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惠>美國果貍Possum

0
3583

辛辛又苦苦,望了咯再望,農夫(婦)「開心」的季節也正是最「頭痛」的時刻。

不先通知、更免預約的夜行者 / 不速客 –   possum 靠著那對有如安裝著「紅外線」炯炯有神 /明亮圓溜溜的雙眼,縱使在暗淡之夜,牠也能靠著那粉紅 / 深具超強嗅覺的迷你小小、形狀像豬鼻的鼻孔來引導,去找到「滴粒嗅」的果子 – 不曾走錯方向 / 爬錯樹叢 / 摘錯果粒   /   百發百中。

長相嚇人似巨鼠、尾力堅韌如鋼索,不論攀爬多高、多陡,緊緊勾住枝 / 幹,與電力公司上下電線桿的技工一樣,穩健平安、不急不緩的上上下下。靠這它還能在窄窄圍牆頂端的高速夜行動物道路,去平衡牠們胖嘟嘟的身體,來去自如,行徑中,不至於摔到地上。

靠著它,還能懸著肥重且倒掛的身軀,用著酷似人類的迷妳小手,利落的採果、剝食、吐皮、吐子 – 當然牠才不 Care ,第二天被發現樹下有多麼的髒亂!你清掃得再乾淨,當晚,夜幕低垂之後,牠還是靜悄悄、不知廉恥的繼續來做「紅貢獅」不速客 – 直到果期結束。

多汁成熟的水果是牠們的最愛,穀物也吃,這些都找不到 時 ∼ 小雞、雞蛋、蟋蟀(你抓不到,牠卻易如反掌。)蜘蛛、小老鼠都是裹腹之寶 – 牠們是雜食性動物。

牠們是多胎( 每胎生產 2 ∼ 6 隻)哺乳動物。母親懷胎需要三個月,小 Possum 剛出生時,全身無毛、粉紅色,小如蜂鳥,很像袋鼠寶寶,躲在媽媽的肚兜裏吸奶、保暖、保安、保全。當牠們年滿週歲,已成熟足以受孕育幼,每年五到八月是牠們「弄璋 / 弄瓦」最熱門時分。壽命平均 15 。

看到這裏,不知你的「雞皮疙瘩」起多高?相信,你也是不歡迎如此這般的夜客來訪吧!0729-2016

我被牠們「騷擾」多年了,損失一年慘過一年,左鄰右舍只能相互「吐苦水」,好像也拿不出好辦法來對付,” Tylenol ” (頭痛藥)是幫不了忙的。

前天中午,Yoko 在電話中聽到此事,立刻特地送來一個特大捕獸籠(一般捕鼠籠的六倍大)。
原來,她的園裏受災更慘重,因為她的果菜園是我家的六倍大。她懷疑牠們的「窩」就近在自己的後院果菜園裏。她說,這裏買不到這種捕獸籠,女兒(小學特教班助理教師)特別從芝加哥郵購、寄過來的。女兒一再叮嚀:「勿殺生」,野放遠距山區 – 每抓到,就放生同一區,切「勿拆散」牠們需要相互依賴 / 照顧的「家庭」 -。

我同意她家小姐的說法,因為我聽過一個真實的故事:

有個華裔「歐吉桑」用捕獸籠抓到一隻 Possum , 拿去問警察先生 :該怎麼處理牠?

以下是他倆的簡單對話:

警:你何時抓到?

歐:兩天前。

警:你有給牠食物?

歐:沒。

警:給牠水喝?

歐:沒。

警察向他要駕照看,然後取出罰單本。邊抄邊說:這是你的罰單 ∼ 虐待動物!!

「歐吉桑」內心很「不爽」,真的是有夠「衰」。摸摸鼻子,只能接單 / 花錢消災!!

我告訴 Yoko ,倘若我抓到,可否幫我帶去和她家抓到的那堆Possum 去做鄰居 / 結親家?她一口答應。(今年她已抓到十隻了)這是我在籠裏放些香葡萄捉到的第一隻,看牠那對無辜的眼神,很不忍,但也不得不處理。

對家裏養狗的我而言,那是更得要驅除的「東西」。因為,牠們身上常帶有許許多多不明的細菌,萬一被咬,肯定會傳染給小狗 – 尤其是可怕的「瘋狗症」- 這也是政府「防疫中心」每兩年一定檢查一次,看看是否完成了「狂犬病」預防針的注射的主要原因。( 為了避免「其他病症」感染,其實,有些預防針最好是每「半年」注射一次。尤其,想參與狗活動、寄宿狗旅社,這些都是必備,否則他們是不接受的。)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