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城虎:由婚姻平權論LGBT

0
2889

自從蔡英文總統政府在台灣提出婚姻平權法案之後,台灣教育界、宗教界及民間諸多團體都紛紛發出激烈的辯論。這些現象在最近二、三十年來已經發生在全世界許多已發展中的民主國家。到現在已有不少國家以修憲或創立新法案付之公投來接受此等新觀念。

(一) 摩登社會裡的新社團—LGBT

其實婚姻平權案的對象包括有「異性婚姻」及「同性婚姻」。「異性婚姻」以傳統社會的「一男一女」做為婚姻的基礎。而「同性婚姻」則是傳統社會難以接受的新產物。「同性婚姻」又分有兩種:一種是「女同性戀者婚姻」 (Lesbian Marriage )。另一種是 「男同性戀者婚姻」(Gay Marriage)。婚姻平權論為何對於一個國家社會顯得如此重要? 原因是同性戀者並非個案而是廣泛地存在於各國各社會各階層。而「同性戀者」(Homosexual)或「雙性戀者」(Bisexual) 的性格是早在出生時已被基因決定了。在出生時,醫院的醫生和護士根據嬰兒的身體構造而對母親聲明是「男嬰」或「女嬰」。父母就根據此性別去取嬰兒的名字印在正式的出生證明書中。等嬰兒逐漸長大到四、五歲時 ,才發現男孩比較喜愛女孩的動作、顏色、化妝或穿著,更喜歡家人用女性的名字來叫他。或者發現女兒比較喜歡穿戴男孩的衣帽 ,並且喜愛冒險,常常去做男孩子常做的動作等。此時,稍為有常識的父母會警覺地意識到,他們的孩子天生已經被無法抗拒的大自然基因決定是一個「變性者」(Transgender)。「變性者」一詞如果稱為「轉性者」可能更恰當,因為「轉」字隱含「逐漸改變方向」之意,且較近音譯。「轉性者」更可細分多種。

在此筆者僅介紹兩種主要的代表:

(1) 如果「轉性者」在出生時是女生,當她在成長過程中往男人性格方向發展,到自己認為其一生應該過著像一般的男人,這時她就可以依法申請在她的個人證件性別欄內登入「男」。對於這種由女生轉變過來的男生,其更正確的性別名詞應該稱為「轉性男」。其英文名稱是FTM (Female-to-Male),Transman或Male。

(2) 如果「轉性者」出生時被認證為男生,長大中往女生性格方向發展,最後他認定自己一生應該過得和一般女性一樣,這時他也可依法申請其性別登記為「女」,這種由男生轉變過來的女生應稱為「轉性女」英文名稱是MTF(Male-to-Female),Transwoman或Female。

此兩種「轉性者」會常常在心理方面已完全成熟時和經濟許可下,要求醫生進行長期的荷爾蒙治療或進一步考慮「上體手術」 (Upper surgeries) 使己身更像女性或更像男性。至於「下體手術」(Lower surgeries) 在今日並不普遍。主因是手術費用甚高而且通常要分數個階段耗費好幾個月或經年才能完成。且常有術後併發症,甚至只有增加痛楚,等到錢花光了而手術尚未成功,乾脆放棄了治療計劃。另外,有些「轉性者」從小孩長大到成年還在兩性之間猶疑不決,最終成為有時當男,有時當女的「雙性」。對於這類的人群,專家的診斷名稱叫「未定型轉性者」(Q-gender)。此處的Q代表Queer,含有「古怪」或「尚有疑問」之意。

