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罷工看華航(黃世澤)

華航機師工會無預警發動罷工,部分航班因此受到影響。

華航機師工會,以反對疲勞航班,維護飛安為理由,在農曆大年初四開始罷工。這場罷工或許有其道理,而罷工權也是公民權利。只不過,一開始就來一個無限期罷工,還是農曆新年期間,這肯定是十分之擾民,不單資方未必會讓步,相反地,民意反彈一來,日後機師和空服員都沒有爭取民眾支持罷工的空間。

筆者居德兩年,遇過幾次罷工,包括營運杜塞多夫市內公車、捷運和輕軌的Rheinbahn罷工兩次,去年底去瑞士公幹時,回德國途中德鐵(Deutsche Bahn)罷工一次。但筆者遇上的罷工,都是「警告性罷工」(Warnstreik),什麼叫警告性罷工,就是如果資方不協商,或拒絕要求,會先來一個經廣泛知會公眾,至少有廿四小時事前通知,而且只會持續數小時,或在繁忙時間結束後便提早終止服務的罷工。資方肯定有損失,民眾知道罷工的訴求,但有充足時間改變行程,擾民程度可以接受。

去年底德鐵那次警告性罷工,雖然只是繁忙時間罷工四小時,但由於德鐵網絡容量飽和,肯定整天都亂糟糟,筆者因此在看到德文傳媒報導後,立即改了車票,在巴塞爾多住一天,所以或有不懂德文旅客不知所措,但總體而言,德國人沒有埋怨工人,而最後資方也答應訴求,皆大歡喜。

華航這次罷工方式,我不知誰教他們的,既然交通部長都盡力協調,其實大年初四來一個十二小時罷工,或廿四小時罷工以作警告,如果警告性罷工後若干天仍然不肯返回談判桌,才來個大罷工,大家都能夠接受。至少旅客不買華航機票,或要求改簽,或延長行程,現在公眾對華航機師訴求未必充分了解,但公眾就感到十分之憤怒。

機師國際閱歷比一般人強,沒理由不知警告性罷工這歐洲慣用策略。這一回,華航輸、機師輸,贏的只有中資海南航空旗下的香港航空,誰人背後操作這件事,該查。

(作者是居德英籍時事評論員)自由時報021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