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姚元潮事件」給蔡總統的國防改革建議 (曾淼泓)

0
806

如果美、中貿易戰升溫至雙方兵戎相見,中共調動局部兵力,並向台灣的高階中國軍官喊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後果會是如何?從此次的「姚元潮事件」,我的看法是:台灣麻煩了。

報載:台中市舉辦首屆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到中國強勢主導取消,衍生出前中華奧會官員姚元潮密告國際奧會,指控台灣民間推動「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事件。台灣社會「養老鼠咬布袋」時有所聞,今年更加離譜,其實,姚元潮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這個社會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姚元潮」,在做通風報信、自亂陣腳的歹代誌,傷害國家利益。

姚元潮究竟是誰?為何要這樣扯台灣人的後腿,損害國家的利益?他出身軍旅(又見黃埔),曾擔任上校翻譯官,退伍後在中華奧會,一待就是14年,長期擔任國際組長,這樣一個國家長期培養出來的人,卻做出傷害國家利益的事情,真的是國門不幸,才會出現這種出賣國家利益的「告密者」。

筆者從1976年到鳳山黃埔入伍,接受軍事教育到退伍,服務軍旅20多年,深感這種基礎教育的養成,會有此次事件,一點不意外,因為在整個20多年的軍旅身涯告訴我:「只有祖國中國、沒有台灣」。東亞青運這種事,不自精神面、思想面,拔除軍中的「中國心」,它還會不斷發生,「當一個國家的軍隊,把敵人當作朋友,那這個軍隊就亡了」。

蔡總統上任後的改革,對國軍的心防這塊,根本沒作。尤其要提醒的,台灣所發展的國防武器方向不離譜,惟武器再怎麼精良,使用武器的是台灣島的「中國軍」,這些職業軍官個個都是高手,平時深藏不露,吃香喝辣,在重要軍職充分卡位,惟在緊要的輸贏關頭,一定爭相出頭,站到中國的那一方,扮演「姚元潮」,跟中國站同隊。

對這些「中國軍」來說,這叫作「起義」,保護祖國中國,對幹台灣,義不容辭,不會因領台灣薪而有羞恥心,台灣人不想動「國防心防的改革」,那「姚元潮事件」將不斷的發生,讓台灣人一再的捶心肝,直到動手拔除。

真動手改革「中國軍」,台灣會否發生兵變?我從軍中來,深知軍中事,現在的軍中,尤其義務役的充員兵,受教育程度高,吃台灣米、喝台灣水,滿懷「台灣心」,沒問題的。重點在具指揮權的高階軍官,他們遠離「台灣魂」,擁抱中國心,具「台灣心」的基層對高階的「中國軍」雖是不滿,但改革的動作,沒有進來,大家只好跟著三十年前的郝柏村、現在的國防部長嚴德發,繼續高喊:「國軍是不保護台獨的」,心中無限咒罵蔡政府。

蔡英文的改革,在國防的心防上,是完全缺席。如果真動手,用力的自精神面、思想面,灌輸「台灣魂」,反而會把「中國心」逼離軍中,透過時間的清洗,全軍自動「台灣魂」。改革的治本在於心防,怎麼改?如何改?全部步驟如下:

步驟一:重塑台灣魂。全面更名三軍官校為福爾摩沙軍校(陸、海、空軍學院)。

步驟二:熟讀史明《台灣400年史》。自今年的軍校入伍生開始,人手一冊,取代以前莒光日晨讀的《領袖遺訓輯錄》、《三民主義》、《國父思想》等中國讀物;從入伍生開始的建軍教育,即建立軍校生本土觀念。

步驟三:深造教育加考《台灣400年史》。軍官的生涯規劃設計嚴謹,畢業任官須受初級班,要升上尉、少校須接受正規班教育,要升中、上校,須接受三軍大學陸、海、空院深造教育,要升上校、少將,須接受三軍大學的戰爭學院教育。

以上軍事學程之設計,各軍官在入學考試的本質學能測驗之外,設計加考一申論題:論史明之《台灣400年史》,佔入學分數比重的百分之40;再請史明歐吉桑擔任顧問,延聘台灣史專家李筱峰、薛化元等教授閱卷、評分,讓整個軍事教育結構內,強固台灣本土理念。

步驟四:重編軍歌及各官校校歌。陸軍軍歌歌詞內:「風雲起、山河動、黃埔建軍聲勢雄……」,台灣軍校跟廣州的黃埔建軍有何關係?修改更動之。陸軍官校校歌:「怒潮澎湃、黨旗揮舞、這是革命的黃埔、主義須貫徹、紀律末放鬆……」,以上黨旗揮舞是何黨之黨旗?後面歌詞又見黃埔,重新選拔具海洋風格的校歌。

步驟五:連根拔除中國風格的軍歌。從現編國軍文康預算中撥款,舉辦軍歌甄選及競賽,全面汰換中國式軍歌,聘請知名街頭運動歌詞、曲製作專家,如:王明哲、邱旭川等人,製作適合台灣海洋立國風格之軍歌。

步驟六:拆除營區內全部中國軍人銅像、改名中國軍人之大樓名稱,遷出圓山忠烈祠內之全部中國軍人神主牌位,返還其中國家人,並入祀「台灣魂」如:陳智雄、泰源起義諸烈士、鄭南榕等。

「改革」不是喊爽的,只有「改變」、「創新」才能讓台灣走出活路,【蔡英文+新潮流】你們在怕甚麼?民意如海嘯,你不主動擺平它,就等著被淹沒了。 (台灣獨立黨主席)民報0805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