哲夫與「加拿大基督徒訓練計劃(Canadin Urban Trainning Project for Christian Services, 簡稱CUT)」的主持人費爾博士(Dr. Edgar File) 相見。費爾博士為一社會學教授,執教於多倫多北方的約克(York)大學。

林哲夫開車到約克(York)大學,與之費爾博士對談,十分投契,乃進一步商談舉辦台灣人組織者訓練營的事情 。

依費爾博士的規劃,這項課程需時一年。林哲夫認為要台灣人出國受一年訓,難度太高,要求縮短為兩星期。後來,費爾博士依林教授請求,特別編製一套為期兩星期的「台灣URM (又稱  TURM )」密集訓練課程。

行動力強的林哲夫打鐵趁熱,主張在兩個月後的七月在多倫多開辦第一期「台灣人URM訓練營」。他說到做到,那期的學員計有林培松、林東洋、陳俊良、謝才智、蔡明憲、洪奇昌和林哲夫等七人,由費爾博士親自授課,林哲夫擔任口頭翻譯。

首期訓練營結束後,學員咸感受益良多,但費爾博士認為躺在台灣舉辦,效果將會加倍。林哲夫聽了,積極籌畫。爾後經過一番曲折的接洽,終於安排費爾博士到台南神學院擔任一年的客座教授。費爾博士亦為此向約克大學請一年學假,於1983年到台南神學院,講授《社會倫理學》。

可惜這門課只開了一半,便因國民黨政府勢力介入,費爾博士不得不提前離境。

1983 年,因為費爾博士到台灣,TURM 訓練營改在美國北加州張村樑先生經營的旅館舉行。接下來的1984與1985年的訓練營則又回到多倫多舉辦。這三年裡,一共訓練出陳福柱、陳宇全、蔡有全、趙振二、林宗正、黃昭凱、翁金珠、劉峰松、廖碧玉、廖碧英與原住民巴燕達魯、伍錐等十餘名學員。

URM的最大特色是每個學員都必須思考「人民的痛」,針對台灣的社會問題設計一項社會企案,再分別從價值、系統與策略等各方面探討推動該企案的可能,最後在學員們回到台灣後,著手推行,所以不久即陸續看到一些成果出現。譬如,1985年的學員廖碧英針對台灣的雛妓問題提出「彩虹專案」,布農族的伍錐針對原住民的土地問題,提出「還我土地」運動,皆在台灣掀起巨大的迴響。

1986年與1987年的  TURM 學員包括長期進駐高雄勞工中心的林正宏牧師、台北義光教會的鄭英兒牧師與前民進黨立委鄭國忠牧師等人,都是認同台灣又高度奉獻社區的優秀領導人。因此在短短數年間,台灣  URM 訓練營即備受各方矚目。

台灣URM在加拿大集訓的那些年,林哲夫不僅籌劃訓練營、擔任教師兼翻譯、並且照顧URM學員們的生活。那期間,林太太Sophia、多倫多的鄉親與加拿大台灣聯合教會的會友們都非常忙碌。

「因為台灣來的學員吃不慣西餐,住旅館也太貴,因此全都住到我家來。」林哲夫笑著說:「為騰出更多的房間給客人,我太太甚至帶著兩個兒子住到朋友家,讓整棟房子成為台灣URM訓練營的學員宿舍。」

「當時,台灣聯合教會牧師黃文勇、牧師娘廖碧玉及朱寶山等許多兄姐都幫許多忙。」他接著說:「每天,教會的姐妹們輪流到我家作飯菜給學員們吃,熱心的鄉親們幫忙接送,大家都為這個訓練營忙得不亦樂乎。後來,多倫多的同鄉成立一個『多倫多台灣URM訓練學院』,由陳宗泰擔任執行長,負責聯繫與行政事宜。」(待續)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