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玄:憶蕭泰然

0
3021
Coffee Americano Espresso Newspaper Couch Concept

民視的台灣演義蕭泰然的部分,那些訪問通通是我一個人做的。坦白說,訪問前只當做是一般例行工作沒有特別感觸。

那一天,我帶著我的設備到了這個音樂家的家​裡去做訪問,拍了15分鐘以後,我把機​器收起來了,音樂家很狐疑的看著我,問我你​在幹什麼,我跟他說:大師,你給我1小時我不​夠,從你15分鐘的談話,我知道你是台灣的​國寶,你一定要給我兩小時,我明天再過來。

​他答應了,我想他從來沒有碰過這種神經​病的記者。隔天,星期天我再去他家,中間講到海洋和弦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手在抖,兩行眼淚噗素噗素​的流了出來。

他太太本來不願意上鏡頭的,因為我訪問的太​熱烈了,她先生講的太快樂了,他也從房間跑​出來接受我訪問,那一次的訪問讓我覺得好高​興,也讓我覺得我做這一行,非常值得。但是,那影片我一直剪不出來,我曾經在美洲台灣​日報談過這件事情,因為一開始剪,我的心情就​很沉重,眼淚就會掉下來。

真正的音樂,是來自泥土的芬芳。蕭邦要離開波蘭的時候,拿了一把波蘭的泥土,他帶著它出國了。這個偉大的音樂家,他的心中自有一塊來自自己國家的泥土,在孕育的他的音樂。我們學西洋音樂,學得再好,也只是西洋音樂。只有來自台灣本土的聲音,這種音樂才會讓我感動。我曾經跟各位談到貝多芬第五命運交響曲,最好的演奏只有一個版本,以前都跟各位報告過了在這邊不再重複。因為那個版本,指揮音樂家都是從歐洲戰爭中存活下來的,於是他們在解釋命運的時候,那種深刻度,會讓人一聽就全身的顫抖不已從頭到尾。

像我訪問的這位音樂家,他的內涵,一般人都不太懂,但是,他的生命有台灣的魂魄。很多人聽了他的曲子,大概也只是在曲子上面漂浮吧,曲子內部深沉的靈魂的呼喚,才是他音樂的本質。

去蕭泰然老師家的時候,他跟著我走出來,手一定要拉著我邊走邊說話。晚上10:30,還跟他女兒師母全家一起去吃火鍋。如今大師已經遠去,只能在他的音樂裡面再跟他見面了。072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