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養深厚的台獨運動人格者~鄭紹良博士 (林衡哲)

圖為鄭紹良賢伉儷/取自陳婉真臉書

 

近代台灣人追求台灣人獨立自主的運動中,出現不少人格崇高的人物,例如黃彰輝、高俊明牧師、台獨聯盟的黃昭堂、周烒明醫師、民進黨的盧修一、江鵬堅等,他們都是近代台獨運動的典範人物,不管是學問或人格特質都是第一流的台灣人,至於我所認識的鄭紹良,不但是人格者,同時又擁有深厚的人文素養,以及先進的科技智慧,我們的友誼是君子之交淡若水式的,雖然不常見面,但卻是心靈上的知己之交。他雖然是道道地地的台灣澎湖人,1960年赴美留學,先後取得西維吉尼亞大學土木系碩士、西雅圖華盛頓大學航空機械工程博士,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卻是濃厚的日本紳士的味道。鄭紹良先生主持的活動以及他給我介紹的重要人物,給我一生帶來了重大的影響,豐富了我的人生與志業。

我在1968年到紐約接受醫師訓練時,跟本沒有台灣意識,大約在1970年參加同鄉會,聽了五位博士(包括周烒明、陳隆志等),才覺悟自己不是中國人,而是台灣人,並且認同《台灣獨立》是台灣人唯一的活路。當時紐約台灣同鄉會會長柯賢明是我建中同學,他邀請我做同鄕會醫藥顧問,起先我不敢接受,後來考量很久,才勉強接受。那時看《台獨月刊》都有一奌心裡毛毛的感覺。1970年發生黃文雄、鄭自才槍擊蔣經國的英勇事件,震驚海外台灣人,此事因槍枝來源問題,帶來聯盟路線分歧,這時,鄭紹良先生挺身出任1971年聯盟主席,適時避免聯盟分裂,再讓聯盟重生,這種臨危不亂,挺身而出的精神,令人敬佩。

擔任獨盟主席時,完成二件歷史性大事

鄭紹良於1971年擔任臺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時,完成了二件歷史性的大事:(1)他在1971年聯合國大會開會當天,在會場前發動著名的鎖錬示威活動, 以此 象徵台灣人在台灣的處境,受到《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的重視,並以圖文大幅報導。

(2)1972年在紐約著名的馬里遜廣場希爾頓飯店,舉辦1200人《彭明敏民眾大會》,這是彭明敏逃離國民黨魔掌,經由瑞典,第一次在美國辦《民眾大會》,那天由鄭紹良主席親自陪同彭明敏進入會場,全場士氣高昂,充滿台灣人出頭天的氣氛,大會由鄭紹良介紹彭教授後,彭教授發表逃脫臺灣之後,第一場石破天驚、震撼全場的演講,演講會之後,彭教授帶領將近一千人,走到聯合國廣場示威,要求台灣加入联合國,這是我生平第一次下海參加遊行。

不久彭明敏教授在柯喬治協助下,1972年出版他的英文傳記《The Taste of Freedom》,此書對我台灣政治意識的覺醒影響頗大,不久我又讀到吳濁流《 無花果》對我的台灣文化意識的啓蒙也很大,此書也是我從《中國人》,轉變為《台灣人》認同的関鍵書籍,更讓我瞭解《二二八事件》的來龍去脈。我本來想找五位志同道合的醫生朋友,翻譯彭教授《自由的滋味》,也許是受鄭紹良的影響,那時是我革命精神最昂揚的時刻,每天醫院下班,聽完貝多芬《愛格蒙特序曲》(愛格蒙特是荷蘭獨立英雄),就開始翻譯《自由的滋味》第五章,終於在一個月後完成此書第五章的翻譯。鄭紹良在西雅圖華大獲博士學位後,在美國最大飛機製造公司波因就職,那時他在西雅圖創立《台灣同鄕會》,在他旗下名將如雲,例如沈富雄、陳芳明、孫慶餘、來自荷蘭的台灣女婿Gerrit等,因此在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時,西雅圖同鄉的抗議活動,辦得非常成功,鄭紹良幕後的影響力,應居首功。

