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部軍事基地空防的再思考 (呂禮詩)

0
443

 

日前空軍司令部公告徵求「近迫防空快砲系統」廠商報價及承製意願書,從其述明需具有防禦次音速飛彈、巡弋飛彈、無人攻擊載具及反輻射無人機等威脅研判,應是反制近年來解放軍繞台巡航對花蓮佳山基地及台東志航基地的空中威脅。然由作戰型態的演變與近迫系統之能力思考,此舉不但可議,且另有解決之道。

自波灣戰爭以來,「外科手術式打擊」(surgical strike)已為現代戰爭的標準樣態,佳山及志航基地戰時為空軍戰力保存,其重要性不言可喻,這也是解放軍頻頻繞行東岸巡航的主因之一。但以外科手術式打擊而言,第一波進行的是軟殺(soft kill)的「電子攻擊」(electronic attack, EA)與硬殺(hard kill)的摧毀觀通系統;此兩者任一奏效,都無法提供近迫武系統(close-in weapon system)的有效預警。

然而解放軍少量進口以色列航太公司(IAI)的哈比(Harpy)反輻射無人機,並仿制為JWS-01(外銷型號為ASN-301)反輻射無人機,其飛行距離超過500公里,以垂直彈道俯衝攻擊;無論是美製「方陣快砲」(Phalanx CIWS)、「公羊飛彈」(rolling airframe missile, RAM)、結合方陣快砲底座和公羊飛彈的「海公羊飛彈」(SeaRAM)、德造「奧勒岡天盾」(Oerlikon Skyshield)防空系統或俄產「鎧甲」(Pantsir)近迫系統,其搜索雷達的「包絡線」(envelope)皆無法涵蓋垂直空域,而飛行路徑又在機砲與飛彈有效射程外,故此類反火箭,火砲和迫擊砲武器(Counter-Rocket, Artillery and Mortar, C-RAM)即使部署,仍存在其侷限性。

三月中旬前進部署至綠島及蘭嶼的鷹式飛彈(HAWK)突擊排,參謀總長亦曾前往督導戰備整訓;然從四月迄今,解放軍共實施了六次的繞台巡航,顯示當初的威懾構想與戰術作為破功。

七月中旬敘利亞無人機入侵以色列領空,以色列發射愛國者飛彈迎擊;雖然成功的擊落,但也引發了造價三百萬美元的愛國者飛彈與僅約二百美元無人機的一萬五千倍成本爭議。若將2000年採購的新型鷹式飛彈(MIM-23K)部署於飛往東部的飛行路徑與面海的空中威脅軸向,即能反制次音速飛彈、巡弋飛彈、無人攻擊載具及反輻射無人機;未來與天弓三型飛彈,搭配40公厘機砲與國造天劍二型陸基防空飛彈的勁弩防空系統,相信比前進部署至綠島與蘭嶼更具實效。

空中的威脅從來就不是「舊不如新」,或「單一系統」所能因應。參考以色列的經驗,以「鐵穹」(Iron Dome)攔截系統、「大衛投石索」(David’s Sling)武器系統、(upper-tier)的箭式二型(Arrow-2)與箭式三型(Arrow-3)飛彈防禦系統,對於不同高度、不同距離的飛彈威脅,建構不同攔截系統的層次式(layer defense)防禦戰略,其實就是「重層嚇阻」。既然106年「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DR)到「國防報告書」,都將重層嚇阻列為軍事戰略的重要手段,不如從東部軍事基地的空防開始做起。

(作者為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新江軍艦前艦長)自由時報081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