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城虎:台灣的命運交響曲

0
1515

~黃國昌的洛城演講聽後感

2016年10月29日,筆者應瑞士聯合銀行投資顧問林富文先生之邀出席大洛杉機台灣會館年會。該會董事長林榮松醫師請來台灣時代力量黨主席暨立法委員黃國昌先生做主題演講 ,講題是「台灣新時代的新國家願景」。

晚宴中幸遇小英海外後援會會長李木通董事長。今年元月筆者隨李兄返台助選一路同車,為小英征戰台灣南北。每當巴士抵達一個目的站,俟車門一開,李兄就會由該站負責接待之民進黨立委或黨員陪同帶領我們由海外回台的一百五十名助選團員進入當地之民進黨黨部辦公室或立委候選人辦事處休息或用餐。

等到大家都坐定了,李兄就會上前到台上感謝當地候選人及來自各界的助選人員(包括政論名嘴、立委、市長、縣長、縣市議會議長、議員、鄉里鎮長以及助選義工)的熱誠接待。他也不忘呼籲當地民眾在選舉日一定要出門到投票所把神聖的一票投給小英及民進黨。

基於黃國昌及時力黨的宗旨亦是救台灣,我們全團五輛巴士也特地開到洪慈庸的選區陪她掃街、拜票、助選。元月十六日傍晚,聽完小英發表了當選演說的翌晨,筆者返回南加州至今已九個多月不期再見到李兄。

剛見了面,李兄突然問我:「你怎樣看黃國昌?」一句話讓我思考了好幾天。

大家都知道,黃國昌就讀建國中學時就已萌改選台灣國會的思潮並開始參與學運工作。等他進入台大法律系,更發現全台灣由南到北就讀中學與大學的甚多青年學子都和他一樣滿腔熱血,個個勇敢地挺身出來參與救台灣的種種運動。

等到他從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獲法學博士回臺並入中研院任法學研究員時,他已將「救台灣」的天職視為己責,終而忍不住地跳出翰林, 投入政治救國的具體行動,組成時力黨吸收了全國成千上萬年青的台灣公民。時力黨變成了救台灣的新希望,而他也被推選為該黨黨主席並獲選為新北市區域立委,開啓了他參輿國會問政的生涯。

就筆者半年多的觀察,黃國昌在立法院的問政動作完全以赤子之心,頂力與民進黨團併肩作戰,期望早日讓台灣走出困境。黃君發言中肯,絕不似國民黨黨團動則無的放矢。黃君之語,在在呼籲執政黨多體恤民意、勿與民意脫節並須依照法定程序將提案送院會審議,提案審議務求中規中矩,以期正義轉型及種種重要改革早日完成始不辜負選民之寄託。

進入總統府後,小英及其執政團隊立即日以繼夜地開始了整建台灣內政外交的繁瑣且巨大的工程。以尊重主流民意為基礎去履行競選時的承諾,每一提案樣樣皆須在立法院與在野黨協商以獲通關。黃國昌與其時力黨團在立法院的動向,就在此時對民進黨團產生了關鍵性的矯正作用。

台灣的命運是一部交響曲,交響曲的內容在呈現出台灣國全體國民萬眾一心,在非核家園中努力振興百業,終於突破了中國的外交經濟封鎖而蛻變成一個國富民強、綠色能源、低碳環保而擁有世界響往的超高科技的美麗島國。而這首交響曲必須由一個完整而受過嚴格訓練又素質優異的交響樂團來演奏。

一個好的交響樂團必須包括各種該有的樂器並擁有受過高度音樂教育的優秀團員。而這些團員要在那一時刻彈奏他們的樂器,就完全決定於該樂團的指揮。指揮棒指向那裡,那裡的團員就必須奏響他們的樂器。

台灣整片國土,就是一個藝術表演中心,一個超龐大的歌劇院。全體台灣國民都是該劇院的聽眾。樂團中的團員包括在朝的民進黨團,在野的國民黨團與黃國昌的時力黨團。該樂團的樂器必須包括標準的絃樂器、木管樂器、銅管樂器與打擊樂器等一百多件。由於篇幅所限,有興趣的讀者可上網去查逐一的樂器名稱。

