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缺電看「流氓式內政」(史宇政)

 

中國歷史學者劉仲敬在其著作《遠東的線索》中,談及民初曾任武漢大學校長,寫過「革命的外交」的周鯁生,主張「中國今日所需的不是紳士式外交,正是流氓式的外交」,「對於既存國際規則、慣例或條約的束縛,都要一概打破」,要「利用民眾勢力」,要「主動的、攻勢的」「遇事生風,小題大做」。也因此北伐到江西時,國民黨就躲在暗處鼓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做人肉盾牌去進擊九江租界,在英國採取挨打不還手後,前者就輕易地贏得該場不公正的戰鬥;但在濟南同樣的狀況,日本卻大開殺戒時,國民黨就躲在安全地帶消費著民眾的犧牲。在這種氛圍的推移下,如若有人質疑為何要專門犧牲別人,就會有立場鮮明之士跳出來斥責「正人君子」的冷血!

可嘆、可悲的是,當年的「流氓式外交」如今已演變成「流氓式內政」。像是缺電,國民黨不但沒有提出任何配套能源政策,依然只遵照「對於既存規則、慣例或法令的束縛,都要一概打破」,進而「利用民眾勢力」,藉公投進行「主動的、攻勢的」「遇事生風,小題大做」。但在被揭發連署做假,甚至出現高達上萬往生者後,曾任行政院長、副總統的國民黨主席不但不檢討自己,卻說中選會有通靈專家;其立院黨團更藉著交件數與實際收件數的差異大作文章。顯現國民黨只想執政,實際卻拼命在削弱政府的威信!這不是「流氓式內政」,還會是甚麼?

何以致之?首先,且看目前的中華民國政府,不但還是老蔣以五億人口架構的大政府,更在長期戒嚴一黨專政下,衍生出數以千計的子、孫單位與公司來豢養自己人,所以才會有今日所謂執政者可支配八千多職位的結果。飽嚐滋味的國民黨就是深刻瞭解其中奧妙,所以哪管如何與民為善,反倒大剌剌地表達要「重返執政」!2000年民進黨初嘗滋味,從此未見政府改造,反倒是2016年重返執政後,理所當然地全盤接受所有好處,顯見權力滋味的誘惑有多大!

其次,媒體沒有發揮公正第四權也是原因,因為許多媒體都已質變到很少就事論事,反倒變成立場鮮明的一方。只是媒體人應該要有自覺,二戰前就因為日本媒體不但縱容跋扈的少壯軍人,更極盡推波助瀾功力,最後將日本推向了戰爭!

但是,讓台灣政局敗壞的最重要原因,是民眾的怠惰。有如政論家范疇所言,台灣人是只負擔12%稅負,卻想享受45%福利的群組;選舉時只想選出包公與媽祖,以得以替我們解決所有事情。換句話說,台灣人總是不願自己負責,而是期待大政府能有大作為。像是享受低廉電價,卻不願負擔因環保而增加的成本;要銀行利息18%,年金改革則萬萬不可以!也因如此,才讓兩黨有機會得以不思改革,只要繼續以大政府架構來滿足民眾的奢想即可!

於今解決之道,就是民眾一定要覺醒,努力將台灣打造成一個公民社會,善盡自己的責任,更要積極有效地監督媒體與政黨,進而全力打破大政府架構,如此我們才有機會脫離政黨「流氓式內政」的敗壞!

(作者為資深廣告從業人員,台北市民)自由時報100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