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外看「口譯哥」事件 (英夫)

外交部長吳釗燮前辦公室主任,31歲的「口譯哥」趙怡翔被外派至駐美代表處擔任政治組長,引發藍營質疑資歷不足,被批評是「酬庸」,部份媒體更大作文章抨擊「破壞文官體制」,甚至連某位綠營重量議員都大力批評。

忠黨愛國的外交部

要知道外交部駐外單位的現況,不能不從歷史的演變談起。而在演變的過程中,我們海外僑民的感受甚深,甚至身歷其中,成為歷史的見證者。在政黨輪替前駐外單位是「黨國體系」,很多的人員資源都用在「監控僑民」,尤其注意「台獨份子」,他們的行為都要列案存檔,並回報國內。因此外交部人員都必須「忠黨愛國」(忠於國民黨在前、愛國在後),非我族類絶對進不去。美國僑民之間流傳這樣一段故事:

外交部長吳釗燮年輕的時候想要入外交部服務,曾經參加外交部的考試。考試分筆試及口試,筆試輕易過關,口試的主考官是姓錢的高官,只問吳釗燮「吳澧培是不是你的叔叔?」(當時的吳澧培已經是很大尾的台獨份子),確認兩人是叔姪關係後,就被淘汰出局。

政黨輪替前,外交部駐外單位是站在台僑的對立面,尤其是在美國,兩邊關係很緊張。「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是台灣駐美各地的外交單位,簡稱「經文處」。那時的台僑很團結,所組織的「台灣同鄉會」遍及全美各地,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為了分化台僑,經文處特意在全美各地組織「台灣同鄉聯誼會」對抗「台灣同鄉會」。

1979年12月台灣爆發「美麗島事件」,重量級的黨外人士幾乎全被捕入獄。幾天後一群台僑到洛杉磯「經文處」抗議,在大廳裡兩邊起衝突,當時台僑人多氣壯,經文處人員躲入辦公室時,用力關門壓傷一名同事的手。幾天後,經文處大廳與辦公室間建造一層厚厚的防彈玻璃,去辦事者只能在小孔中與辦事員溝通,中間的門也不見了。很諷刺的,這些「防台獨」的設施依舊存在。

後來,從一些報導及回憶錄得知,當時洛杉磯的抗爭事件,確實給「美麗島事件」的參與者及同情者很大的鼓勵。1982年「美麗島事件」中未被逮捕的黨外領袖康寧祥,來美巡迴演講並募款。在洛杉磯的募款餐會上,氣氛相當悲痛。最後的拍賣也是募款會的最高潮,是一幅謝里發的台灣農村油畫,我以3000美元標得。二天後朋友告訴我,經文處的劉處長正在調查及收集有關我的資料。

在2000年政黨輪替前,外交部完全由國民黨把持,執行「保衛國民黨政權」的組織。政黨輪替後至今,己經有相當程度的改善。以洛杉磯經文處處長為例,最近的幾位處長幾乎看不到政黨的色彩。可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冰凍三尺也不是短時間可以溶解。外交部內還有相當多的人員仍然是只「效忠國民黨」的大中國主義者,造成民進黨政府在執行政務上的阻力。駐外單位不比國內,他們是「天高皇帝遠」,很容易找理由不執行上級的命令。找個比喻,國內人民對「司法部門」很有意見,一直在推行司法改革。其實在國民黨時期遺留下來的「忠黨愛國」面相上,「外交部門」與「司法部門」有相似之處。

出奇制勝 不可墨守成規

趙怡翔的任命在國內受到藍營的評擊,但在國際上得到不少學者、官員的肯定。例如,美國在台協會政治組組長馬志安(Christian Marchant)與英國駐台記者史密斯皆表達力挺,美國智庫學者葛來儀(Bonnie Glaser)更進一步稱,對趙的攻擊毫無根據,台灣媒體在其中扮演了可恥的角色。可見趙的能力受到肯定,絕對可以勝任他的新職位。

這二年是台美外交上的重要時刻。川普上任後,挑起「美中貿易戰」,如今已經演變成美中全面對抗,中國已經成為美國最主要的敵人。這期間川普政府對台灣釋出很多善意,可是台灣並未積極回應,連我們的友人葉望輝都認為蔡政府太過保守。我們應該趁著這個歷史上難得的機會,推進台美間的關係,例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改名為「台灣代表處」、促成「蔡總統訪問美國」、簽訂「台美自由貿易協議」等。派專人來美國做這方面的工作是有必要的。

在這次地方選舉慘敗之後,民進黨一直在退縮,從吳音寧被拔到放行管中閔當台大校長,讓藍營吃到甜頭後乘勝追擊,「口譯哥」事件就是這樣被炒作起來。民進黨還要再退讓嗎?

吳部長已經堅決的表示,絕對不會收回趙怡翔的任命,我們百分之百的贊同。我們要進一步鼓勵吳部長,將來有必要時也一樣要出奇制勝,僑界就是你的後盾。

最後我們要鼓勵「口譯哥」,勇往直前努力為國家做事,用成績粉碎惡意的批評,讓你的支持者臉面有光。011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