該交響樂團最主要的角色其實是該團的指揮,她就是蔡英文。但是指揮家常常要靠該團的首席小提琴手去負責全團樂器的調音,他就是林全。黃國昌及其時力黨黨團所負責的樂器應該是中提琴、大鍵琴、英國管、法國號、定音鼓與大鼓。至於中國國民黨黨團會使用的樂器大概都是打擊樂器中的小鼓、銅鑼、鈸、三角鐵、響板或鐵鉆。

直到目前,民進黨的正義轉型政策, 包括有司法改革, 勞基法、年金改革、不當黨產處置條例、銀行金融風暴、修公投、修憲法乃至經濟南向政策等等,全體台灣公民睜着兩眼觀看了近六個月竟然少見成果。北檢處、特偵組及行政法院仍然深陷於馬朝系統掌控中。關於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對國民黨存於銀行的現款凍結的決定竟然在上週被行政法院裁決不合法。而馬英九有至少八件重大罪名包括洩露國家機密與貪污案纏繞一身,被司法界與諸多資深媒體公認必須將馬氏列入境管。

然而到筆者發稿之時 , 馬氏仍然到處旅行演說並未見北檢或特偵組有絲毫動靜。比起當年陳水扁案立即主動收押之舉實有天淵之別。由此可見馬朝司法系統仍舊根深蒂固而蔡英文選前向全國選民承諾的司法改革至今尚無可見的成効跡象。

在九月初 ,蔡英文審慎地做了第二次選擇,終於決定請許宗力為司法院長。筆者對此選擇給予相當大的肯定。許氏的學經歷相當優越。其對於兩國關係、台灣憲法與台灣前途的正確論點更是高瞻遠矚, 絕非一般法學家可與倫比。筆者只不過在懷疑:到底他的任命 是否立即能對馬英九案件的審判產生司法改革的效應? 還有,許宗力能够命令行政法院針對不當黨產凍結的判決重審嗎?

出乎意料,在11月7日,「新台灣加油」的廖筱君與國會觀察基金會董事長姚立明法學博士透露:負責偵辦馬英九的檢察官  周士榆正是2008年在陳水扁卸任後一小時馬上將陳水扁收押並立即加上手銬的同一個檢察官! 而到今天, 即使各界深信馬英九已在法庭上有涉歉洩密、圖利之明顯證據,全國人民、媒體乃至司法界完全未見周士榆對馬英九有任何約談、搜索、偵訊或下令境管之動作。難道這是現任總統因為某種顧忌而下的特別指令說不能「如此這般」? 還是新任命的司法院長和法務部長都仍舊效忠於中國國民黨或馬英九?

再來看看勞基法的修改,當國民黨為反對而反對,頻頻施以杯葛,加上勞資雙方不妥協,更有立法院場外的勞團與非勞工的青年學子團體示威吶喊、靜坐絕食抗議砍假並要求進一步溝通與重付院會審議之際,執政黨團竟模倣國民黨在不久前欲以30秒通過黑箱服貿案的不智做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一分鐘內通過砍假案,真是讓全國的選民看傻了眼!民進黨團的如此做法當然是違背了蔡英文向選民所做的競選承諾且有違主流民意之嫌,難怪使黃國昌大失所望而於院會中聲嘶力竭地表明他絕對不同意民進黨黨團用低劣而有矇騙無辜百姓的做法,筆者絕對同意黃君之遠見。可是民進黨黨團聽完黃國昌的諍言有無半點覺悟? 雖然執政黨團強辯說有試過誠懇的「溝通」過,但雙方並未達成共識就收兵。

筆者認為溝通如果沒有達到共識就是失敗、沒有成果,這就等於「零溝通」。既然第一次溝通無共識, 執政黨郤不可以單方面停止商談。為了表現尊重民意, 執政黨應該主動儘速邀請對方,包括勞團代表、非勞團的社會人士青年學生代表以及資方代表再來第二次、第三次溝通恊商直到達成某些共識,做成雙方同意的方案再按照程序依法送院會提議重審,如此就可避免議場外的任何抗議示威活動。

以筆者在美國社會四十年的觀察,無論是政府或民間企業的雇員一律享有週休二日加上六天的國定休假日(元旦、國殤日、國慶日、勞工節、感恩節、聖誕節)。在這六個休假日,全美國的公司行號都應該讓員工不上班而且還要照發8小時的薪水。但如果私人公司行號要在這六個休假日照常營業而某些員工志願來上班,則雇主除了照發休假日8小時的薪水之外,還要另外加付平常日時薪的1.5倍(一倍半)的加班費。

