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衡哲: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有感

0
2909

2016年11月我花了4天時間,就把一千頁的《李遠哲傳》看完,覺得李遠哲的一生,波瀾壯闊多釆多姿。,把他一生的潛力發掘出來,不但獲得台灣人第一個諾貝爾獎,成為台灣之光,返國服務之後,除了提升台灣的學術水準,也在2000年幫助台灣的政黨輪替,即使是82歲的今天,他仍然在為廿一世紀的「地球暖化危機」大聲疾呼,為他的理想而奮鬥,李遠哲可以説是台灣人中,最幸運的能把生命的潛能全部開發出來的人。

同樣的,最近我也花了4天時間,看完26歲的林奕含處女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書等於是她個人的忠實自傳),從2017年4月27日林奕含的政大老師陳芳明的臉書上,大家才首次得悉這位台灣人的才女,已經香消玉殞了,距離她出版處女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才不過二個月而已。如果她在高中時代沒有碰到補習班的狼師性侵她的話,如果她有機會像李遠哲一樣出國深造,把她的文學才華與潛力全部發揮出來的話,或許她也會成為台灣的張愛玲(1920-1995)或台灣的吳爾芙夫人(Virginia Woolf, 1882-1941),而成為文學界的台灣之光。

林奕含用生命在創作。她在去年結婚之前,每天花8小時,坐在咖啡館,創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她試圖忘記過去,進入新的婚姻生活,而且也幸運找到一位真正愛她的丈夫。但是她的單純的初戀,不但沒有帶來任何的快樂,反而是痛苦的回憶,因此每天寫完之後,她都會痛哭流涕到虛脫狀態。可見這位狼師對青春少女的她,心靈的創傷有多大。她把此書獻給「等待天使的妹妹」以及B,B大概是她的新婚丈夫,以及她希望後輩的妹妹,都能碰到真正愛她們的天使或白馬王子,而不要像她一樣碰到Criminal一樣的狼師,摧毀她一生的幸福與夢想。

林奕含彷彿是以寫遺書的心情創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目的是希望台灣社會不要再有下一個房思琪。同時她特別聲明是:「改編自真人真事」,她把不堪回首的被狼師誘姦的場景,逼真地描述出來,把李國華這位狼師,做嚴厲的道德審判。這是一部近代台灣女性傷痕文學的代表作。作者在寫完處女作,就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以説是台灣文壇的重大損失。

林奕含的簡略生平

林奕含是台南市人,出生於1991年3月16日,而於2017年4月27日在台北市家裡自殺身亡,享年才26歲42天。林奕含出身醫生世家,父親林炳煌畢業於台大醫學院醫學系,與醫生兼小說家的陳耀昌同班同學。他是知名的皮膚科醫師,可惜他深綠的背景,似乎沒有遺傳給他唯一的女兒奕含。據說林醫師在看病之前,都要病人聆聽他一段台灣歷史的認知,才有資格成為他的病人,因此在台南有「怪醫」之稱。母親名叫頼嘉芳,是傳統的典型底賢妻良母,她認為女孩子只有快要出嫁時,才需要性教育。跟多數台灣人的傳統家庭一樣,他們有所有成為乖孩子的教養,但是性教育在家庭中是缺席的。

林奕含國小時,就讀國立台南師範學院附設實驗國民小學,國中就讀台南市立中山國民中學。在初中時,曾獲得台南市國語演說比賽第三名;高中考上國立台南女中數理資優班。在高中時期,她是排球隊隊長,也曾擔任校刊社主編,顯示她在文學方面的才華。高二時曾獲全國數學科學展第一名。2009年1月,她參加學測,獲得全校唯一的滿級分,因此被媒體採訪,稱她為「滿級分漂亮寶貝」,但是她並不喜歡這種過度的渲染報導。2009年7月,她參加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考上台北醫學大學牙醫系,但因志氣不合,讀完二週便辦理休學。2011年,她20歲,因精神病發作,生平第二次住院治療。那時她帶了一公尺書,據說反覆看了兩遍。

2012年她東山再起,重考進入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曾經修過出版二巨冊《台灣新文學史》的陳芳明的課。可惜在她的小說中,她提到很多西方作家的名字和小說,以及中國作家胡蘭成和張愛玲的作品,卻連一個台灣作家的名字和作品都沒有提到,因此我很懷疑她有選修過陳芳明的《台灣新文學史》的課?但是陳芳明卻很器重她,她在自殺前39天(3月18日)曾特別回政大拜訪陳芳明,陳芳明特別鼓勵她:「我從未輕許任何人,妳是少數我期待的學生之一。」

