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泰和的故事

0
129391
王泰和(右二 )與彭明敏等人合照。

維護台灣人權 推動建國

畢生致力於人權與台灣獨立運動的王泰和先生

王泰和,本名王廷宜,1941年9月14日出生於高雄大樹鄉九曲堂,後遷居至大樹鄉小坪頂,這裡地屬自來水區,非常偏僻,王家人在此從事開墾的工作。在這個到隔壁鄰居家要走五分鐘,上小學到學校要走五十分鐘的山區小村莊,王泰和度過一段無憂無慮的童年生涯。

回想起小時候的趣事,王泰和指出,當時常隨家中工人滿山亂竄,或者用蜂蜜糖罐抓猴子,或用煙燻抓兔子般大的山鼠,有時候也抓蛇。 加上家裡飼養近百隻羊,領頭羊為保護羊群,與人的角力常常發生,曾經他的姐姐被羊追得哇哇叫。這段快樂時光就在搬家到父親老家大甲後劃上句點,也成了王泰和永難忘懷的童年往事。
小學畢業後,到台北建國中學念初、高中;台北工專畢業後,王泰和進入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創辦的真理大學前身,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擔任助教及導師工作,隨後申請來美深造,卻陰錯陽差進入當時號稱為「台獨大本營」的Kansas State University,從此邁向不一樣的人生。

王泰和笑稱,當時真的不知道Kansas State University的盛名,那時候一窮二白,連$25元的申請費都想省下來,在申請學校時只注意是不是「No Application Fee」。卻很幸運的拿到三個學校的Admission。其實當年先收到的是摩門教的楊百翰大學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的I-20。到校後才發現學校要求修很多宗教課程,相形之下,Kansas State University同意可以直攻碩士班,王泰和找上外籍學生顧問(Foreign Students Adviser),坦誠以告,楊百翰大學通情達理,同意讓他轉學,這才塵埃落定。

當時還有一件事也讓王泰和津津樂道。當年楊百翰大學來接機的中國同學會會長與副會長都來自台灣,彼此卻以英語溝通。王泰和好奇問他們怎麼沒有共同語言,言下之意是問他們為何不說國語(北京話),會長回答說她自己是嘉義人,說台語,副會長是苗栗人,說客語,現在人在美國,因此共同語言是英語。這種堅持讓初來乍到的王泰和大開眼界,嘖嘖稱奇。

扛起行囊搭乘巴士轉到Kansas後,人生地不熟的王泰和茫然毫無頭緒。忽然想到以前建中同學的家教黃金來教授就在Kansas大學,於是拿起Yellow Page找到黃姓人家就撥了電話過去。電話簿上的名錄,姓黃的有三人,他按著順序撥打,非常幸運的,第一通電話就找到黃金來先生。黃先生接到電話知道是台灣來的留學生也很高興,馬上開車來接他,隨即將他送往當時台灣同學會會長王康陸先生家中,也從此邁向不一樣的人生。王泰和笑稱︰ 這叫做「自投羅網」。

Kansas State Universty 取得碩士學後,王泰和轉赴紐約市政府教育局工作,同時也在紐約大學取得土木工程博士學位(ED)。1976年,獲美國Rockwell公司聘請,搬到洛杉磯。當時是卡特主政時期,公司專門研發B1轟炸機 (B1 Bomber),可惜的是之後美國國防部研發重心轉至隱形戰機 (B2 Bomber),Rockwell公司的研發工作終止,王泰和因此從航空業回歸到土木專科,轉業至南加州愛迪生公司 (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7年後自行創業,從事不動產投資與管理工作迄今。

王泰和積極參加各種台灣人活動,繼擔任南加州台灣同鄉會幹事後,於1980年他出任人權會會長一職。多項職務中猶以台獨之聲主筆令他記憶深刻。

當年網絡並未如現在這麼方便,台獨之聲係利用電話拓展關係。王泰和當時負責寫一篇大約四分半鐘的稿子,由許世楷的妻子盧千惠錄音,當聽眾打電話進來,聽完預先錄好的稿子後,再留約半分鐘時間由聽眾發抒感想。盧千惠聲質優美,頗受聽眾喜愛常常有人要求與她會面。當時的政治氛圍肅殺,這些被稱為海外異議份子多是秘密從事這些工作,只有圈內少數人知道彼此身分。因此當收到許丕龍要求與講員會面時,大家不禁笑翻。主要是因為許世楷長年在日本教書,那年是來洛杉磯休假一年,才有機會邀請盧千惠獻聲。「這也是很難得的機會」王泰和說道。

提到當時的政治氛圍,王泰和不勝唏噓,周圍都是國民黨的「抓耙子」,稍有動作就通報回台,常常因此連累在台的親朋好友屢受騷擾。王泰和坦言,自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才會捨棄本名以王泰和之名號闖江湖。

台灣爆發高雄事件後,此間台灣人群情譁然,人權會因此發表一些比較激烈的言論,台獨聯盟則隱於幕後操作,檯面上也只能看到同鄉會和人權會而已。當時王泰和仍在Edison上班,有一天一位FBI的Agent來找他,詢問他有關高雄事件後,洛杉磯出現六顆炸彈傳聞之事。他答稱:「根據媒體報導,我只知道有四顆炸彈,你說有六顆,還比我清楚,問我幹嘛? 」FBI的 Agent又問他,同志間有沒有比較特殊的連絡管道。當時台獨之聲機器,電話線路等都設在王泰和家,王泰和向他強調同志彼此間通常以電話聯絡感情,僅此而已。FBI Agent沒有獲得需要的資訊,禮貌地拿出一張名片,要求有事連絡後,悻悻然而歸。

