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將軍武官看〈台灣保證法〉(雲程)

 

美國眾議院以四一四對○票,無異議通過〈台灣保證法〉,預料參議院也將通過。在中國瘋狂打壓台灣國際參與空間下,此舉意義重大。

台美關係從一九七九年後沉寂很長時間。一九九四年才有〈台灣政策檢討〉,讓翌年李登輝得以訪美。遺憾的是,之後又繼續不動。直到二○○二年,出現轉折。透過〈外交授權法〉,允許現任官員任職AIT、台北正副處長可進入外交部與總統府等八項政策。不久,美國派駐現役軍人到AIT安全合作組、聯絡事務組工作。而二○○五年,AIT公布新館計畫。

二○一八年起,台美關係飛快進展:在〈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外,更有大量提案在國會審議中,不僅具體補充〈台灣關係法〉,時機上更配合了AIT新館落成啟用。

〈台灣保證法〉除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軍售常態化、將台灣納入雙邊或多邊軍事演練外;最重要的是,授權總統派駐將級軍官到台北擔任武官。台北指的就是六日正式運作的AIT內湖新館,讓AIT未來具有實質大使館的地位;而將級軍官則與台灣駐美軍事代表團團長軍階相當。這豈是偶然?

戰後影響台灣政治發展,是佔領與冷戰兩大主軸。首先,台灣被盟軍佔領後開始政治重建;盟軍總部在一九四六年以〈SCAPIN 677〉將台灣割離日本管轄權範圍;原本應於對日和約確認台灣地位歸屬,卻因中國代表權與韓戰而延宕至今。其次,在冷戰時代,解決台灣問題的實際策略是:以中蘇分裂為契機,美國鼓勵中國融入國際社會──中共放棄輸出革命,則美中建交;若中國接受國際規則民主了,台灣地位便可透過「一中政策」來解決。

兩大主軸的交集是:台灣在美國鼓勵下,透過民主化走向自治。

美中建交頭二十年,雙方關係似按原先的設想發展──北京放鬆管制、發大財;美國賺錢、台灣民主。但二○一○年前後事態有轉變,中共試圖用「天下觀」重塑亞洲和世界秩序,不願韜光養晦。美國終於不再容忍中國的貪婪本質。近日國務院政策規劃署主任之「美中之爭是文明衝突」說,表明美中對峙遠非貿易爭端,而是鐵了心的中長期戰略轉換。

這幾年台美關係飛快進展,標誌著前述戰略轉換。顯然,台灣地位會順勢切斷「一中」,朝更加獨立自主的方向發展。戰後七十五年,台灣政治重建路途即將收束,答案絕非一國兩制。剩下的,只是白宮的時機判斷。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http://hoonting.blogspot.tw/)自由時報05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