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群體思維 才能創新突破困境 (Beckon)

0
7340

Beckon

任何有共同目標,由兩個以上的人所組成的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團體,包括黨派、公司行號,很自然的會有群體思維。群體思維可促進團隊精神,但若成為八股的教條,就會阻礙進步與革新。以政治群體為例:

根據8月29日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絕大多數屬民主黨及傾向民主黨的選民幾乎都不贊同川普對所有的議題的立場,而且不喜歡他身為總統的言行。另一方面,雖然共和黨選民也還有76%贊同他,但是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共和黨選民不是全無就是只有極少數的議題與他的立場一樣。為什麼有這麼多的選民和他意見不同但贊同他?為什麼許多媒體目前還認為他有連任的機會?其因之一是我們不願認錯的習性。不過根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的分析,群體思維(groupthink)是主因。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的分析是依據史坦福大學和密西根大學和在 3 月出版的調查報告「美國國家選舉研究」和其他學者的看法。該文指出只有約20%的美國人密切關注政治。他們往往是保守派或自由派的基本盤人士。也就是有80%的選民不關心政治。更想不到的是有30%的選民根本不知道民共兩黨那個屬自由派那個數保守派。這現象加上選舉時有爭議性的問題(如歐巴馬健保與移民)相當繁雜難以了解,這些不關心政治者就隨著親朋 – 也就是按照群體思維 投票。他們甚至會先有比較喜歡的候選人,再將自己的意見毫無根據的推想為該候選人的政見。

群體思維的弊病是其成員一般不願成為孤獨的離群之馬,而傾向讓自己的觀點與其他成員一致。這一致性令整個群體無法從不同的角度集思廣益跳出框框客觀的分析評估其他可行辦法,導致畫地自限無法創新,甚至作出很壞的決定。難怪甘奈迪總統說:「群體的一致性是自由的獄卒和成長的敵人。」

要突破群體思維一致性的束縛,其實不難。最重要的是群體的成員,尤其是主要的成員,必須培養開放的心胸,鼓勵不同和相反的見解。甚至指定devil’s advocate(魔鬼代言人)來挑戰其他成員的看法,讓多元化的意見互相激盪才能避免八股的決定,才能突破、創新。

突破群體思維一致性的束縛,在遇到困境時更加重要。能夠突破才能跳出框框思考,找出最好的解決之道。

經濟上台灣已失去當年四小龍之一飛揚躍舞的活力。國際上中國又無所不盡其極的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這是台灣最需挑戰群體思維的時候。

例如,統派的有些是為了自己的私利;有些是為了懷舊,為了向祖宗交代,雖然自己不願遷到中國定居但還堅持「統」;有些是真正的愛台灣,但認為「統」對台灣有利,而且自己也很樂意接受中共的一黨專制。不管是哪一種「統」,他們都應和自己群體的其他成員相互扮演devil’s advocate的腳色,相互挑戰為什麼主張「統」、主張「統」的最基本原因與假設;為什麼台灣人民不能享有自由民主、不能決定自己的前途。

同樣的,獨派 – 尤其是急獨的深綠者 – 也應相互挑戰、分析、思考為什麼要獨、為什麼要急獨、及實現主張的方法和其假設是否合理實際及其利與弊。

經過這挑戰群體思維的步驟後,即使改變「統」、「獨」主張的可能性低,但在這過程中如能不怕錯而且有知錯能改的胸懷,就有找出實現主張的更好方法的機會。

台灣若能在不同的領域針對不同的議題勇敢的挑戰群體思維,找出突破困境之道就指目可待。

林肯總統說:「美國將永遠不會從外面被銷毀。如果我們動搖,失去我們的自由,它會因為我們毀滅了我們自己」。同樣的:「台灣的自由民主將永遠不會從外面被銷毀。如果我們動搖,失去我們的自由,它會因為我們努力不夠」。091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