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應該急流勇退(洪博學)

這幾天,我一直思考一個問題,政治人物的自信是甚麼?應該堅持甚麼?或者不應該堅持甚麼?

我曾經拜訪過位於維吉尼亞北部,費爾法克斯的「維農山莊」,這裡過去是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的故居,現在改為博物館,華盛頓是美國建國之父,其中一員,1793年,擔任八年兩任的總統之後,華盛頓堅定拒絕連任,並不是華盛頓擔心選不上,或者無法處理政事,而是他不想持續擁有權力,當華盛頓決定離開白宮時,問了幕僚長說,「我可以把我坐的椅子,帶走作為紀念嗎」?幕僚長說,「當然可以」,於是,華盛頓帶著椅子,瀟灑地騎著馬,沿著波多馬克河,回到維農山莊,華盛頓離開白宮時,只帶走一件物品,那張象徵權力中心的椅子,這張椅子還有一個故事,當大憲法簽署時,佛蘭克林剛簽完字,一道陽光從窗外射進來,把椅子照的光亮,佛蘭克林說,「希望這道光是晨曦」,現在,大江滔滔,人物已非,只剩椅子安靜地擺在大廳,成為博物館最不起眼的物件,彷彿訴說著權力更替的故事。

再偉大的英雄,也逃不過歲月的折磨,華盛頓放下權力的故事,卻永遠讓人懷念,權力這種東西,也是如此,他既是春藥,也是令人狂妄的毒藥,沒有良好的品德和自我克制,很難不被權力折磨,政治人物能夠看淡,看輕權力,才不會陷入其中,變成權力的奴隸,甚至變成權力的受害者,多數的政治人物,大部分是風雲變動,因緣際會的產物,因為潮浪而起,更要懂得急流勇退。

後民主時代,是一個民粹當道的時代,政治粉絲因為苦悶,所以走入瘋狂,失去理智,很多民主國家表現皆是如此,但是,被粉絲簇擁的政客,必須保持清醒,以免失去理性,幹下失去民心的政策,不只人民受害,終究自己也成為受害者,看看委內瑞拉,

貧困和飢餓,嚴重的貧富差距,創造了主張實施社會主義烏托邦的查維斯,一時之間,查粉所到,萬人空巷,呼喊勝利口號,把查維斯拱成委內瑞拉救世主,彌賽亞,但是,這場烏托邦夢境不過10年,現在的繼承者馬杜羅,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他接續查維斯政策,不敢改變分毫,一場社會主義編織的盛宴,最後卻是經濟崩盤,國破家亡,數百萬難民逃離國境,國不成國,馬杜羅下場如何?已經可以預見。

無法善用手中權力,權力變成傷人自傷的兩面刀,無須看委內瑞拉,數度修改民主憲法,讓自己擁有權力致死的蔣介石,至今過大於功,歷史對他評價負面多於正面。

小英陷入「塔西佗」陷阱

寫這些故事,剛好是民進黨英賴登記初選,爭議登場的時間,眼看時間一延再延,綠營選民焦慮可以想像,4月21日,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最新的民調結果,賴支持度49.9大勝小英27.7,小英施政滿意度34.6,不滿意度53.2,這個數字不滿意度,幾近高於滿意度20 %,印證了一件事,小英已經陷入政治的「塔西佗

」陷阱,就算再讓小英撿到幾支槍,嗆辣中國,民調反彈時間很短暫,也無法使民調攀高,陷阱其實是泥淖,老馬晚期執政也是如此,落入泥淖,這是很可怕的現象,原因很簡單,這個世界的政治選民,以非理性較多,當一個政治人物被討厭,短時間想要扳回好印象,並不容易,居於這個理論,即便拖到5月底,小英民調上升可能性並不高,這裡我必須說,陷入「塔西佗陷阱」非小英之罪,即便很多政策作法,非小英所為,但是既然是最後拍板人,總統當然也要概括承受。

蘇貞昌上任以來,施政滿意度44.3不滿意40.9,兩者差距不大,就比較正常,另外的調查是總統選舉支持度,如果是賴對上韓,賴的支持度46.7高於韓的41.7,差距5個百分點,還在誤差範圍內,如果是偏藍營的民調,因為機構效應,韓勝賴的差距,也在誤差範圍,證明一件事,藍綠兩黨只有賴和韓上場,才可以一拚,即便是郭董取代老韓,賴支持度仍然在郭董之上。

假設是三人角逐,韓,柯,英三人登場,支持度方面,35.8支持韓,27.9支持柯,27.5支持英,如果換成韓,柯,賴登場,局面就改變了,賴支持度33.2,韓支持度31.1,柯支持度27.8。

從三月開始,有關總統候選人民調,已經出爐至少6種機構民調,但是,沒有一個民調是小英支持度最高,或許民調是死的,但是,誰又可以讓人心復活呢?我決定寫這篇文章,不只是看到民調結果,也看到小英正在失去信心,因為缺乏信心,以至於說話的邏輯也偏差了,一個有信心的總統,不應該擔心輸掉初選,也不應該擔心團結的問題,如果初選是民主國家政黨的制度,那麼依照規定進行即可,也可以免於有心人見縫插針。

所謂「大位不可智取」,這裡要說一個波斯王大流士的故事。

公元前525年,大流士眼看國家崩潰,民不聊生,於是找到6位貴族弟兄,號召人民,揭竿起義,推翻前朝,重新統一王國,7個有功者都想當王,於是大流士出了一個主意,7個人一起騎馬,只要是看到日出,誰的馬匹坐騎先叫出聲音,那人就是王,其實,馬匹絕不會看到日出就出聲音,但是,看到母馬肯定會發出聲音,於是,大流士在比賽前,先叫家人把一隻母馬帶到一個位置,當7人開始奔跑的時候,從夜晚跑到日出,果然,大流士的馬看到母馬出現,就先叫出聲音了,大流士終於贏來王座。

這是封建王朝的政治規則,智者為王,但是,民主時代,已經不來這一套,民意所歸,比智取大位更重要。

中華民國憲法並未規定總統必須連任,所以,連任不是現任者任務,在老共侵吞台灣野心昭然時刻,抵抗紅色中國,捨我其誰,定下這個決定,固然需要勇氣,但是,鼓勵同志,發現更優秀戰將,才是美德,最後還是一句話,「美好的戰爭我已打過」,悠然轉身留下美好的背影,才是小英應該考慮的,至於四年執政的功過,也只好留給後人論說了。

2016年,支持小英登上大位的台派人士,依然是台派人士,還記得有四位大老,愛台灣勝過愛小英,期盼小英急流勇退,那種心情,絕不是一己之私,因為科學民調,甚至市場小民訪談,都顯示小英無法在2020年勝利,個人輸了,就輸了,揮一揮衣袖而已,但是,這一場選舉,對台灣太重要,台灣真的輸不起。民報042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