在政大讀中文系時,林奕含曾因吃多種藥,導致早上爬不起來,同時頭痛劇烈畏聲畏光,以及受風言風語的困擾,因此常常缺課。但卻勤讀群書,尤其是小説,老師開的參考書單,她幾乎都念完了。政大三年級時,精神病又復發,無法參加期中考,甚至在系主任辦公室被羞辱,而暫時休學。

2013年10月18日,認識了她生平第一個真正愛她的男人,她教他如何欣賞海洋之美,並且愛上了海灘,他們曾經一起到天堂之島:巴里島和日本各地遊玩。2016年在結婚之前,林奕含開始每天八小時創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顯然她想把初戀的惡夢,透過創作把它忘掉,開始與真正愛人過新的婚姻生活。但是她的處女作,反而讓她愈陷愈深,當他們在2016年結婚時,她在婚宴上對來賓致詞時,坦言自己的精神病史,並且說:「如果今天婚禮我可以成為一個『新人』,我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想要成為一個對他人的痛苦,有更多想像力的人,我也想要成為可以幫助精神病『去汚名化』的人。」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內容

林奕含一直夢想完成一部長篇小說,終於在2016年結婚之前,以全副的生命力,創作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並投稿某大出版社。該出版社起先答應為她出書,但是不久又反悔,後遂改由「游擊文化出版社」出版。這本書終於在2017年2月出版。2月12日林奕含在她的新書發表會上說:「我在此書扉頁説《改編自真人真事》,主要目的是我要給讀者一個預期心理,當你在讀此書的時候,遇到不舒服或是痛苦的段落時,我希望你們能知道這個痛苦它是真實的,我希望你們不要放下它,我希望你們不要闔上書,然後覺得説:啊!幸好這是一本小說,幸好它只是一個故事!希望你們可以像作者的我一樣同情共感,希望你們可以與思琪同情共感,我希望你們可以站在她的鞋子裡。」接著她又說:「紅學並不等於曹學,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房思琪;我是不是房思琪,跟這本書的價值沒有很大的關係。」

的確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裡,房思琪在國一13歲時,住在同一棟高雄豪廈的所謂補教名師50歲的李國華,就借口改她的作文而性侵她,留下終身的噩夢。但是根據林奕含父母的聲明,林奕含是在17歲高二暑假,被陳國星帶去內湖欣賞畫展之後,被陳國星帶去他的小公寓第一次性侵。

起先李國華用中國的浪漫詩詞,和愛情上的懷才不遇,騙取房思琪單純的初戀感情,正如張愛玲的感情也被頗有文才的胡蘭成所騙,還好張愛玲有機會跑去美國,並與一位頗為知名的美國老詩人找到感情的歸宿,因此張愛玲所受的感情傷害沒有房思琪那麼大。因為林奕含是張愛玲迷,起初男主角李國華,是以胡蘭成為原型,後來慢慢發現胡蘭成的《今生今世》還算有一點文才,對張愛玲的瞭解也頗深,可以說是「愛情殘渣」,但是比較起來,所謂補校名師的李國華,只是利用社會上的升學主義,與中國文化的考試題目,大發其財,並且充滿帝王夢的在玩弄青春女性的「Criminal」(犯罪者)。因此林奕含在台灣的遭遇,比張愛玲當年在上海的遭遇,更淒慘更倒楣。在大學時代一位精神科醫師告訴她:「妳好像是經歷過越戰、納粹集中營和核爆的人。」而林奕含也常常告訴她的醫生:「書裡那個老師的原型人物,萬一那個人哪天老死了、壽終正寢了,我會輕視自己一輩子。」

林奕含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情緒,她只知道,她自己天性善良,並不是天生就有傷害別人念頭的人,「我不是生來就會仇恨別人的人,可是我確實地想要物理性地傷害他,但我做不到。而李國華也不會有改變,他照樣在補習班做名師賺錢,照樣玩弄下一個房思琪。所以我覺得自己很沒用,但是我現在已經接受自己是個無用之人了。」

雖然處女作的出版,反應非常好,不到三個月,就售出五千本以上,林奕含的創作才華也受到文壇肯定,她那來自親身經驗底地獄心情的逼真描敍,相信也感動無數讀者的心,但是此書對李國華毫無損傷,街頭上到處都是他的補習班的招牌,台灣社會的升學主義,依然如故。最後她可能自覺到,唯有犧牲自己無用的生命,才能挽救那些「等待天使的妹妹」,避免她們成為下一個房思琪,因此三月和親愛的丈夫和平協議分居。

