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奢談誠信 (蕭東賢)

阿來與阿材兩位好友講好,過完年要一起搭遊艇到地中海旅遊,誰知年底前來了一場暴風雨造成滿目蒼夷。阿來對阿材說我不去了,有很多事情我必須處理,也有許多親朋好友需我幫忙,這對我比去旅遊更重要。阿材頓時大怒,罵阿來說:沒有誠信,我都已經等這麽久了,你怎麽可以改變我們已經講好的!

我這個比喻可能不是百分之百恰當,但我是這樣地瞭解我們的蔡總統。1124 九合一選舉的慘敗是一個關鍵事件。我在12月11日的文章裏把1124 敗選後的局勢定調為:大局已經改變。

賴醫師承認在1124 前說過不會參與民進黨的初選。他眼巴巴地看見大局的改變後,他的信心開始劇烈動搖,當他在輔選郭國文時,與基層直接接觸時發現綠營基層的真實感受後,終於做出參選的決定。這不只是我個人觀察的感受,賴醫師自己也如此解釋。

司法程序中有一個叫重審。一個案件已經有了終局的判決後,輸方或檢方發現以前不知道的證據時,可以聲請再審。對方當然不能以誠信的理由來抗辯,更不能說終審的判決你都已經接受了。民進黨高層說當時的初選制度的制定完全是基於沒有人會出來競爭初選,我真不知他們如何能自圓其說,那爲什麽不乾脆徵召蔡總統就好?是怕國民黨笑說徵召不民主嗎?那現在出來這樣解釋,不是更可笑嗎!

一個政治人物對理念與價值不應改變,改變了就是不堅持原則,不堅持原則的政治家就是人格有問題。但因局勢的改變,做法是可以改變的,就像一個作戰計劃,必須隨著天侯而修改,或者因取得新的情資,原來進攻A點改成進攻B點,或者甚至放棄整個進攻計劃。其實不堅守理念與價值不是政治人物更大的誠信問題嗎?

一個政治人物答應他的選民要做的事沒有做,是嚴重的誠信問題。因爲選民選他時已產生已契約的義務與責任。選民蔡總統在就職演説所答應做的事情大家都可以背,因爲都是大家最關心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司法改革,轉型正義,與阿扁的特赦。司法改革幾乎沒有做,我自己是法律人,非常關心。轉型正義,三年來成效有限,不及格。我發現蔡總統用的人都不是有心在司法改革或轉型正義,那個邱太三不是最好的證明嗎?她後來又答應了賴院長及綠營的大老們說她在適當的時間會特赦阿扁,但三年來我們沒看到任何動作。我對這樣的態度很不屑,對的就是對的,那裏有什麽時機適當不適當?做事情難道不能做得光明正大,挺胸擡頭嗎?結果三年沒有處理,這是不是很嚴重的誠信問題嗎?所有的選民都有權去責備蔡總統,包含那麽多的海外鄉親,他們出錢出力。

現在傳得風風雨雨的退黨參選或蔡柯配,我不敢相信蔡總統真的有這樣説過,但很多媒體人都説是真的。假使是真的,不管將來做了沒,有那樣的動機,蔡總統對所有的民進黨人有誠信嗎?蔡英文與民進黨的關係當然是契約的關係。不幫助民進黨推出的臺北市候選人姚文智而暗地幫忙柯文哲,這不是誠信有問題嗎?老實講,我認爲最沒有資格以誠信來批評別人的應該是蔡總統本人。她自己怎麽有臉說:“作爲一個政治人物,要領導國家,要承擔責任,其實誠信是最基本的條件”。

我過去曾仔細地觀察賴醫師的做事爲人,我曾經評論賴醫師的參選是看到了更高的價值,而且我用了亞里士多德的例子説明亞里士多德不是不尊敬他的老師,他是看到了真理比起尊敬老師是更高的價值。所以我説,賴的參選是“超越的,不是為他個人的利益”。

觀察這次的民進黨初選,蔡賴雙方是很lopsided。蔡是現任的總統,擁有民進黨及政府巨大的資源,她很容易可以製造網紅;而賴什麽都沒有,憑的僅是他過去給人的印象,簡直是小大衛對抗歌利亞。四月十五日的法治時報刊登說:【媒體報導「政經看民視」即將「收攤」,據透露,「收攤指令」來自林崑海的「人馬」(盈愷公司)在傳達,而該指令的最大心願則是發自「小英」。】查林崑海是三立電視台的董事長。爲何要讓「政經看民視」收攤?理由是這個節目一直是很中立地及很嚴厲地批評蔡總統。法治時報刊登的應該不會是假消息吧。你看蔡總統有這麽讓人可畏的資源供她使用指揮。那種暗黑的手法,令人不寒而慄。請問會這樣做的人還有資格講什麽誠信嗎?(南加台僑)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