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惠:白恐陰魂與我<5>

0
1575

高二上學期期末考其間 教務長召喚要與我會晤。在辦公室 她仍現出招牌笑容「慈眉善目」;她先虛寒問暖也想瞭解我倆姐妹與她帶來的「柯」小姐相處是否融洽,進而告訴我  她的幼兒園有個小班老師的懸缺  欲徵詢我的意願,同時明示 :只要有一年以上幼兒園工作的資歷 畢業後就可報考師專夜校 ,未來還有機會取得公立小學教員一職。

這到底是隨心「風」還是即時「雨」?在我正為長得不夠「花瓶」相,捧不起銀行界的「金飯碗」而萌生「轉換跑道」之際 有如「上帝」在我不幸被關掉一道門時馬上為我開啟了另一扇窗 ∼ 轉入教育界 換個「鐵飯碗」也不賴 ∼ 我這麼安慰自己。

下了新目標(決心既定),我接受了教育長幼兒園的幼教工作。在無人事 沒靠山 缺背景的「現實」這是個大好機會,再說薪資也可多得 $100 多。  ~  明知山有虎 偏往虎山行 ~  夜校裏早有傳聞  :教務長在  228 白恐時期是抓「匪諜」高手的女強人也因此獲得許多「獎金」。難道她是為了眼線  ~  之前先送來一個「同居人」,現在帶我到她學校  豈不更加方便監視 ?反正我清清白白 對政治也沒興趣,只是萬般狐疑 ~  難道做這份工作她們還可繼續有「好康 e  外路仔」?

除了要顧及高職夜校結業證書也要開始溫習師專夜校入學考試的各個科目。不考「英文」是好消息 但「數學」是我的最「弱」。大我 20歲的大姐疼我與母親無異,她為我找來醫院裏同事的老公 – 劉老師(他是某高中和補習班的數學權威)做個別指導 ~  每週一次、每次一小時,預計一年多的準備應該措措有餘。他的「圖解」點破教學法 清晰有趣 使我「茅塞頓開」,開竅 後興趣跟著來 ,有了興趣 就喜歡多作習題 ,熟能生巧  ~  所有的「結」就漸漸地解開,成績自然突飛猛進 ~  師生的成就感  當不在話下 !

老師是由單親(母歿)撫養 違建  貧戶出身,知道我也是貧寒苦讀者 加上大姐與師母交情匪淺,他們怎麼都不肯收取「補習」費,大姐叫我寬心 她會設法送禮致謝 。

這年的除夕回家倆姐妹變成三人行,「柯」吃過年夜飯先行搭上夜車回臺北。看到妹妹和姪女(大哥的女兒)都十七八 長大成熟 凡事不再吵架爭寵,雖非好到無話不談 倒也相安無事。已過雙十年華的我終於不必再保管三天「壓歲錢」,多少可以包個「回饋紅包」給父母。

計劃趕不上變化,我與父母談到從「金」飯碗的夢想改為「鐵」飯碗的心路歷程,順便撒嬌的怪罪他們沒將我生成「美女」~  單鳳小眼無法神靈活現。富含「哲理」思想的阿母說 :雙眼既無斜/瞎、鼻樑沒歪/斷、雙唇完好無兔裂,我們沒有對不起妳嘍  !阿爸更厲害 他說 :要雙眼皮 嗎?保證不超過五年就會雙起來,再老些還會成三、額頭也會有更多數不完的雙嘞 !做人啊「心」肝良善贏過「臉」模仔媠哦 !大家聽完都笑出淚水、笑到肚子痛。我確實無法接招 反而佩服得五體投地 !
為了年初二能與出嫁的姐姐聚聚,年初三午餐後才暫別父母再回臺北(戴著鋼盔向前衝)繼續奮鬥打拼,一步一腳印 豈能有任何閃失。媽媽依依不捨送我到車站,看到公路車遠遠的駛來,她抓住我的手 塞進一堆鈔票說 :「哇嘎拎老爸干訥收紅套仔,「錢」妳紮嘞用  出外嘎己身體對愛顧唬好 ⋯⋯⋯⋯ 。」車上沿路拭淚,才離家就開始想家。我告訴自己要更努力,成功定要回鄉教學 守住陽光 守住父母 。
回到臺北 才踏入宿舍警衛室,一群人嘰嘰喳喳談論著 ⋯⋯⋯⋯  「鬼影幢幢」,位置就在我們租賃的值班室二樓及門口正前方 百年大榕樹後面的蓮花池畔 ~~~
~   待續   ~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