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遠薰>感覺像遇見牛頓(上)

0
110

2016年「許振榮講座」海報

他蓄著及肩長髮與髯鬚腮鬍,嘴角帶著一抹微笑地站在台大天文數學館六樓的一間大教室裡的最前方,目光炯炯地注視著大家。他的身材削瘦頎長,穿著一套剪裁合宜的深色三件頭西裝,打著銀灰色的絲質大領巾,背心繫著一條銀色的錶鏈,左襟別著一枚鑲湖碧色玉石的大蜘蛛別針,乍看之下,彷若十九世紀的歐洲貴族翩然再世。

Dr. Cédric   Villani 是法國極優秀的一位數學家,也是2010年Fields Medal 的得主。」前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所長劉太平如此介紹著這位貴賓:「今年,『許振榮講座』很榮幸地邀請他到台北,為大家作為期三天的學術演講。」

Fields Medal是我們數學界的諾貝爾獎,由國際數學會(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頒發,每四年才頒獎一次。」方才搭電梯時,前中華民國數學會(TMS)理事長陳榮凱教授向我解釋道:「Dr. Villani經常應邀至世界各國講學,也常上電視節目,很受歡迎。我們為了配合他的行程,只好將2015年的講座延到2016年一月才舉行。」

 

Dr. Villani隨後笑容可掬地向大家作個簡短的致詞。然後,他轉身拿起粉筆,開始朝偌大的黑板(其實是綠板) 邊寫邊講起來。

他寫字的速度飛快,如行雲流水,隨著滔滔不絕的話聲,很快地佔滿了整個大黑板。然後「刷!」地一聲,但見他拉下隱藏在內的另一道黑板,讓原先的黑板升上去,繼續在空白的黑板上書寫。

才不過五分鐘,他又寫滿了第二道黑板。再度「刷!」地一聲,他拉下原先的第一道黑板,拿起粉筆擦,迅速擦掉整板的字跡,再馬不停蹄地寫上新的內容。

Dr. Villani 在台北的講課

即使看不懂程式,從他帶法國腔的英語裡,我大略猜得出他在談宇宙、銀河、天文與無限 (infinity)…,不禁遙想起三百多年前的牛頓爵士(Sir Isaac Newton)。不知牛頓在英國劍橋大學三一學院授課時是否亦如此專注與熱忱?莫道追求宇宙無窮奧秘是歷代知識菁英們亙古不變的天賦使命?

「感覺像遇見牛頓。」我在紙上寫著。坐我身旁的劉太平所長瞥了一眼,沒說什麼,但約一分鐘後,他低聲對我說:「他在講牛頓定律了!」果真,Dr. Villani在黑板寫上Newton 的名字。

牛頓爵士( Sir Isaac Newton, 1643-1727)

他接著寫下一連串的程式與符號,想必在作推論與證明。他講得全神貫注,以致熱能釋放,索性脫掉外套,隨後又脫掉皮鞋,僅著黑色的襪子,在黑板前來回地走動著。

他不停地寫著粉筆字,兩個大黑板因此上下輪流地「刷!」來「刷!」去。他也不斷地擦拭黑板,白色的粉筆灰輕輕地飄揚,靜靜地掉落,木質的地板逐漸蒙上一層淡淡的白霧,他右手停放處的高級西褲亦染上一大片白色的粉末。但他的講課不曾中輟,言詞不曾重複,座無虛席的聽眾亦聽得鴉雀無聲,直到講課結束,方響起如雷的掌聲。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何以一個學生時代每逢考數學必神經緊繃的我如今會坐在一群數學家當中看熱鬧?說來只因為我這日湊巧是「許振榮講座」基金的捐贈家屬代表,應TMS理事長陳榮凱教授之邀,前來觀看。

Dr. Villani在台北的講課

那日的午餐會上,眾人輕鬆交誼時,執教交通大學的2016年TMS理事長賴明治教授說:「Dr. Villani是法國菁英制度栽培的數學家,現年未滿四十歲,據說已入選為全球具有潛力影響未來世界的前二十名人士之一。」

