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惠>護家園<1>

0
1969

< 1>

曾幾何時,這個小而溫馨、平靜的小村落出現了重大變化。

距離我的住處不遠的地方,那條 V 型底,大小不一、菱菱角角的石塊緊排兩側的防洪壕溝岸邊,那座待售韓國商人所擁有兩樓蓋的辦公樓後面,遷入兩家遊民。

西邊是一家撐著暗沈素色的帳篷,篷邊還有兩部「鐵馬」和不知那裡撿來的一桌兩椅,一隻與人一樣大小、斜戴著帽子的玩具棕熊就背靠辦公樓水泥圍牆,挺拔瀟灑的坐在桌子上。一對輕巧瘦瘦的年輕男女不定時的出現,有如海豚般的牆裏牆外跳進跳出。夜初,帳篷中還常會透著手電筒晃動的光影,小燈的明滅似乎也讓你清楚他們是醒是睡。

東邊一個微胖不修邊幅看似潦倒的中年「羅漢腳仔」,大包小包塑膠袋靠放在牆腳。沒帳篷沒桌椅,標準的「餐風露宿」。黃昏帶著晚餐進來,餐後不是靠牆坐著就是睡在那張破破髒髒的單人小床墊,清晨留下垃圾暫時離開。(所以垃圾越積越多髒亂不堪)

很明顯的,他們應該是失業或極低收入、經濟困難及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這是我們村民進出三大巷口的門面之一,村民看在眼裏苦在心裏,不知要如何辦 ?

聽說,原來他們是群居在公園裏(就在大樓正對面),市府警局強而有力的掃蕩驅逐。不到半年溝邊陸陸續續擁進了四座五顏六色、破破爛爛的帳篷,雜亂的情況日趨嚴重 ~ 溝岸邊擦澡換衣褲、刷牙漱口是家常便飯,「水肥」入溝更不足為奇。

半夜孩子哭鬧同居伴侶吼叫吵架,甚至為爭地盤溝邊秀出全五行大打出手,搞得污煙瘴氣。

挨著溝邊那排居民所種伸出圍籬的水果,都被這些遊民搜刮得清潔溜溜。實境秀、悪臭味 ⋯⋯⋯⋯ 他們可以說是「重災區」。

村民忍耐有限,受害最嚴重的那兩家的女主人凱莃和韓麗亞達終於站了出來,挨家挨戶尋求聯署準備向市政府陳情、要求解決。《 待續 》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