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失去台灣嗎?(洪博學)

0
1166
洪博學

一位獨派朋友偶然相遇,他告訴我:對綠營選情憂心,接著說:「如果中國那麼想要台灣,乾脆拿錢來買」,他說:「我一家五口,可以移民到任何國家,只要老共拿出5億買家產」,意思是財產和人頭,可以值5億,如果台灣2350萬人,每一位都想賣產移民,你想,中國要拿出多大的資金。

我告訴他:「你想太多了」,根據長期提供我資訊,一位中國統戰部官員說:「這一次選舉,中國撒出200億人民幣,準備拿下台灣過半縣市執政,再2年,就要拿下台灣總統,透過民主選舉方式,是顛覆民主最便宜的方法,你要老共花大錢買台灣,別傻了。」

法蘭西斯•福山說過:「選票不能保障民主的永續,因為,民主的內涵,還包含公民社會的進步」,如果台灣還留在愚昧時代,關心社會的公民團體,無法成長,加上國族認同分裂,選舉的口號和激情淹沒真相,中國很有可能利用台灣民主機制,拿下台灣,到時候,美國也無法干預。

 歐巴馬一針見血「不會分辨訊息真假,將失去現在擁有的自由」

2016年,歐巴馬下台前,到歐洲旅行,觀察德國選舉,德國一個極右政黨AfD,一向反對歐盟,反對歐洲市場統合,主張德國獨立脫歐,這個小黨支持度只剩5%,但是,抓住難民事件,挑動選民情緒,一下子支持度翻一倍,梅克爾對中東難民伸出援手,接納百萬難民進入德國,到底是利多?還是弊多?其實是可以科學討論的,但是,情緒會淹沒理智,尤其是選舉的時候,更是如此,放任情緒仇恨文章在臉書流傳,就算梅克爾面對臉書老闆祖克伯提出抗議,效果還是有限,因此,歐巴馬說:「這個時代,充斥著包裝很好的假訊息,如果你不試圖分辨真假,分不清嚴肅的話題和口號的差別,資訊來源只是社群媒體,加上情緒性幾句話,那民主就遇到麻煩了,我們將會失去擁有的自由,市場經濟甚至財富」,歐巴馬的話一針見血,台灣選舉現況,正是最好印證,詳見林育立《歐洲的心臟》。

以「賣菜郎」自居的老韓,演技一流,站在台上,禿頭光亮,口沫橫飛,激情對高雄選民喊出:他要讓水果賣到中國,大家一起賺大錢。吸引一堆農民粉絲支持者,但是三立電視記者在11月16日掀了老韓的舊帳,原來,老韓在北農總經理任內,真的很認真幫忙農民,只是他幫的對象是中國農民,老韓任內從台灣輸出到中國水果,數量掛零,但是從中國輸入台灣水果連年上升,從上台第一年90噸到下台前達到300頓,而且品項是蘋果,草莓,各種蔬菜,這些蔬果,台灣本身有生產,老韓是在為哪一國謀福利?很清楚就可以知道,但是,用激情口號和謊言包裝的夢想,很像迷幻藥,卻足以迷亂選民,所以,有人說,老韓打選戰是直銷式選舉,使用老鼠會傳銷手法,口號好聽,軍歌奮起,但是,內容空洞,幸好,真相在投票前揭露了。

老韓用北漂回家,吸引年輕人,我必須說,年輕人生命中有一段漂流是好事,現代父母不會有希望孩子待在家裡的,台灣早已經遠離「父母在,不遠遊」的時代了,鼓勵年輕人出去壯遊,出去闖天下,因為地球很大,台灣很小,我無法理解,生命中最浪漫的漂流,為何是一個議題,台灣的年輕人怎麼了?台灣南北距離很短,一日來往,相當平常,有什麼北漂南漂的問題呢?說穿了,城市老窮,賣菜賣水果,北漂青年,全部是假議題,全部是激情口號,激情過後,皆是泡影,這是我對老韓的定位,更早有人說,這是老共的手法,我覺得有八分類似。

被消失的儲安平曾說「老共統治的中國,言論自由是有無的問題」

1945年,二戰剛結束,老蔣在美國敦促下,舉行重慶會談,邀請毛澤東和周恩來到重慶,為國家大事會談,老毛唱高調喊出:「中國人要人權,自由,民主,要言論自由,要憲法,要多黨政治」,國共兩黨談談停停,最後簽了「雙十協定」,老毛剛剛轉臉,立刻毀約,把責任推給老蔣,指責老蔣不想實施民主,內戰終於師出有名,搶先獲取人民認同,讓戰後人心找到方向,從老毛的口號戰略,就已經可以為國共輸贏下定論了,但是1949年騙到江山的老毛,對民主,自由,人權,言論自由的實施,全面跳票,國共內戰期間,一位留學英國的老報人儲安平,在上海辦了《觀察》,針貶時局,儲安平對老蔣尤其抨擊,有人懷疑他左傾,但是,儲安平對共產黨看法更深刻,他說:「國民黨統治下言論自由,是多少的問題,但是,老共統治的中國,言論自由是有無的問題了」,老共大軍打入上海,有人勸儲安平離開中國,儲安平拒絕了,後來,毛澤東給了他一個《光明日報》總編虛職,文革期間,儲安平人就被失蹤了,屍骨無存。