林奕含犧牲前,感人的16分鐘最後的告白

決定自我犧牲前八天,林奕含接受《Readmoo閲讀最前線》做了16分鐘最後的告白。這時林奕含根本看不出她有精神病,她非常理性、邏輯分明地評析自己的作品,說這個故事摧毀她的一生,但寫作的時候,她很清醒地想要達到一種藝術的高度。因此雖然是寫一位未成年女生,被狼師誘姦,卻愛上狼師的不堪回首的低級故事,但因作者文筆的美,讓讀者有一種審美的快感存在。她以「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心情,花了六個月時間,創作這本經常讓她痛哭流淚的處女作,不是爲了救贖或是減輕自己的痛苦,而是獻給年輕的天使們,不要重踏她的覆轍,要避免成為第二個「防師騎」(防止狼師騎在妳頭上)。她説: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而已。

但在胡蘭成和李國華身上,雖然有一點詩才,但都有非常畸型的思想體系,類似秦始皇後宮三千或毛澤東一杯水主義那種皇帝思想,利用「思無邪」的詩,達到他們「食色性也」的目的。他們都是極端自戀狂的人物,因此可以很快原諒自己的一錯再錯。但是至少胡蘭成是瞭解張愛玲相當深的人,可以說是愛情殘渣,而李國華跟本就不瞭解,他對她的一生造成了身心傷害,而且繼續傷害其他的學生,可以說是一個犯罪者。最後她下結論說:「她恍然覺得不是學文學的人,而是文學辜負了她們。」很少作家那麼平靜、理智、謙虛、精彩而生動地介紹自己的作品,這個錄影帶在5月5日播出後,她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馬上成為最暢銷的作家處女作。

4月26日晚上8時27分,林奕含在個人臉書發表了最後一篇貼文,內容是徵求網友轉讓將在新莊體育館於5月19日至21日演出的「太妍台北演唱會」的門票。可惜她未能聼到這位南韓「少女時代」隊長的天籟之音,就在當天部落格結尾時寫下:「走頭無路,出此下策,不是搞笑文。」同時也給他分居但仍然經常有連絡的丈夫説:「你要好好照顧你自己。」就在4月27日凌晨約三點鐘,在台北市松山區的家𥚃結束自己悲劇的一生。她用自己的生命,控訴台灣的升學主義和中國的醬缸文化,以及藉由升學主義,名利雙收並誘姦未成熟少女的補教狼師們。

安娜.法蘭克在16歲時所寫的日記,成為二次大戰「猶太人在集中營大屠殺」的悲劇象徵;而林奕含認為「房思琪所遭遇的強暴,才是世界上比集中營更可怕的悲劇」,因為它每天都在台灣和世界各地發生。因此我們也希望林奕含的唯一著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加上她自己生命的犧牲,能使那些「等待天使的妹妹」,不致成為房思琪第二,並在成熟年齡時能體驗真正安全的初戀樂園。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特色

一般台灣作家從日治時代的賴和、楊逵、吳濁流到戰後的黃春明、王禎和、王拓、楊青矗等,他們的小說作品都是取材於台灣社會的實際經驗。比較起來林奕含的生活經驗,只是以學校與補習班的經驗為主;而學校與補習班的教材,很少有活生生的台灣文學與文化的素材,而以中國封建的醬缸文化為主。而她的美學素養是在書房中,博覽西洋名著而培養成的,或許正如她自己所謂對張愛玲的作品中毒甚深,她對小說裡場景的描述也頗有張愛玲的功力。

林奕含也提到她是以200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南非當代名小説家柯慈(J.M.Coetze1940-)在1999年創作的小說《屈辱》(Disgrace)的心情,在創作她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個以高雄的豪廈為背景的小説,是一個女孩子愛上誘姦犯的故事。雖然大她37歲喜歡收集中國黃袍和古董的補教名師李國華,內心對思琪並沒有愛,很會運用中國的詩詞,表達虛假的愛意。在故事中李國華運用補校名師的權威,藉口改她的作文,性侵了才13歲國一的房思琪,使她有溺水的窒息感;從此出身保守世家、心思細膩而熱愛文學的少女房思琪,被李國華誘姦後,人生從此被改寫。

