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遊行(葛雋)

 

六九反惡法上街,是七百萬香港市民對送中條例的一次公投。你支持,你就選擇在室內享受冷氣。你反對,你就會頭頂烈日邁開你的腳步。

六九上街反惡法,似父母為子女選擇學校填報志願。你待在家裡,看來你對孩子的前途無所謂。你勇敢上街,說明你才是真正關心自己的下一代。

六九上街與否,也是我們每個人內心良知與冷漠的一次對決。出於良知的呼喚,數十萬的香港市民下午來到維多利亞公園,向剝奪港人自由的「逃犯引渡條例」說不,向特首林鄭月娥說不,向林鄭的後台中共說不。

走在數十萬人的遊行隊伍中,情不自禁浮想聯翩。自從「雨傘運動」失敗之後,社會上充斥著無力感,人們都不願再提政治,整個民運一盤散沙。也許我們要感謝林鄭政府,數年來的無力感,短短幾個月之間,被「送中條例」一掃而空,公民社會自我組織起來了,民主鬥士紛紛歸位,大家目標一致重新聯合起來,林鄭可謂「功不可歿」。

踏入躁動不安的六月,有個詭譎現象不為人所留意,那就是西環中聯辦和建制奴才似乎都偃旗息鼓了,港共外圍組織連「支持送中」的街頭宣傳橫額都難得一見。看來老共學乖了,不想刺激六九上街的人數。更深一層分析,筆者認為中共是不想令這次反送中運動失去明年立法會選舉的過半議席。眾所周知,逃犯條例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共港人之產」,引渡法案一旦生效,好多港商的財富便會像倒流的東江水一樣源源不絕流往北京。中聯辦所掌控的立法會過半議席,說到底也正是為掠奪香港之財富而設。試想想,日後如果失去過半議席,而通過的引渡條例想充公財產又要走漫長的法律程序,老共無可能再像以往那樣靠著大白象工程撥款對香港萬億儲備予取予求了,立法會財委會一批幾十億數百億甚至上千億的景況不再…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情況下,你說港共怎可能赤膊上陣作殊死一決?

六九上街遊行究竟有沒有用?一百萬人示威會不會令「送中條例」撤回?此時此刻還很難說。不過無論如何,全世界都看到香港人站出來了,這次遊行絕不是最後一次。為民主,為自由,為幸福,大家將不會再裝睡,港人只會等待時機再出發。

(作者為香港籍,作家)自由時報06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