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扭捏捏的「我願意」(施曉光)

 

相較其他五位已表態的「主動參選人」,韓國瑜昨天以吳敦義口中「被動有意願參選總統的人」身分到中央黨部與吳敦義會面,在會後對媒體說明時,雖然沒有公開宣布「我願意」,但一席「願意尊重黨中央將他納入初選民調」的說法,等於是以「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態,婉轉正式宣布參選明年總統大選。

這場原本早該在四月五日兌現的「吳韓會」,韓國瑜硬是讓吳敦義等了快一個月,若非因為郭台銘四月十七日宣布參選並堅持「只初選、不接受徵召」,使得黨中央原朝直接徵召韓國瑜的方向發展,瞬間發生變化,加上吳敦義隔日公開宣稱韓須接受「徵召」、「特邀」參加初選,不會「勉強」,否則韓國瑜不會被逼到昨日提前掀開底牌。

合理推斷,韓國瑜原本主觀期待六月底徵召定案,甚至七月全代會召開前,才是「被迫」接受「上轎」的最佳表態時機,但由於郭台銘投入賽局,馬、吳等黨內要角「拱郭卡韓」傳聞甚囂塵上,眼看投入二○二○賽局的機會銳減,韓只好在四月二十三日的五點聲明中尷尬提前表態「對於國民黨二○二○年總統大選,此時此刻,我無法參加現行制度的初選」,但仍以「對中華民國的發展及守護,我願負起責任」,保留「被動參選」的伏筆,因此昨日的表態毫不令人意外。

韓國瑜在四月二十三日暗批黨內高層是「政治權貴熱中於密室協商」,形同公開撕破臉,導致藍營基層負評如潮後,只能一方面以所謂「打假(韓粉)行動」扭轉頹勢,昨日再北上會吳、馬,一般認為意在修補黨內關係,然更貼近其圖謀的解讀是在安撫對他砲打自家人而群情激憤的藍營基層群眾,亟欲重整旗鼓再出發。

「被動參與」黨內提名機制的韓國瑜,由於接下來要接受高雄市議會質詢,勢必不便出席政見會、參與協商民調等細節,唯有等待民調結果確定出線後,才會再被動表態接受黨的提名,將使得這場藍營提名遊戲過程形成「五缺一」的荒誕情況。

韓國瑜未來恐會擺出一副「非競爭者」的姿態,不參與這場campaign,因此日後黨內政見發表會發言台上如果沒有韓國瑜現身,或是只有韓國瑜人形立牌的奇特景象,也就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了。自由時報04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