雖然李國華把思琪的人生往下沉淪,但是她同年的心靈雙胞胎劉怡婷以及住在樓上20多歲學比較文學的許伊紋,她們三個人放學後,在一起有系統地讀西洋文學名著的時光,是她們心靈向上提升的真正樂園時光。這也是作者林奕含學問與智識突飛猛進的一個人生階段。但不幸的是,長得跟房思琪一樣秀麗的許伊紋,卻嫁給一個有錢、留美回來、卻經常兇酒喜歡家暴的錢一維,最後伊紋被打到墮胎受不了,終於勇敢地面對現實,像易卜生的《娜拉》地離家出走。幸運的是,一位珠寶首飾設計師的毛毛,默默地對伊紋產生柏拉圖式的愛情,因此在伊紋最需要知音的時候,立刻過來陪伴她。

如果把李國華的情話,單獨挑出來看,由毛毛向伊紋告白的話,其實是很美、很動聽的,因為毛毛的內心有深深的愛;但是由李國華這個內心沒有愛的人吐露出來的話,則變成孔子所謂的巧言令色。

然而,因為房思琪的高度自尊心,加上家𥚃的人也不瞭解她內心的掙扎,雖然李國華長年用他老師的職權,誘姦、強暴、性虐待房思琪,最後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反而對狼師產生愛意,直到她親眼看到這位狼師還有郭曉奇、餅乾等女朋友,她才覺悟她被狼師騙了,到高三時變成嚴重的精神病患者。

根據作者書中的精緻描寫,李國華的補習班,不僅李國華是狼師,物以類聚,簡直是狼師的集中地,這些本來應該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們,都在討論如何釣女生。例如數學老師説:「我已經上過三個儀隊隊長了,再一個就大滿貫了。」英文老師說:「我就是來者不拒,我不懂你們在堅持什麼,你們比她們自己還矝持。」物理老師說:「我看報紙上好像有很多知識分子支持台獨。」李國華回答說:「那是因為知識分子大都沒有常識。」這四個人為自己的常識充分而笑了,林奕含用短短一句話,就表白了他們四個人的政治立場。這四個補習班狼師,甚至三次一起到國外做狩獵行旅,第三次集體到家族獨裁卻不會裁掉紅燈區的新加坡。李國華特別到一家門口氣派、大紅燈籠高高掛的場所,找一個不到十五歲的中國小女孩,享受他的皇帝癮。

作者林奕含說:「這個故事折磨、摧毀我的一生,寫這個小說的時候,我會有一點看不起自己;我很確定,這樣的事情仍然會繼續發生,我寫的時候會有一點恨自己,有一種屈辱感。」但她以獨特的文筆、優美的風格、博學的隱喻和流暢的敍述,雖然描寫的是台灣補習班教育的黑暗面,以及狼師性的醜陋面,欣賞的時候,仍然有審美的快感。另一方面也喚起讀者良知覺醒,了解到一位天使般的台灣天才美少女,只因台灣社會上有狼師的犯罪者存在,就讓她經歷了「越戰」、「集中營」和「核暴」那樣的人生經驗,最後為了救贖別的少女,給犯罪者應有的社會道義的懲罰,還沒有發揮她的潛在才華,享受她人生美好的一面,就結束她寶貴的生命。
林奕含得憂鬱症的原因

林奕含説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光,在高一和高二這段時間。IQ高達147的奕含不管在學業、體育或社團表現都是一流的學生,讀的也是優質班。直到高二放暑假,她17歲那年的2008年8月11日,她跟陳國星一起看畫展後,被他帶到內湖的小公寓,第一次被性侵。從此陳國星改變了林奕含的一生,林奕含開始天天做惡夢睡不著。

林奕含直到高二結束放暑假時,被這位自稱「補教界的馬英九」底陳國星誘姦後,就結束她幸福的青春時代。但因這位會背誦長恨歌,外表看起來像正人君子的狼師,最善於巧言令色、甜言蜜語,例如他會對奕含説:「在愛情上,我是懷才不遇,在茫茫萬人中,妳是我心靈的唯一知己。」讓奕含單純的心,也被他騙了,誤以為她是他唯一的情人。直到上大一時,陳竟邀奕含和另一位他新交的女朋友見面,並要她們「一起愛陳國星」,這時奕含才從她初戀的愛情夢醒過來,並導致第一次輕生,並開始住院。

林奕含第二次精神崩潰,是在2009年10月中旬,當奕含雙親知道這段畸戀後,約陳國星夫婦、奕含與她閨蜜在台北喜來登飯店談判。起先林炳煌醫師指責他「為人師表卻不知倫理,連未經世事的女學生都不放過」,但是最後陳妻反而袒護丈夫,並怒斥奕含妨害家庭,要告林奕含。這時林家雙親不知如何才好,陳妻還要求林奕含跪下認錯,林奕含只好下跪,林家雙親也不再追究,最後達成分手協議。明明是狼師的錯,反而變成奕含的錯!她當時根本無法接受,導致第二次嚴重自殺,吞下一百顆普拿疼(幸好不是安眠藥,否則我們就看不到這本精彩的創作)。