「他才華洋溢,充滿魅力,可說得天之寵。」我說:「今天出席的人看來挺踴躍的,好像全堂皆滿。」

「其實旁邊還有一間教室,坐著較晚來的人,在那兒看視訊。」陳榮凱教授說:「我們這個講座每年都邀請到國際一流的學者到台灣演講,已在國內學術界樹立起聲譽。」

「我覺得這講座辦得很成功、很有意義,值得在國內多予提倡。」台師大的林俊吉教授接口道。

望著初次謀面的林教授,我不禁回想起「許振榮講座」成立的經過。

 

由左至右:賴明治教授、Dr. Villani、中研院數研所長程舜仁博士

2

我的公公許振榮博士於1988年六月自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退休。退休之日,中研院數研所與台大數學系為他與同年退休的施拱星教授舉辦一場為期三天的論文發表會,邀請旅居全球的所、系友回台發表論文。

論文發表會的最後一晚係頒獎餐會。公公因身體不適未克前往,由婆婆代為領獎。接下來兩天,他抱病到辦公室打理一切,再與婆婆搭機赴美,準備到紐澤西,與我們同住。孰料飛抵西雅圖後,他即因腹膜炎發作緊急送醫,數日後辭世,享齡七十,距他的退休僅十天。

公公一生服務學界達四十五年,包括執教日本九州大學附屬工專兩年、台灣大學二十年、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十八年、中央研究院五年。依據中華民國公務人員退休辦法,他前後在台服公職滿二十五年,可領一筆退休金,只可惜他本人無緣享用。

我婆婆當時很感傷。她對我們說,公公生前十分勤儉,一輩子孜孜工作,除照顧家庭外,就是致力於數學的研究與教學。她要把他的退休金捐給台大數學系,希望成立一個「許振榮教授紀念清寒獎學金」,一方面紀念他,另方面俾益有所需要的青年學生。

許振榮教授與夫人許林塏堤女士

於是,她委託公公的第一代弟子暨執教台大母系的賴東昇教授處理此事。爾後多年,在賴教授與系裡其他人的努力下,「許振榮教授紀念清寒獎學金」年年在台灣順利頒發。

然而約在2004年左右,賴東昇教授來找婆婆,對她說:他已自台大退休,獎學金之事已交系裡其他同事處理。由於當時台灣經濟蓬勃,一般學生對清寒獎學金的需求不高,加上遴選工作十分繁重,所以能否請婆婆考慮將這筆錢改做其他用途?

婆婆答稱願尊重大家的意見。後來,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的劉豐哲教授與劉太平所長向她建議:比照美國一些著名大學成立紀念傑出研究學者的學術講座模式,在台灣成立一個「許振榮講座(Cheng-Jung Hsu Lectures)」,每年邀請國際傑出數學家到台灣學術演講。

劉太平所長解釋說,許振榮老師是台灣數學研究的先驅,自1941年起即在日本的數學期刊發表論文;戰後回台,在其時研究環境十分困難的情況下,猶能於1949年在國際《數學年刊》發表英文論文,誠屬難得。終其一生,發表近百篇論文,其治學不輟的精神足以為後輩的楷模。倘成立一個以許老師為名的紀念講座,既能增強國內數學界的研究活動與氣氛,又能樹立嚴謹的治學典範,激勵後輩學子,意義深遠。

婆婆聽到要辦學術講座,立刻聯想起公公退休之日的學術發表會,十分動容,不僅很快同意,並表示願意增加一些款額,同時委託劉所長代為處理。

由於長期與婆婆同住,我常陪她去辦事,也因此幾度與賴東昇、劉太平等教授接觸。當時鑒於台大與中研院皆為龐大的機構,牽涉的事項較廣,故循劉所長之提議,將捐款的對象改為一個簡稱TMS的台灣數學家們所組成的學會,捐助款額為新台幣四百萬。(待續)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