(二) 傳統社會應該進一步了解「LGBT」族群

以上所談到的五種特殊性向的人群在歐美社會稱做「LGBTQ」或者更簡單就只說「LGBT」。「LGBT」在歐美現代社會中已成立很多組織或聯盟,最常見的縮寫總稱叫「LGBTA」(此A字代表「Alliance」或「Allied」,即「聯盟」之意)。這些組織經常舉辦各種示威抗議活動來吸引政府與民間社會對其存在的重視 ,並請律師團立法保障其在社會上的自由權利及禁止歧視。在一個文明又公正的現代社會中,這五種人群應該被視為完全正常的公民來看待。這些人群和我們一樣,皆是經過母體懷胎十個月而出生。人皆有父母,「他(她)們」也有父母;「我們」可以和喜愛的人結婚,為什麼「他(她)們」就不可以 ? 人人生而平等,生而有權利去自由選擇自己喜愛的生存方式。誰給「我們」權力去裁判或否定他人的自由選擇?他們犯了什麼罪惡? 他們有做了什麼事侵害到你的自由嗎? 這種上天賜予世人自由生存的權利絕不是任何人可隨意去否定的。公元兩千年前天主教的聖母馬利亞是處女(Virgin Mary),竟然可以名正言順地,被承認是耶穌的生母。以現代科學觀之,這種事只能借用試管嬰兒(AVF)的技術來完成。另一件很常見的事: 很多天主教、基督教或回教的家中女兒在上中學時就懷孕。她們的經歷也都可以被教會和傳統社會以寬容的心來接受並給予諒解。而那些傳播孽種的無知男孩也被允許成為嬰兒的父親並且成為女友的未來丈夫。如果這些未婚懷孕(或婚前性行為)和處女馬利亞的事蹟都能夠被教會和傳統社會諒解與接受,為什麼LGBTQ這些人就不能被諒解、被包容?

讀者當然有很多疑問,對於LGBTQ在社會上是否會引發某些困擾? 沒錯,LGBTQ這一族群的確有較高的吸煙、縱酒和吸毒率。但「他(她)們」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自小即遭受家人、學校及社會的歧視導致長期憂鬱挫折而養成煙酒毒等惡習。至於男同志較容易得到愛滋病及性病的說法也非完全正確。因為這些病的發生率也決定於一個國家或一個社會的教育、文化及醫療水準的高低。很多人因為貧血、重傷失血、產婦生產時或外科開刀時大量失血急需大量或多次輸血也會得到愛滋病或肝炎。注射藥物使用的針頭如果消毒不全也會導致愛滋病甚或肝炎的感染。傳統社會中有許多夫妻(非LGBT族群)因婚外行為而得到愛滋病或性病者更非新聞。至於國際港口都市的性交易工作者更是愛滋病及性病最主要的傳播者,但是她們也不是LGBT族群。所以愛滋病的感染絕不能輕易地歸罪於男同志。

(三)「LGBT」和「我們」有何不同?

基於現代醫學的新觀念,「LGBT」這些人群和「我們」一樣都是健康人。「他(她)們」不僅身體結構和「我們」的都一樣正常,也沒有生病,更沒有任何病理徵象(Pathology)。在傳統社會甚至醫界也常常誤解「他(她)們」有「心理變態」或「性變態」。在過去二十多年間,一直有生物遺傳學家不斷研究是否有「同性戀基因」(Gay Gene)的證據,但到筆者發稿之日尚未看到已正式發現該基因的學術報告。雖然如此,專家們仍然認為同性戀源自基因的可能性。其實除了同性戀者以外,其實有些轉性人,包括前述的「轉性男」和「轉性女」已經被發現他(她)們之中有些人的基因確是有不正常。其中一個案例是「完全雄性素冷感症」(Complete Androgen Insensibility Syndrome—CAIS)此案發生原因在於Y 染色體中的SRY gene(決定性別的Y基因)突然不見或功能故障導致外性器是陰蒂和陰道以致出生時被認定是女嬰。該女生到13歲無月經才被發現有睪丸在腹腔而且性染色體是男性XY。17歲時被父母和醫生騙是有癌瘤而將睪丸摘除。等到20歲她才從病歷發現事實。可是她一真相信她是女生。另一種案例是在多明尼加共和國的一個村內有多個小孩出生時被認定是女嬰。到12歲時陰蒂暴漲成陰莖而且全身發育成男生。這是因為胎兒八週時先天缺乏一種轉化酵素導致睪丸素不能轉化成雙氫睪丸素,從而引起性別困擾但也算是LGBT的族民。

