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與彭斯 (鄒景雯)

0
755

蔡英文總統的代表,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昨天在亞太經合會議(APEC)的場合與美國副總統彭斯會晤了。兩人坐下對話的畫面呈現在國人面前時,事實上不僅公開揭示了台灣戰略地位的應時崛起,同時也已正式排上了實作的議程。

台灣等待這一天,可以說將近半世紀之久,一九七二年尼克森推開中國的大門,著手美中關係正常化開始,二○○一年進一步把中國引進世界貿易組織(WTO)至今,這麼漫長的時間裡,美國的政治菁英始終深信可以藉由對外開放與經濟發展來「和平演變」中國,其中一個與台灣有關、非常重要的假設是,如果中國有一天能夠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就如歐洲等大國,那麼兩岸之間是統、是獨,相對來說,實不關緊要。在這個一向以中國為中心的交往政策下,除了軍事安全需要,台灣無足輕重的地位可想而知,歷任政府對美工作的辛苦,是跨越藍綠的共識。

川普上台後振臂疾呼所進行的戰略改變,兩年來已經發生了多起驚天動地的大事。二○一七年底發布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總結川普一再的示警,正式將中國定義為:企圖改變現狀的修正主義國家,因此不再是戰略夥伴,而是戰略上的競爭對手。美國貿易代表署在今年初向國會提出報告,進一步直言:支持中國加入WTO是個錯誤的決定,中國非但沒有進行市場化改革,反而威脅世界貿易體系。在這兩大基軸下,美國發動了對中國一系列的反擊與報復,十月四日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可以說是對台灣與中國在美國新視角下的不同角色,做了最清晰的政策宣告。這整個演變,其實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當中國沒朝著民主化、市場化的劇本走,甚至企圖與美爭鋒稱霸的當下,台灣的存在瞬間成為關鍵。

在美國的印太戰略之中,不只是將印度納入,增加其抗衡的分量,美中在區域內的競合,促使美國必得與各國強化結盟合作,APEC這個場域本來就是個推動自由原則的現成平台,台灣在此活動,順勢與美國的戰略宣達者彭斯交換意見,將不單純是象徵作用而已。

台灣這次由張忠謀為代表,還有一層重要意義,舊冷戰時代,傳統的霸權對決,主要在軍事,兼而在經濟;當今的新冷戰來臨,壓制與勝負的要害在半導體,這也是川普念茲在茲的中國製造二○二五計畫必須終止。台灣由半導體先驅率隊出場,意味著台美兩國今後更大的想像空間。

台灣長期被中國封鎖於國際之外,造成國民普遍對於世界現實政治的陌生,相信很多人看到張忠謀與彭斯進行雙邊會談,不覺得是什麼意思,甚至無感都說不定。對於一個向正常國家邁進的集體來說,這是十分可惜的事。因此贅言一二,提醒向外觀看的必要。自由時報111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