林奕含在政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時,雖然讀了很多中國作家的作品,但因睡眠不足時常生病。系主任看她外表打扮得漂漂亮亮,因此懷疑她的精神科醫生的診斷是假的,害得她被學校當掉,導致她第三次想自殺。幸而不久她遇到真正從內心裡愛奕含的真正紳士型男士,從未婚夫到正式結婚,他們跟家人一起到日本、東南亞和歐洲旅遊,看了那麼多世界級的小說和中國現代小說,她自己也開始有想要寫小說的念頭。於是她最近幾年先後在網路上寫出240篇文章,忠實地描述她的不幸遭遇性侵的事情,以及精神病患的心聲,想不到引起不少網友的共鳴。

從與網友的通訊中,她才知道至少有三位女生,也跟她一樣受同一位補教名師的性侵害,也經歷過「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起先誤以為陳國星真的愛她們,後來才曉得他是感情的騙子,玩弄青春少女的專家,穿中國龍袍的自戀狂。於是為了討回公道,奕含想聯絡這些受害的少女,一起告這位靠升學主義名利雙收、開名車住豪宅的狼師,因此2014年林奕含與未婚夫一起到某援助婦女的基金會向律師諮詢,希望能告陳國星。但基金會律師卻告訴她,因為缺少女學生遭性侵事證,加上年代已久,難以成案,讓林奕含在灰心之餘,花了半年多的時間全心投入才完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希望藉由這本書與「房思琪們」一起控訴陳國星。

但是她失望了,書出版後,她曾對她的精神科醫生說:「文學是最徒勞的,且是滑稽的徒勞,寫這麼多,我不能拯救任何人,甚至不能拯救自己。這麽多年,我寫這麼多,我還不如拿把刀進去殺了他,真的。」又説:「當惡人的名字還高高掛在招牌上,我恨透了自己只會寫字。」這位相當瞭解她的醫生回答她説:「妳知道嗎?妳的文章裡有一種密碼。只有處在這樣的處境的女孩才能解讀出那密碼。就算只有一個人,千百個人中有一個人看到,妳也不再是孤單的了。」

音樂治療、宗教信仰和出國留學 也許可以避免房思琪的悲劇

以林奕含的才華,應該可以像她父親一樣考上台大醫學院醫學系;但因遇到狼師,導致精神病,至少她也考上台北醫學大學牙醫系,但因志趣不合,只讀了二週就休學。我當時正在北醫任駐校藝術家,經常在北醫主持音樂欣賞會,介紹貝多芬、馬勒、蕭泰然、江文也等給北醫學生。可惜那時沒有機會碰到林奕含,否則我會告訴她,貝多芬和馬勒都曾因失戀而想去自殺,貝多芬甚至還寫了遺書,最後他們都以創作偉大的作品,讓他們獲得救贖;尤其是馬勒,在26歲創作的第一交響曲《巨人》第四樂章〈從地獄到天堂〉,更表白了他如何克服地獄的心情,邁向天堂境界的心路歷程。

蕭泰然在50歲時,以為台灣人寫遺囑的心情,創作台灣音樂史上的第一首小提琴協奏曲,結果反而使他復活了,多活了27年再創作無數傑出作品才過世;歌德年輕時,因愛上好友之妻,而異常苦惱,想去自殺,結果寫完《少年維特的煩惱》,就獲得救贖,反而讓不少粉絲去自殺。林奕含曾經讀過不少英國意識流小說大師吳爾芙的作品,她在年輕時也遭到她同父異母兄弟的性侵,留下終身的傷痕,但至少她跟先生度過漫長的幸福婚姻生活,創作20多部小說、傳記和評論名著,主持多年的布魯姆斯貝利文藝沙龍(羅素、史特拉區、凱恩斯、E.M. Forster、D. H· Lawrence等人都是會友),創造近代英國文化黃金時代,在文壇地位與愛爾蘭小說大師喬伊思齊名,才在59歲自殺身亡。至少吳爾芙充分發揮了她的才華才過世,因此像林奕含這樣,在花樣年華的26歲,只完成一部創作,還沒有發揮才華之前,就因走不出狼師性侵的巨大陰影,以及整體社會的壓力,為了極救那些等待天使的妹妹們,她以生命向狼師們做最嚴厲的譴責與控訴,讓惡人無所遁形。