在南加共同催生《台灣出版社》,讓《自由的滋味》成為暢銷書

1980年初我從紐約搬到南加州行醫,鄭紹良也由西雅圖波因公司,轉到南加州航太公司上班,因此我們時常有連絡,特別有彭明敏教授來南加州訪問時,我們就有機會歡聚會晤,常常聊到不知東方之既白。1983年10月31日,我在南加州爾灣市成立《台灣出版社》,準備出版一系列的台灣禁書,鄭紹良馬上加入我們股東同仁的行列,(但是鄭紹良在作獨盟主席時,從來沒有要求我加入他們的組織),1984年3月15日,當《台灣出版社》推出三本國府禁書:(1)江文也的生平與作品。(2)無花果(3)自由的滋味(彭明敏著)時,收到書時,鄭紹良很高興地給我來電鼓勵,並且大力推銷給所有他認識的親朋好友,《自由的滋味》後來在台美人中暢銷四千本,鄭紹良的推薦,居功厥偉。

《美麗島事件》之後,許信良等要在洛杉磯創刊《美麗島週報》,那時海外二支健筆陳芳明與孫慶餘,由西雅圖飛來洛杉磯,投入素昧平生的許信良催生的《美麗島週報》,成為早期最重要的二支健筆,鄭紹良多少扮演了居中協調的角色,那時陳芳明為了要把彭明敏《自由的滋味》這本臺灣獨立運動的經典名著,在《美麗島週刊》上連載,就邀請他太太莊瑞穗把此書翻譯成漢文,因為是戒嚴時代,因此用筆名林美惠發表。此書除了第五章之外,全是她的流暢的譯筆,後來臺灣解嚴之後,出了很多版本,都是採用我們二人的翻譯版本。

介紹文化戰友吳澧培,大家共同開創南加州台灣文化的黃金時代
鄭紹良夫婦剛搬來南加州不久,他就在他家介紹我認識,一位我未來的台灣文化戰友吳澧培先生,他在阿拉斯加州做當地國家銀行副總裁,正想來台美人最多的洛杉磯萬通銀行發揮長才,吳澧培也是彭明敏的多年好友,也是我的宜蘭中學同屆同學林義雄的知已。不久吳澧培果然來洛杉磯擔任多年萬通銀行董事長,把萬通轉虧為盈,並且推動台灣民主運動不遺餘力,每次台灣政黨輪替,他都居功厥偉,因此陳水扁和蔡英文都邀請他做總統府資政。但是對我而言,他就是單純的台灣文化戰友,我在1986年在洛杉磯催生《南加州台灣人聯合基金會》,以提升海外台灣人的文化水準為宗旨。第一任會長吳西面,他邀請不少美麗島事件受難者來海外表演例如邱垂真等,並且在1987年創刊《太平洋時報》目前這份報紙仍然以網路型式存在)。我擔任第二任會長時,催生了三首蕭泰然協奏曲,並推向國際樂壇。後來吳澧培成為我的接班人,他邀請好友彭明敏、李鴻禧、林義雄、苦苓等來演講,轟動一時,我跟蕭泰然、吳澧培等人合作主持十屆《台灣文化之夜》以及十場《台灣名家演奏系列》。每一次吳澧培領導下的萬通銀行都會全力配合,而鄭紹良夫婦祗要他們人在洛杉磯,都會來參加我與吳澧培合作的台灣文化盛會,留下永恆甜美的回憶。

返台後,介紹誠品創辦人吳清友和日本德州會創辦人德田虎雄

因為鄭紹良做過台灣獨立聯盟主席,因此他成為國府的大黑名單人物,有家歸不得,直到1992年李登輝徹底解決黑名單,鄭紹良才陪伴彭明敏一起返台,他大力幫忙彭教授競選1996年台灣總統,雖然沒有當選,但是已經在台灣民主運動史上,留下了不朽的痕跡,此後鄭紹良就留在台灣,推動人工智慧等高科技產業,他的夫人黃美玲本來是洛杉磯兒童醫院實驗診斷科主任,位高權重,待遇也高,最後也放棄美國事業,隨夫返台服務。

1997年我這個小黑名單人物,也返台在門諾醫院做小兒科主任,我在門諾醫院最大的貢獻,不是在醫療方面,而是在黃勝雄院長支持下,辦了24場《台灣名家演奏系列》與24場《台灣廿世紀代表性人物系列》,企圖在花東地區催生《台灣文化復興運動》,雖然沒有成功,但是至少影響了《慈濟醫院》,後來也邀請蕭泰然、楊文信、蘇顯達等去做精彩的演出,那時鄭紹良夫婦,偶而也會來我們門諾醫院,參加音樂會或演講會。

