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與強生聯手抗左的天意(曹長青)

曹長青

 

川普總統上台前,且不提全球左派,即使在美國保守派內部都引起前所未有的巨大爭議,有相當一批強勢、老牌的傳統共和黨人不支持川普。但令無數人目瞪口呆的是,川普上任不到三年,大刀闊斧改革,不僅在國內政策上一一兌現幾乎所有選舉諾言,甚至做的比說的更多,成為美國歷史上罕見的現象;而且在國際事務、對外關係上展示了美國政壇前所未有的強勢態度,在消滅伊斯蘭國(已基本被剷除)、制約北韓核武、遏阻中共一帶一路全球擴張、跟中國打貿易戰等等方面,都清晰明確地展示了美國維護世界秩序、公平商業競爭的決心。

有了川普這樣強勢的美國總統,已是自由世界的幸運,現又可謂雙喜臨門,英國產生了強勢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也譯為 約翰遜,強森),他被譽為「英國的川普」,可想而知,他與川普的理念、政策等之接近。

英美有特殊的盟友傳統,美國的獨立革命雖是脫離英國而建國,但在基本理念上,美國是站在英國思想的肩膀上。從英國的《大憲章》(君主立憲,強調憲法政治)到洛克的人之三大權利(生命,自由,私有財產權),都是美國《獨立宣言》和《憲法》的價值根基。美國立國之本的原則,基本是從英國搬過來的;美國的建國先賢,全都熟讀、領會了英國主要思想家的巨著。所以可以說,沒有英國的思想根基,就沒有今天的美國。

雷根與柴契爾聯手的偉大貢獻

而且從二戰以來,英美一直是緊密聯盟(並肩打贏了二戰)。尤其在對抗共產蘇聯的時代,無論是天意,還是上帝的揀選,英國出現了保守黨首相柴契爾夫人,同時期美國出現了強調道德信仰、力推資本主義的保守派總統雷根。他們兩位聯手,對外抗衡紅色蘇聯,最後促使蘇聯解體,打贏了冷戰;對內雙雙打敗左派政黨,推動經濟革命,走向減稅、市場經濟、民營化的推崇個體主義價值的方向。

如果不信上帝之手,那麼柴契爾、雷根的聯手,就是一次精彩的巧合、偶然——因為英美兩國元首同時趕上保守派就不容易,而兩位又都是各自政黨內罕見的傑出領袖:理念真正清晰、堅持原則、敢於行動。在自由經濟的立場上,柴契爾比雷根更堅定。當時英國的左派勢力遠大於美國的;柴契爾首相用了更大的勇氣和努力才擊敗了左派工會勢力和工黨,為市場經濟和保守主義陣營做出了沒有其他政治領袖可匹敵的貢獻。柴契爾夫人還領導英國打贏了福克蘭群島(馬島)之戰,保衛了英國主權,並促使了阿根廷強人政權垮台,阿國走向民主。在這一點上她的勇敢和政治判斷力也都超過了雷根(戰前雷根對馬島之戰不贊成,擔心打不贏)。

柴契爾夫人與雷根總統聯手打贏冷戰,促使蘇聯解體,東歐共產國家紛紛垮台,極大改變了世界的地緣政治,推動了全球民主!對內兩人都打敗了左派勢力,促使了英美兩大國的繁榮,為世界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所以說,八十年代柴契爾和雷根的同時崛起與合作,是一個造福人類的奇蹟。

當代政治的第二個奇蹟

今天,當代政治的第二個奇蹟正在我們眼前發生,這就是美國出現了「第二個雷根」川普,英國出現了「第二個柴契爾」(雖然不是夫人)強生。

執政不到三年,川普的改革幅度和決心(更有成就)甚至被認為已經超過雷根。而在此刻登上英國首相位置的強生,其多年的理念和決心,無法不令人想到柴契爾夫人,和八十年代那場奇蹟般的英美聯手。

在當代政治領袖中,最能寫作、作品最多的是英國首相邱吉爾,他甚至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沒再給他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簡直是超級荒謬)。邱吉爾從政之前是戰地記者,涉獵廣泛,勤於筆耕。而今天的英國新首相可謂邱吉爾的傳人。強生也是記者出身,後擔任英國大報的專欄作家,從八十年代末開始,寫到今年7月他當選保守黨領袖,直到出任首相。

當今世界任何其它國家領袖,都沒有像強生這樣大量撰寫關於世界各種事件的評論,對所有的政治、經濟、文化議題都非常清晰。我大致瀏覽了強生在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從2004年至2019年7月的專欄目錄和主要文章,發現他像大多數大報的專欄作家一樣,甚麼都寫,甚麼都評,從歐盟到美國,從中國到日本,從伊斯蘭頭罩到猶太人小帽,從歐巴馬到希拉蕊,等等等等。文字之多,不僅在英國,可能在全球範圍的政治領袖圈,也僅排在邱吉爾之後。

從強生的文字可看出,他是一個保守主義者,強調減稅、小政府、民營化等,厭惡左派。希拉蕊選總統時,他在專欄中批評她是「精神病院虐待人的護士」,還稱歐巴馬為「半個肯亞人」、對英國有「源自祖先的厭惡感」。現在強生上台立刻就強烈推動英國脫離歐盟,也絕不是空穴來風或順應保守派勢頭,而是早有思想脈絡可尋;他不僅在柴契爾夫人時代就厭惡歐盟,而且在去年的專欄中疾呼:是站起來反抗歐盟惡霸的時候了!

崇拜邱吉爾,為他寫傳記

強生不僅是從記者開始然後從政,在勤於筆耕等方面與邱吉爾相似,更重要的是,他把邱吉爾視為人生導師和楷模。在全世界人物傳記中,除了耶穌傳,最多的是拿破崙傳,然後就是邱吉爾,截至2015年(他去世50週年)就有1663本(詳見我2010年的書評〈擦去邱吉爾頭上的鳥屎〉)。即使已經有了那麼多的邱吉爾傳記,強生又寫了一本邱吉爾傳,可見他對這位英國前首相的推崇和鍾愛。

在川普總統重建偉大美國、領導自由世界對抗伊斯蘭主義和共產中國之際,英國有了同樣保守派陣營的強生首相,這很像當年美國雷根與英國柴契爾聯手,英美又一代保守派領袖如轉世般「生而逢時」。這不僅帶有傳奇和屬靈意味,更是現實層面的自由世界的幸運!

八十年代雷根與柴契爾聯手,打贏了冷戰,重創西方左派,重振保守主義,恢復世界秩序。今天川普與強生聯手,對抗極端伊斯蘭主義和共產中國、制約北韓、力挫西方來勢洶洶的左派勢力,真可謂歷史重現。這是天意,還是人為?或許真如信仰者所說,這是「上帝的揀選!」無論你是否相信,這是一個帶著天意的政治新景觀,它會給世界帶來怎樣的變化令人充滿期待。09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