事實上,這些LGBT族群一直和「我們」一樣上小學、中學,一樣到大學、研究所去修學位,畢業後一樣去當醫師、工程師、教師、律師、影視明星、歌星、畫家、音樂家、舞星、軍人、警察及其他行業乃至天主教神父或其他宗教神職人員。而且其中還有不少在事業上做得有聲有色並成為世界名人 ,譬如,服裝設計師佛剎切(Gianni Versace),天主教神父伯納藺其(Bernard Lynch),影星洛赫遜、凱薩琳赫本(她是女同志也是「雙性戀者」)。如果讀者還在疑惑:不管你賴醫師怎麼說 ,「他(她)們」和「我們」之間一定在某一方面有所不同吧? 不錯,就請允許筆者打個簡單的比喻:你的阿姊喜歡養貓,而你卻喜歡養狗。你就說阿姊喜愛的和你不一樣,她不正常,她一定有毛病。但是反過來,阿姊也可以說你喜愛的和她不一樣,你才不正常。可是事實上你們兩人都正常,都沒有毛病,就是喜愛的不一樣而已。所以答案就是這麼簡單。如果讀者有時間又想更進一步了解「男同志」、「女同志、「轉性人」或「雙性人」,下列的電影可能給你一些解答:李安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男孩別哭」(Boys Don’t Cry),另一片是「自由大道」(Milk)。

(四 ) 為何必須立法保障LGBT ?

根據專家研究指出,在美國人口中,每300 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被診斷是LGBTQ (佔全美總人口的3%。目前全美總人口約有322 millions。也就是說全美國有一百萬人屬於LGBTQ)。以台灣人口2千3百萬來預想,在十年、二十年後,社會將更開放,更多的年青人將會自白,更多的家長將願意承認醫生對其兒女的診斷 ,到那時候,全台灣人口的3% ──大約八萬人將會是LGBTQ。將此八萬人平均放在全國十六個縣巿,每個縣巿將有5,000人是屬於LGBTQ,再加上這些人群的生父生母與家人。每一個社區有這樣多的人還能夠被忽視嗎? 目前每天,這些佔全國人口3%的弱勢人群正在全國各社會階層為生存而掙扎。如果政府不早日立法來保障他(她)們,照顧他(她)們,這個族群將會終生繼續被多數(97%)的傳統社會排斥或被歧視。對於生下這些LGBT人群的痛不欲生的父母,將會傷心到何種程度? 難道這些人應該被希特勒集體送進瓦斯室嗎? 或者應該被送入聖經故事中的麻瘋谷中去自生自滅? 這種現象絕不應該發生在一個文明而又重視人權的現代社會中。

根據2011年美國國家變性者歧視調查(National Transgender Discrimination Survey)顯示受調查有回答的人群中, 57% 有受到相當程度的家族排斥。而19% 有過無家可歸的經驗。41% 則有嘗試過自殺(美國總人口的自殺率是1.6%)。受調查有回答的33% 經驗過在看病時曾受到醫療工作者的歧視。那種不愉快的經驗使「他(她)們」放棄了定期健康檢查的權益。28% 生病了,但也因怕再被歧視而延遲了治療時刻。也是為了這是原因之一,美國早在2010年的新健保法案ACA (Affordable Care Act) 中就規定任何健保作業醫療機構及人員不可以有性別、種族或宗教之歧視。診所或醫院必須提供變性者感覺舒適之診療室或個人房。另外,健保機構必須提供變性者必要轉診時之專業咨詢中心。

基於上述之事實與社會現象,筆者認為蔡英文政府之婚姻平權法案對於政府保護弱勢族群之人權作法與維護台灣全民健康是絕對必要而且是迫切的。蔡英文政府於此時拋出該法案乃是極為明智正確之舉。因有詩曰:

人間有母亦有公, 同性戀始衛靈公     選公選母自由權,  婚姻平權須貫通。

(筆者註:以上資料來自Harbor-UCLA Medical Center之Clinton Coil,M.D.於2016年11月22日在波莫那醫院醫學中心(Pomona Valley Hospital Medical Center) 演講的一部分。筆者誠懇歡迎讀者來函做健康的討論與賜正,不勝感激。)(作者為洛杉磯醫師協會前會長)0052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