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惠> 栽植葡萄心酸事

0
184

12 年前春天,剛剛搬到 OC 新家時,老友賴老師送來一棵一呎高葡萄幼苗。她告訴我,是黃綠色「臺灣霧峰」種的「香水」葡萄 ∼ 皮薄、肉質細緻、甜中帶著微酸(靠籽子的部份)、香味迷人(聞不到,入口方知)∼ 酒廠常用來釀 Muscat White Wine(白酒)。

老家鄰居,露西塔也送來另外一棵。她說,是紅酒 Concord 的原料,綠色-未熟,極酸;紫紅色-半成熟;深紫色- 完全成熟。濃郁香味充滿庭園,不必吃/光聞,即令人「飽又醉」。

次年春天才半架高,它們已經開花數串。盛夏八月,剛學會走路的小孫已跟阿嬤學會了 – 「精瑩剔透」的綠葡萄以及「深深紫藍」的紅葡萄才能入口的挑選原則。每天早晨隨著爸、媽上班途中,過來報到後就直衝後院,在整串葡萄裏細細看、粒粒挑(它們無法整串同時成熟),吃了還會吐子/皮,當天上午的點心吃了,也消磨掉不少的時間。

葡萄越長越大不搭架無處爬,為保護木頭及挪移方便,我自己設計,為它們的木架上白漆、穿上水泥黑桶馬靴,上端是葡萄架,架下釘個小「總鋪」與小桌子。就這樣,12年來,這小屋正是陪著「嬤孫」唱歌、畫圖、剪剪貼貼、吃點心、聽故事甚至在清涼南風下,與「愛麗絲」一同追逐小白兔去的好地方。

Concord的生命力較堅、抗病力強,這些年來不曾找過什麼麻煩,每年會準時獻出香味美食。

Muscat則問題有多多,超大綠金龜熊抱葡萄粒,再用吸管式的尖嘴插入熟果,即可茫茫醉醉一整天,除非你使筋將牠拔開,牠才驚覺危機在即、急著展翅想脫身!只要遭綠金龜「毒吻」之後,最「歡喜」的該是蒼蠅和迷你小甲蟲,隨著這小洞口也跟著享受一頓飽食,順便下蛋。不久就育出迷你小小小甲蟲 ∼ 隻隻列隊 / 閱兵從洞口離開已乾扁無汁果再另覓甜果與住居去。

最慘的是去年,以為全架將近500串應該會是大豐收,還有斑鳩來築巢、產卵、孵蛋、育幼。拍照/錄影,嬤孫倆樂不可支。不幸,多雨潮濕造成所有的一切全都發霉,慘狀有多重 你可知否?! ∼ 連龜甲蟲 、蒼蠅都不聞不問 ∼ 心痛的我也只好提前將它們剪除清架。

為了不讓傷心事一再發生,從網路裏去探究 ∼ 經葡萄達人的一席話,我終於真正親自體會到「有捨才有得」。原來就是大盛產、太茂密造成擋陽光、空氣不流通導至霉菌滋生 – 可見疏果、修枝剪葉非常重要!

今年又是盛產,謹記葡萄達人的教誨並如法泡製 – 修剪/疏果 – 整整修掉三分之二,再以十串代價相許的朋友送來的鳳梨酵素每兩週噴、澆一次,心想:這下可是「妥當」啦!開始計劃「葡萄成熟時」來個 Home Party 。

哪知 ∼ 幾波「聖塔安娜」熱浪來襲(到處傳來火燒山),約 半數從此疲軟不長,最後掉落一地,每天一小畚斗在丟;也有一些直接變成葡萄乾還黏在果串,懸在架上。啊!真是捶心肝,又是個計劃不及變化的可怕,老天爺真的愛開玩笑!!

架上所剩不到30串,還要應付夜間不恕之客 – 果貍白鼻心的「午夜趴」及白天小鳥的搶食。送酵素的友人知情之後也同情這「壞年冬」的窘境,自動降價「五串」就 OK ,其他就帳記牆壁。我答應暫時再加十串 Concord 紅葡萄交換,她答應了 – even 她較希望是 Muscat 白葡萄,因為她知道:Concord 聞起來比吃起來香,但,Muscat 是吃起來勝過用聞的。不過,愛濃香 / 酸味的人還是會選擇 Concord!!

不論豐收或欠收,可愛的它們已陪我走過12「冬」,未來還能陪我多少個「寒暑」? 在此祝福各位也祝福我自己啦!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