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小英:放了2020吧!(蔡國彬)

 

一一二四選舉結束,妳辭了民進黨主席,我雖不捨,但這是妳該承擔的。

敗選後,我重讀劉克襄先生在2016年1月18日在自由時報發表的「寫給一位年輕國民黨員的一封信」,百感交集,我還真希望劉先生也能寫一篇「給民進黨大老及派系的一封信」。

前些天,我專程北上,對妳大學的同班同學說,妳是全民選出的總統,所以希望這一任妳要做好做滿。只是如果妳也能退出民進黨的話,我會覺得更好。畢竟,當年民進黨被打趴在地上,黨內眾天王大老的身影都不見時,妳一肩承擔,只差沒有臥薪嘗膽,終在2016年讓民進黨重新執政,而且完全執政。我認為妳也不欠這個黨了。

我虛長妳八歲,或可給妳一個誠摯的建議,放了二○二○吧!容我舉下列三個近代史的人物給妳參考。

第一、孫中山先生,中華民國奉他為「國父」,中華人民共和國尊他為「革命先行者」,我常想,如果他也活到八、九十歲,夾在國民黨、共產黨,甚至俄共之間,他的歷史定位將為何?

第二、蔣介石,如果在1945年抗戰勝利、二戰結束時發表告全國軍民同胞書,祖述堯舜,急流勇退,那將是中華民國第一偉人;之後也不會轉進到台灣,落得是「民族救星」或「獨裁者劊子手」的難堪!

第三、毛澤東,如果在中國共產黨建國後,第一個五年計畫完成就宣布「禪讓」,也不會被歷史學家評斷為「開國有功、建國有過、文革有罪」。

小英,妳的同班同學擔心妳下野後要如何自處。這點我倒對妳有信心。畢竟中華民國歷任總統之中,妳在以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國家「關係及評價」最好。妳可以做無國界大使,可以成立非營利組織或基金會,為世界和平或弱勢團體、人民、甚至是毛小孩做出更好的貢獻!

(作者為文化出版事業首席顧問,高雄市民)自由時報12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