我想套一句儲安平的話:「民進黨統治時代,經濟是吃好吃壞的問題,但是,台灣一但落入紅色代理人之手,經濟就變成有飯吃,和沒飯吃的問題了」,拯救台灣經濟,沒有特效藥,更無法幻想,短期靠中國挹注,絕對不是辦法,老共後面的條件肯定就是吃掉台灣。

民進黨執政的高雄,有關官員貪腐耳語不少,抨擊陳菊市長搞一堆不需要的建設,只為撈錢,例如輕軌等等,如果政府工程有弊案,責任在司法,檢調應該勿枉勿縱,於藍綠輪替無關,但是,就建設而言,很難說出是非,過去,蔣經國搞十大建設,有人說:台灣沒幾輛車,搞什麼高速公路,蔣經國要求10線道,工程師說:6線道就夠了,最後蔣經國拍板10線道,5年後,很多人才知道小蔣的遠見和堅持,請問:台灣現在幾條高速道路?又有多少車輛路過?誰是正確的?誰敢說高雄發展輕軌不是遠見?

高雄從重工業城市轉型為市港合一科技業,這是一條漫長的挑戰,遠景相當明確,今天抨擊的人,將在明日後悔,高雄需要一位可以看到遠景,並且為遠景打拼的人,而不是路過此地的賣菜郎中。

凱普蘭的國際政治觀察,當人民對自身歷史看得越深,對未來就會看得更遠

台灣人對歷史的淺短認知,並非台灣人的原罪,而是統治者為治理方便,刻意造成,羅柏•凱普蘭曾經說過:「當人民對自身歷史看得越深,那麼對未來就會看得更遠」,我喜歡凱普蘭,這位國際政治觀察家,他具有歷史和文化的深刻認識,因此,讀他的書如沐春風,又受益良多,他說:「美國稱呼東南亞,是錯誤的地理歷史認知」,早在法國勢力進入此地,就稱呼中南半島為「印度支那」,因為,這裡是印度文明和中國大漢文化激烈衝突之地,同樣的,台灣和日本,都屬於南島文化和大漢文化衝突之地,現在,美國終於理解,所以亞洲戰略上改變為「印太和平戰略」,越南過去是美國抵抗紅色中國入侵的戰地,雖然最終失去南越,但是,統一的越南,並不親中,卻是抗中前線,這是歷史文化的遺緒,詳見凱普蘭《南中國海》。

造成台灣目前困境,原因很多,在中國因素干擾下,國族認同問題,歷史文化問題,亟待解決,其次,很多後黨國時代國家,在轉型正義上,多數把曾經壓迫人民的政權,打入非法政黨,例如德國或東歐國家,但是,台灣沒有辦法如此處理,所以,台灣政府遭遇到的阻礙,杯葛,比起德國壓力更大,尤其威權黨國復辟聲勢,如影隨形,令人擔憂。

或許,本土政黨月底很幸運,可以通過期中選舉的檢驗,但是,我的擔心仍然存在,綠色執政兩年下來,品質保證招牌,已經生鏽,執政黨的內亂,已經攤開在人民眼前,請問總統:一黨之不治,又何以治國?又如何可能仰望2020年大選,民進黨如果不徹底進行清黨,仍然可能輸掉2年後的大選,屆時,另一個在野本土勢力,肯定會興起,起而代之。

但是,擺在眼前的困境,不只是執政黨的內部掃除,對台灣最支持的美國,正在密切觀察,台灣是否會落入親中政權手中,現在正好是美國評估對台灣支持力度的指標。

這位朋友想要離開台灣,移民的意見,是可以諒解的,想來,我們都是老台獨分子,一輩子努力想讓台灣成為獨立健康正常的國家,眼看綠營選情不樂觀,很多獨派朋友的擔心,盡在不言中。

我們會真的失去台灣嗎?如果真的失去了,那是我們這一代人無法逃避的罪責,這個答案,似乎還在冷冷的秋風裡,也寄望台灣人手中的選票,投出正確的選擇。(自由作家)民報111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