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玄:灣生回家 流淚看完

0
1548

這次飛美剛好看到有「灣生回家」的記錄片,果然如同媒體所說的,我跟很多人一樣,是從頭到尾流淚看完。這讓我想到兩點,日本人留下的資產應該是屬於日本台灣人及其後代全體所有的。還有一點,有一個類似的專輯,我一直沒勇氣製作,灣生講的是在台出生的大和民族人對出生地台灣的熱愛,(雖然有一位不懂事的歐巴桑居然拿了車輪旗在講愛台灣),我的專輯是台灣日本人為國出征,戰死南洋後,隨身攜帶的日の丸旗死後沾了血跡,被美軍拿走,當勝利品帶回至美國,美軍人在老年後把那些「戰利品」集中,跟日本人的某團體聯絡,將其一一歸還給家屬。

這其中就有一面旗,上面有台灣人的漢名字在上,於是,謝惠芝小姐因在日本東京的櫻之花電視台當主持人知道了這事,隨即跟我聯絡,要在台灣找上這面旗子的主人。後來不久,傳來好消息,有一位年輕人找到了這面旗子的主人,就是在苗栗的銅鑼鄉的小村落。一天,我載著台美人游正朗到松山機場接了日本電視台的導播,及帶上我日本台灣人的雙親,直奔苗栗銅鑼鄉去見證及製作這感動人的「魂歸家」的戰旗返還儀式。儀式是令我動容的,儀式後,我又引導戰死家族將旗子恭送到土地公前報告「回家了」,正如出征前在土地公前報告即將出征ㄧ樣,終於回家了。

這個專輯,我一直無法後製,這時我想到,為什麼醫師不醫自己家人,道理很像,情緒不堪負荷。

所有的影片留在我的電腦裡,好幾次鼓起勇氣面對它,但還是失敗。淚在滴,手在抖。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我真懷疑我是戰死在琉磺島的台灣人)

看了「灣生回家」,我的「台魂轉屋家」一直難產。真讓我淚灑剪接枱前。

今早看了阿丁妹的台灣野球史,讓我想到了我的舅公,就是嘉農棒球隊的投手,吳明捷(苗栗銅鑼鄉人),在甲子園手磨破了還在奮戰的小伙子。他有很多不說出來的事,我父母也說給了我聽。今天,在嘉義市的中心,有一個我舅公投球的銅像,我想,這就是台灣人的歷史!0622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