1970年,我在紐約羅斯福醫院做了一年精神科醫師,那時曾治療過三位越戰歸來的美國軍人,他們都患了「戰爭後創傷症候群」(War Related Post-traumaticsyndrome)。他們被派去遙遠的越南參加戰爭,他們都不知道為何而戰,因此大家都用吸毒品來麻醉自己;因病返美後,也覺得人生茫然,不知何去何從。因此當年治療林奕含的精神科醫師告訴她説「你好像是經歷過越戰的人」,這句話我很有體會。林奕含精神病的嚴重性,她心靈的創傷猶如越戰歸來的士兵,而她患的是「性侵後創傷症候群」(Rape Related Post-traumaticSyndrome),她後來的所有症狀,如失眠、噩夢、憂鬱、想自殺等,都是由性侵所引發的。

如果我的三個士兵病人,留在美國,不經歷過越戰,相信他們將是健康的;同樣的,林奕含如果沒有遭遇狼師性侵,以她的才華、善良、家境,她將會像高一和高二那樣過幸福的人生。狼師摧毀了她的一生,而且更可怕的是,在台灣的社會,這樣的狼師相當多,特別是在補習班的圈子裡。貝多芬曾說:「誰能滲透我的音樂,誰就能解脫無以振拔的痛苦。」林義雄的女兒林奐均靠耶穌基督的信仰得到重生,並生下五個可愛的女兒。林奕含如果出國進修遠離台灣,或許也能得到療癒。因此音樂治療、宗教信仰和出國留學,都有可能避免房思琪的悲劇。
如何防止台灣不斷出現房思琪悲劇?

林奕含在去世前八天,接受訪問時說:「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我很確定台灣現在此刻,也正在發生有一個老師,長年利用他老師的職權,在誘姦、強暴、性虐待女學生。」二十世紀出現很多大屠殺事件,但因為被廣泛揭露和深刻反省,相信歷史不太可能再度重演,但是性侵害事件,仍然每天都在世界各地發生,它是遍及全球,無分窮國與富國,無分性開放或性不開放,普遍存在的嚴重人權侵害。一位知名的中國心理學家説:「在中國,平均五位女性有一位會遇到性侵害;男生則十個有一個會遇性侵」。台灣每年有報的性侵案件有一萬件,但是沒有報的更多,因此可以説比同性婚姻的問題更嚴重,值得政府、立法院和社會大眾的關注。最近司法改革會議决定「通姦除罪化」,也許跟這次林奕含的犧牲有關。

現在我以「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就防止台灣出現第二個房思琪,提出個人的管見:

1.把18歲規定為法定的成熟年齡

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把18歲定為可以開始有投票權的年齡,只有台灣與日本等少數國家例外,必須20歲才有投票權。日本去年已經修憲完成,因此從今年開始18歲就可以投票;希望台灣立法院趕快修法,把投票權也改成18歲,以符合目前民主國家的世界潮流。

另一方面台灣的法定成熟年齡是16歲,又比世界各國比較低了一到兩歲。像美國也有不少SAT考試的補習班,但是絕少聽過在補習班發生性侵事件。這不表示美國補教老師的道德水準比較高,而是因為學生絕大多數是18歲以下的未成年青年,如果任何老師與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往往會判刑20年以上,因此很少有老師會做出像李國華這種事。

相反的,台灣每年一萬起性侵案件,最多發生在16-18歲之間,其中以補習班老師最多,而且判刑不重。因此有必要把法定成年人改為18歲,並像美國一樣把性侵犯加重到20年以上,這樣李國華自然就會減少很多。他寧願到紅燈區去狩獵,而不敢侵犯18歲以下補習班的單純學生,沒有了李國華,房思琪式的強暴,自然就會減少很多。

2.以培養一技之長的職業教育和人文教育,取代以升學主義為主的教育

我們應該學習瑞士,重視職業教育,培養一技之長,製造出世界一流的產品,例如手錶、瑞士刀、巧克力、藥品等。台灣在世界各地的發明大賽,經常名列前茅,實力驚人,讓這些得獎者發揮潛力,一定可以製造出世界級的產品出來。除外,讓升學主義停止在考高中的指考,高中階段改為日治時代的高等學校模式,或美國的liberal art education模式,高中三年不是為考試而念書,而以培養人文素養、瞭解台灣的歷史文化、樹立應有的國際視野、培養多種語言的能力、以及獨立自主的判斷能力與審美觀為主。李登輝和彭明敏就是高等學校教育出來的最佳例子。一旦職業教育和人文教育取代升學主義教育,補習班自然就會減少,靠升學主義名利雙收的李國華型的所謂補教名師,自然而然就會減少很多或消失。

