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結局(洪博學)

0
765

1977年,擔任台灣長老教會總幹事的高俊明牧師,率領一群牧師發「台灣人權宣言 」,強調台灣人民自決,應該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在台灣戒嚴時代,成為一件頭條大事,四十二年後,2月14日,高牧師走完一生,留下一個未知的結局,與高牧師一樣,為台灣努力犧牲打拼的老前輩太多了,一輩子奉獻給台灣獨立運動,希望台灣可以永遠活在民主,自由,人權的天空下,現在,老者老去,來不及看到最好的結局,我經常思考 ,甚麼是台灣最好的結局?

同樣是戰後分離的國家,兩德在1991年走向結合,常常被引喻是分裂國家最好的結局,台灣許多主張被中國併吞者,也認為台灣回歸中國最美好,甚至不在乎那是一個被獨裁統治,宛若黑幫治國的中國,但是,台灣的真實情況,和兩個德國有本質上差異,不只領土差異甚大,人口差異更巨大,相互尊重對方為國家,差異更大,兩德是戰後的盟軍占領分割,南北韓卻是因為美國圍堵蘇共,所造成的兩個韓國分別建國狀況,台灣卻是尚未完成的殖民地解放土地,陰差陽錯被國民黨託管變成佔領地,以至於形成模糊的國家主權狀況,或者說 ,「台灣是具有主權爭議的國家 」,只要這樣的爭議無法處理,那麼各種統獨議題,就完全失焦,當然,台灣有一部分議題,和兩德是一樣的,例如,對等開放來往,可惜台灣在這方面做得亂七八糟,以至於帶來今天後果。

1988年,兩德經過10年的對等開放交流,包括旅行,媒體開放,通訊開放,就業,商業貿易開放,開放之後,西德人看到東德落後,本來認為兩德是兩個國家的比率,提高了10%,可見西方人比較不重視民族情感紐帶,10年對等交往後,有關統一或繼續分離的問題,才被端上檯面,這一年,德國最大媒體「世界報」    在西德進行大規模的統一或分離民調,獲得以下結果:

80%的人民希望兩德統一,但是,認為兩德無法統一的人高達74%,可見,對於統一問題,持悲觀態度者比較多,多數人認為應該持續分離,另外,被問到是否贊成東德統一西德時候,答案是零,證明專制被人討厭,但是,超過50% 的受訪者認為 ,若要統一,兩德應該在民主自由下統一,當時,東德仍然不是民主國家,所以,才留下一句話 ,「奴隸如何和自由人談統一?」「因為奴隸所支持的統一或分離,並非出於自由意志,就好像男女婚姻一樣,如果不是雙方出於自由意志決定,未來就會出現很多問題,老共當然知道統一問題出在專制和民主的差異,所以才會發明「一國兩制」,但是,從香港現狀就知道,一國兩制是騙人的把戲,客觀而言,兩德後來的統一發展,完全是上帝幫了大忙。

沒有民主自由 統一是白談

1989年展開的波蘭民主革命,蔓延到東德,東德人民也要求民主自由,發起大規模示威抗議,最後逼迫東德共產黨在1990年開放民主選舉,在這場選舉中,有32個政黨參選,而共產黨只有16%選票支持,東德共產黨最終失去政權,得到最多支持的基民黨柯爾,選後吹起兩德統一號角,多數東德人投票同意,這才使統一問題,進入時程,可見,沒有民主自由意志,談統一是白談,就算14億人在老共洗腦下支持統一,如果14億人是支持在民主自由下統一,老共根本無法改變體制,到時候又要如何處理?

老共喊出「一國兩制」,卻拒絕承認台灣國家主權地位,完全是逼迫台灣投降的嘴臉,說實在,如果是投降,連協議也是多餘,根據陸委會最近民調 ,80% 反對這種中央對地方「一國兩制」,可是親藍營「台灣競爭力基金會」的民調卻有40% 支持一國兩制,更有70%支持簽署和平協議,不管這裡面是否存在造假或機構效應,支持獨裁國家來治理台灣,已經太可怕,這完全是腦殘決定,政府和國民黨民調結果,差異居然如此巨大,問題到底出在哪裡?這個問題也隱藏了一個殘酷事實,台灣社會在中台交流下,缺乏政治意識的所謂中間選民,已經被老共洗腦洗好,傾向老共,愛上老共,這裡面包括宣揚「共產黨無害」的耳語,中國富強偉大的呼喚,中台民族感情好好,大家發財等等語意,簡單說,過去台灣以民主自由反共的信念,已經鬆動,這些洗腦幻術,正使台灣陷入老共顛覆的陷阱,更驗證了敵人在國內的警告,也顯示從解嚴之後的中台不對等來往,已經為台灣的民主發展,埋下禍根。

危機正在眼前,我想 ,賴清德肯定在離開廟堂之後,走入基層的立委補選中,看到這個嚴重危機了,體察到城堡可能從裡面被攻破的危險,而且認為小英總統在國安的重大失職,是造成危機的部分因素,這個危機不只是民進黨危機,更是台灣被中國併吞的危機。

從台灣立委補選,民進黨險勝,票數卻相當接近,可以看出來 ,中間選民過去支持民進黨,現在已經轉向支持親近老共的國民黨,這個結局並不是國民黨下野這幾年,如何奮起努力,做得有多好?而是老共對台灣的洗腦效應。

全世界都知道,共產黨對世界的危害,但是,近一半的台灣人卻彷彿視若無睹,好像嘴裡被塞了迷幻藥,一堆人罹患被「集體麻醉」的症狀,台南這一場立委補選,若非後來發生的紅色媒體泡製柚子假新聞事件被抓包,以及「抗拒共產黨」 口號發酵,搞不好民進黨會輸掉台南席次,余天在三重,同樣贏來驚險,所謂「韓流效應」,說穿了就是「紅流效應」,老韓只是代理老共出面收割的政客罷了。

選後幾位朋友聚會,談起賴清德參選和韓流效應,我相信賴清德在三個月下鄉走動,肯定看到台灣的危機,所以才毅然決然投入競選,有一位朋友說,你看老韓,側面一看像「老蔣」,正面又像80年代爆紅笑星「兩百」,光看外表就是奇才可居,側面的老蔣,可以吸引正藍營的懷念威權時代情懷,笑星「兩百」的無厘頭瞎掰,又可以吸引「反智」的台灣底層人民,加上紅色代理人一路造神,當然會爆紅,聽到這樣的分析,真的有幾分道理,也有幾分悲哀。

台灣數十年反共教育,一夕崩盤,那是國民黨的表象恐共,而非精神反共,台灣最好的結局,對老共也好,應該是先維持目前「兩國兩制」,互相承認國家主權,等到中國有了自由民主後,中台兩國領袖就可以坐下來,談論兩國維持分離或者兩國統一,如果老共只是一個心思,出動紅色縱隊,用洗腦和利誘,操弄選舉,企圖以此征服控制台灣,最後肯定是最壞的結局,當老共在歡呼吞台成功時候,正好把溫和的獨派,逼成失去家園的恐怖份子而已,對中國會有何好處?說穿了,那是最壞的結局。 (自由作家)民報032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