事過境遷之後,王泰和才知道他自己的電話曾遭監聽,時間長達三年。台獨之聲當然也無法倖免。幸好當時大家言語間僅止於意見交換並未涉及暴力行動,所以大家方得全身而退。

王泰和熱心參與台灣人活動,歷任台獨聯盟與FAPA中央委員,也曾擔任過台灣人黑名單處理小組副召集人。王泰和指出,當年美國國會擬針對台灣黑名單現象舉辦聽證會,人權會挺身蒐集黑名單資料,力促返台遭拒者現身,以便於聽證會上發表。當時估計約有千人左右遭黑名單影響無法返台。

1993年王泰和擔任全美台灣人權會會長期間,正值郭倍宏李應元張燦鍙王康陸陳婉真等人陸續闖關返台之時,當時人權會向總部設於倫敦的國際特赦協會 (AI,Amnesty International) 求助,也獲得不少助力。當時闖關者陸續被捕,就由設於DC的國關中心蔡武雄代筆,替闖關者擬就理念聲明,由洛杉磯人權會發出。而被捕者就由世界各地的國際特赦組織分別認領,透過各種努力營救被捕者。 就連因高雄事件被捕坐牢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女士也曾被關照,而對AI滿懷感恩。

國際特赦組織至今依然活躍於世界各地,王泰和無奈表示,當時會「告洋狀」真是無奈之舉。因為台灣島內對所有抗議活動置之不理,只好轉向美國日本或歐洲等外國勢力求助。而人家也確實盡心盡力毫不要求回報。王泰和至今仍是AI的成員。

1997年,王泰和創設「台灣之友社」(Friends of Taiwan),當時的立意是,台灣人權會畢竟比較著重於政治犯的關懷,而經過多年外國勢力干涉與島內外衝撞以及民進黨執政後,政治犯的數量已經逐年減少,因此有意向人權外交方向靠攏。台灣之友社本來是想掛在人權會之下,但因為方向不同,王泰和最後還是決定獨立出來。
王泰和解釋台灣之友社與FAPA的角色並沒有衝突。 FAPA著重在國會的遊說(Lobby),但是台灣之友社則把重心放在草根上,希望透過與美國友人的相處,讓美國人了解台灣,關心台灣,愛上台灣。

Ted Anderson 就是如此闖進台灣人的圈子。當年美國獅子會總部派Ted Anderson來協助創辦台灣人獅子會,時任台灣之友社副會長的余忠村對他印象深刻,認為他是很適合的人選,願意讓賢,把副會長的位置讓給Ted Anderson。王泰和等人與他會面後,驚覺他對台灣的了解令人稱奇。諸如Taiwan Betray等書都有涉獵,於是邀請他擔任台灣之友社會長,歷任十餘年,貢獻良多。期間他曾邀請AIT 理事長卜睿哲(Richard Bush)蒞臨演講。目前在川普政府炙手可熱的波頓 (John Bolton) 也曾是台灣之友社的座上賓。王泰和感慨說,Ted Anderson是真真正正的Friend of Taiwan。

提到Ted Anderson,王泰和也想到一樁趣事。當年台灣之友社曾四度赴台,其中有一次只有他們以及Mrs. Anderson同行,主要目的是回去探視獄中的阿扁。飛機上,Anderson與長榮空服員聊天,提到訪台要去看阿扁。令得該空服員大吃一驚,偷偷來問王泰和,此人是誰? 為何要去探視阿扁?經王泰和解釋後,該空服員恍然大悟。當晚宿於長榮旅館,隔日一早,王泰和接到空服員電話詢問Anderson旅館房號。事後追問,方知該空服員特地送上早餐,以示對他的尊重。

王泰和1971年結婚,育有一兒一女,兩人都頗有藝術天分。兒子自UCLA畢業後,目前從事Graphic Design的工作,女兒則畢業於Pasadena Art Center,各有所成。
回顧數十年來從事台獨運動的歷程,王泰和指出,他認為從事台獨運動者的屬性都是比較單純的人,大部分的人都很好相處,也比較沒有心機。因為他們心心念念只要台灣好,只希望台灣獨立。基本上來說,這些人的素質也都頗高,有理想,肯打拼。回想當年沒人沒錢,光是洛杉磯也成立了七個台灣人同鄉會團體,盛況空前。這些成績,除了同鄉的努力打拼之外,背後推動的台獨聯盟也佔了很重要的一份功勞,當年甚至連許多台灣的社會運動以及獨立運動的推動者都是台獨聯盟。王泰和坦言,這麼說可能會招致一些人不滿,但是這就是他的想法,尤其是早期60,70,80年代,所有的台獨活動都幾乎可以看到這些人的影子。

提到424刺蔣案,當時王泰和剛到紐約,任職於紐約市政府,人生地不熟,只是突然發覺街頭鬧哄哄,心裡還在想出了什麼事? 後來才從電視新聞報導得知,有一群人在Plaza Hotel前,由蔡同榮帶隊正在示威。當時的大事件是黃文雄在蔣經國進入旅館時開槍射擊,卻遭美國安全人員掣肘,槍彈打偏了,沒有擊中。新聞報導訪問了這些人,除了蔡同榮在大電視網新聞節目接受訪問外,還推出擔任法律教授的陳隆志在鏡頭前侃侃而談,足足講了五六分鐘的台灣問題。這次的行動將台灣所遭遇的問題在全美國乃至於全世界前攤了開來。是一件非常震撼,影響台灣深遠的事件。

細數數十年來執著於台獨運動的心路歷程,王泰和強調,他是以台灣人權為出發點來考慮台灣獨立問題。 這是一件持續以恆的工作,也將奮力不懈。永不怠惰。

訪問:美洲台灣日報社長李木通
攝錄:黃樹人
文字整理:Edda Huang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