3.以台灣學教父鄭正煜教學理念 取代目前「中國醬缸文化」的教材

我真的沒有想到推廣台灣學的先驅鄭正煜 (1947-2014) 老師,是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歷史系。也許他自覺到深受中國文化之害,50歲就毅然從國中退休,退休後以全副的生命力推動「台灣學」。1990年代,鄭正煜推動「認識台灣」歷史篇的成型,正式列入教科書,讓台灣知識界開啓對本土教育的重視;2000年政黨輪替後,他擔任南社執行長時,更賣力推動「教育台灣化」的理念,希望台灣人先認識台灣史,再去學外國史,先認識自己的母語,再去學外國語(包括中文和英文等)。他也主張母語及台灣的歷史、地理、文學、藝術、音樂、文化概論及人文思想等都應該列入必修課程,陳菊市長也是在他建議下,編一百萬預算,購買五本台灣文化名著:無花果、高俊明牧師傳、馬偕傳、謝里法的我所看到的上一代畫家等,送給高、初中老師們讀。

2015年1月25日鄭老師追思會時,當時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說:「我在此再一次向各位關心台灣的朋友承諾:鄭老師掛念的母語教育、本土教育,我會時時掛在心中。我相信,學習語言,培養對土地的感情和認同,是人文、生命教育的一部分,也應該是每個成長在這塊土地的台灣人,應該去認識的事情。」

我期待現在已經擔任總統的蔡英文,能以鄭正煜之名,設立一所「台灣文化大學」,以此為中心,全力推動台灣學,以多釆多姿的台灣海洋文化,逐漸取代封建的中國醬缸文化。這樣的話,像李國華這種靠腐朽的中國文化吃飯的老師,相信就會減少。此外台灣文化的特色是庶民文化(Civic Culture),與中國的皇權文化(Imperial Culture)截然不同,像李國華這種皇帝選妃的態度的補校狼師,相信也會減少很多。

4.希望立法院早日完成「防制狼師法」

根據北美政論家廖東慶的説法:「美國法律保護18歲以下的少女和少男,像陳國星性侵林奕含未成年少女,從美國法律來判決的話,陳國星都是有罪的,而且還是重罪——有期徒刑40年以上起跳,而且沒有假釋,坐好坐滿40年。在美國如果强暴18歲以上的女人或男人,一般法院判決也都在20年以上,因此在美國南加州,有非常多的華人在開設升大學補習班,從來沒有聼過類似林奕含事件。」美國因為有這一套防範狼師法,因此房思琪的悲劇才會比較少,「相反的台灣的法官,對未成年人性侵案,最多只判四年,而且只要坐牢一年多就可以假釋出獄,難怪性侵強暴事件會這麼多。」

在此我跟廖君一樣,特別大聲呼籲:「有良心和良知的台灣立法委員們,希望你們能比照美國保護18歲以下未成年少女和少男的法律,把台灣的性侵防治法的保護範圍,只到少女少男滿16歲,改到滿18歲。並且美國性教育及防制狼群的教育從國二就開始教導,這點也是立法院和教育部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如果「防制狼師法」能在立法院早日通過,林奕含的犧牲,才算有了代價。

5.成立「林奕含基金會」

台灣人的特質之一,是往往能在命運的悲劇中,開創新生的人生喜劇。最明顯的例子是:林義雄家族經歷了第二次二二八的悲劇,犧牲了三條寶貴的人命,我個人親眼見證了,林義雄家族的浴火重生,成立「慈林文教基金會」,創立台灣民主運動紀念館、催生無數的音樂會、畫展和演講,為提升整體台灣人民的文化水準而努力不懈。

美國知名學人陳文成,以31歲返回心愛的祖國台灣時,1981年7月遭警總約談後,陳屍台大校園,至今凶手不明。他的家族和陳永興醫師及熱心同鄕也成立「陳文成文教基金會」,30多年來也催生了無數的文化活動,化陳文成的悲劇,為台灣社會的喜劇。

1989年4月7日台灣民族烈士鄭南榕為了台灣的言論自由和獨立自主的理想,而浴火犧牲,他的犧牲喚醒無數台灣人的勇氣,郭倍宏和陳婉真的翻牆返國便是直接受鄭南榕的影響。不久葉菊蘭女士接下鄭南榕的棒子,成立「鄭南榕基金會」,創立「鄭南榕紀念館」,每年4月7日都舉行盛大感人的紀念會,終於蔡英文總統,把4月7日訂為全國性的台灣自由日。