另外美國有馬丁路德日、總統日、復活節、哥倫布日、退伍軍人節五個休假日 , 只有政府機構的雇員、銀行、醫院員工可以享有。至於民間企業是否願意讓其雇員(包含勞工)享有這五天假 , 在僱用時應該在契約上寫明白有沒有,以後才不會發生糾紛。

在台灣,筆者認為政府應該趕快明確立法制定那幾天是台灣的國定休假日(如上段文中,美國有六天)。據最近一個月來,勞團並不反對蔡英文的週休二日(就如同歐美各國一樣,每週工作五天:大多數公司星期一到星期五)。但很多私人企業公司讓員工選擇在週一到週五的五天中志願休息一天在家和上班的妻子輪流照顧雙親或幼兒而志願在星期六或星期日來上正常班(不領超鐘點費或加班費),這樣一來,公司就不用週末關門休業,結果是雇主與員工各取所需)。勞團與其他非勞工團體所抗議的是民進黨團竟然不依法定程序強行讓「砍七天假」議案通關的做法。

民進黨為何要砍七天假? 當然是資方因應「週休二日」所提出的替換條件。其理由是想用砍七天菥水來減少成本。資方說生意本已是很難做。問題是資方到底要賺多少才算「不虧本」? 可是既然資方已經對小英說「砍七天假」是用來同意「週休二日」的底線 , 那麼小英要用什麼妙方來補償資方因不砍七天假而帶來的損失?

據筆者路邊社消息, 台灣政府(國庫)其實並不窮。和世界上許多富國一樣, 台灣對於世界上災難地區的捐款常常比許多國家來得更慷慨。基於此點,筆者在此想對蔡英文提個小建議:請蔡總統與執政團隊盡快在立法院提議:「為了感謝並鼓勵目前在台灣設有公司工廠自僱員工研發生產各種食品農產品、民生必需用品、醫藥、高科技產品暨各種營建工程之百工百業,致使台灣經濟更為蓬勃發展,有功於國。為鼓勵其幫助國家振興經濟之顯著成果,本黨團提議給于該各公司行業減免 若干百分比之年稅收以補償因配合政府推行「勞工福利政策」而蒙受之損失。本提議所謂「勞工福利」包括「週休二日」及享有與軍公教員工完全相同之七天國定休假日。如果資方能獲得來自減繳年稅收之若干補償,必會自動取消「砍七天假」之要求, 當然民進黨團也會在院會撤消「砍七天假」之提案。而在院會場外抗議的群眾也將突然失去了芳踪。不僅如此,讀者諸君必將發現支持英全的民調將會止跌而急速回升。對民進黨團而言, 如果不再提砍假 ,更進一步的斬獲是時力黨及其外圍社團支持民眾也會在民調上給予英全更大的支持升調。

如果馬英九被境管成為事實, 再加上行政法院再受命重審凍結不當黨產案, 這乃是許宗力開始發揮其司法改革的成功信號, 則英全民調滿意度的支持率必更上升。則筆者相信台灣之命運交響曲必是一首愉快而充滿希望的樂章。
行文至此,筆者終於想到了針對李木通會長的問題答案應該如下:

就姓名學而言,國昌姓黃,「黃」主黃道吉日及台灣黃金時代之到來 台灣有黃國昌,主國運昌隆也。又黃國昌三字總筆劃為31劃,乃大吉之數,主名利雙收、大業必成之命,於公於私,皆吉兆也。又黃君性剛強,擇善固執。其愛台灣、以救台灣為今生之使命感始自建中,有目共睹。又認真求學,進入全國最高學府台大攻讀法律又入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獲法學博士。而后入中研院任法學研究員,學歷完整優異又熱心參政,為台灣不可多得之年青立委。如假以時日予以更多的政壇歷練,將可如德國海德堡大學畢業,於28歲時取得海大政治學博士之Helmut Kohl。Kohl 於38歲時進入德國政壇。1982年,他年方52歲,即被總統提名再經國會投票同意任德國首相(Chancellor)達16年,成為德國歷史上自鐵血宰相俾斯麥以後任期最長的首相。他的最主要貢獻為保持德國國富民強並且高膽遠矚,替整個歐洲建立了歐盟的藍圖並促使歐盟在1993年正式成立。這位在世界史上有重要定位的德國首相或許就是筆者對黃國昌未來的寫照。11.8.2016 完稿於南加州(作者是南加州醫師,曾任南加醫師協會會長)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