現在林奕含父親林炳煌醫師也準備成立「林奕含基金會」,為的是避免台灣有第二個房思琪出現,希望林炳煌醫師也能像林義雄、葉菊蘭等,經過短暫休息後,再度站起來為社會的正義和公道而奮鬥。除了為已經犧牲的愛女討回公道外,也成為社會上失落的房思琪們的褓姆,為她們伸張公義,保護她們的人權。

設立林奕含文學奬,化悲劇為喜劇

6.設立「林奕含文學獎」

如果説Anne Frank(1929-1945)的日記,是猶太人傷痕文學的代表作,也許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也可以說是台灣人傷痕文學的代表作。正如張愛玲的中篇小說〈金瑣記〉,描寫的是中國社會人性的黑暗面,但是透過張愛玲的紅樓夢式的藝術手法,卻被夏志清評為中國近代文學史上最傑出的中篇小說。深受張愛玲影響的林奕含,也以她獨特的風格,描述了台灣社會(特別是補教界)的黑暗面,她是用寫遺囑的心情,痛苦地創作這部傳世之作。作者特別註明:「改編自真人真事」,表示房思琪、郭曉琪、餅乾等少女被李國華性侵的場景,都是真實發生的歷史場景,而非出於作者的幻想。

從《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可以看出作者博覽西方世界名著(尤其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著作),也讀了不少中國作家名著,可惜台灣文學作家的名著卻完全缺席。她的政大老師陳芳明,是台灣文學方面的權威,如果她看過陳芳明的《謝雪紅評傳》、楊逵的《送報伕》、吳濁流的《無花果》、李喬的《寒夜三部曲》和東方白的《浪淘沙》等名著,相信會有更正面思考的文學觀,以及人道主義與理想主義的色彩,並且與台灣近代歷史的悲劇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不過想到我自己28歲出國留美之後,才開始瞭解台灣文學多釆多姿的傳統,要26歲的林奕含,在台灣學術界這種崇洋媚中輕台的氣氛下,去重視台灣文學的救贖傳統,未免強人所難。

單從這本唯一的代表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她已經有資格被稱為「傑出作家」,她已經成為台灣所有被性侵者的代言人。此書應該像安娜.法蘭克日記一樣地,翻譯成多國語言,因為性侵害是全球性的問題,此書應該成為「防師騎」的範本。為了化悲劇為喜劇,讓台灣社會產生浴火重生的力量,我希望文化部或台南市文化局或游擊文化出版社能設立一個「林奕含文學獎」,鼓勵年輕的作家,多多創作與台灣社會息息相關的長篇小說,林奕含地下有知,相信會很高興,她的文學才華後繼有人。

結語

2017年5月12日林奕含的告別式在台北市舉行。除了她父母哥哥之外,最悲痛的是她的新婚不久的丈夫,在告別式中他說:
「我可以遇見林奕含,是做了好幾輩子的好事,才能夠得到的。奕含帶給我這輩子無窮的快樂,妳讓我懂得欣賞海洋之美,踏上海灘的樂趣,我要永遠謝謝妳。如果我能夠在多重宇宙的時光之旅,再見妳一面,我死也無憾。」本來林奕含是可以做一個快樂的好丈夫的賢妻良母,可是她始終走不出2008年8月11日帶給她的創傷陰影,她在自殺前數月,在她的臉書留言:「發現我最殘忍的事情就是讓他明白,身為重度精神病患的伴侶,他無論如何都無法使我真正幸福。」最後在走前一天,她傳最後的簡訊給她夫君:「你要好好保重,要好好照顧自己」。

為了喚醒整個社會的良知,揭露玩弄青春少女的惡魔的行徑,她為那些「等待天使的妹妹們」背負了十字架,勇敢地自我犧牲。「替人類承擔心靈的苦難,是文學家的責任。」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從作者痛苦的生命中淬煉出來的結晶。她用她的筆照亮社會最暗的黑角,用她的生命促成文學家達不到的使命,讓升學主義、中國的醬缸文化和畸形的補習教育從台灣的大地上消失吧!雖然林奕含已經不在人間,但是她留下來的精神遺產仍將繼續照亮我們珍愛的台灣,這位善良、美麗、有才華的台灣之女,相信已經安眠在天使的懷抱裡。(林衡哲,醫師)2017年5月29日美國Memorial Day於南加州)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