1999年我在台北催生《望春風出版社》時,不知何故,我們並没有邀請紹良兄做股東同仁,但透過他的介紹,而認識的二位人物:(1)吳清友,(2)日本德田虎雄;對《望春風出版社》幫助極大。大約在《望春風出版社》成立不久,鄭紹良特別邀請我到誠品敦南店,介紹我認識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先生,那一天我們三人大概聊了二個小時,吳先生還請我們在誠品一家餐廳吃午餐,當紹良兄介紹我給吳先生時,他特別提起我是《新潮文庫》催生者,現在正在主持《望春風文庫》,那時吳清友先生特別感謝我當年催生了《新潮文庫》,他說他在初中時,是不喜歡讀書的頑皮少年,當時讀了《新潮文庫》出版的《史懷哲傳》和鄭泰安譯《文明的哲學》(史懷哲著),才開始受到啓蒙,開始追尋人生的意義;1989年因為患《Marfan Symdrome》,心臟開刀後,才決心創辦他心目中理想的書店《誠品書店》,當時我也告訴他,過去催生《新潮文庫》,是介紹西方文化來台灣,現在催生《望春風文庫》是讓台灣人認同自己台灣文化,並且早日建立台灣文化的主體性。我說我們最近要出版《望春風文庫》第一本《蕭泰然的音樂世界》,而浪漫派音樂大師蕭泰然也是患《Marfan Symdrome》,也二度心臟開刀,我們當天就決定在誠品敦南店舉行新書發表會,新書發表會那天蓋冠雲集,鄭紹良與吳清友也惠然光臨,那天我也介紹蕭泰然與吳清友認識,他們二位病友同病相憐,頗有相見恨晚之感,2001年3月17日,蕭泰然在誠品敦南店做了一場坐無虛席的精彩演講《台灣音樂與我》時,吳清友也默默地坐在台下聆聽。

透過鄭紹良、李永得幫忙,順利在誠品為台灣歷史人物留影
後來透過鄭紹良的関係,誠品給我們《望春風出版社》租金半價,因此在2001年和2003年,在台灣史懷哲陳五福女兒陳倫美女士,做《望春風出版社》董事長時,分別在誠品敦南店舉辦《廿世紀台灣代表性人物》系列講座十場,以及《當代台灣傑出女性講座》十場,甚至跟公視經理李永得合作,留下永恆的歷史性的DVD。這些我們都必須歸功於重視文化的鄭紹良兄的幫忙。而吳清友也多少在幕後默默地照顧《望春風文庫》,因此我們早期的書《蕭泰然的音樂世界》《高俊明牧師傳》《福爾摩沙的呼喚》《歐巴尼傳》等在誠品都賣的不錯。

後來透過鄭紹良、黃美玲夫婦的介紹,他們陪我和前衛生署長凃醒哲一起在2004年到日本東京,去拜會日本醫界改革者德田虎雄,窮苦出身的德田虎雄,立志習醫,並在21年之內,建立了多達二百間的醫療機構,名叫《德州會》,《扶弱挫惡》是他的人格基調,因此對鄭紹良夫婦從事台獨民主運動,不時給予精神和物資上最誠摯的支持,當紹良兄介紹我與凃醒哲與德田虎雄認識時,他已經是《漸凍人》但是頭腦仍然非常清醒,仍然充滿理想與信心,他不但想要改革日本的醫療環境,也想改革全世界的醫療環境,因此他也很想把他的改革理念傳來臺灣,為此他拿出一筆基金,要求我們《望春風出版社》,翻譯了他的五本著作《母親的力量》等。此本自傳可以說是一本最好的勵志經典之作,新書發表會時,透過鄭紹良夫婦的幫忙,邀請到德田虎雄夫人和女兒,從日本遠道來台大校友會館參加新書發表會,那天台灣醫界的理想主義者:陳永興、黃勝雄、賴其萬、沈富雄、謝博生、張信義、林哲男、陳滋彥等都來,當然最重要的貴賓就是無任所大使的鄭紹良、黃美玲夫婦,他們不但給《母親的力量》寫了一篇精彩的序,也在演講中,把《德田虎雄醫療改革精神—-以病人為中心的思想》介紹給聽眾,那天二百多位聽眾,都留下美好的台、日二國精神合作的永恆印記。

鄭紹良兄未完成的三大理想

最後一次跟他長談大約在二年前,他認為台灣不但要建立新而獨立的國家,更要推動三種運動:(1)新台灣憲法運動(取代目前的中華民國憲法);(2)台灣正名運動(以《台灣》取代《中華民國》,以《西元》取代《民國》,以《台灣航空》取代《中華航空》等);(3)推動台灣文藝復興運動,建立多元豐富的台灣主體性文化。(他主張吸收日本、中國、歐美文化的精髓,去蕪存菁,融合成為世界第一流的多元的台灣文化。)鄭紹良兄對日本文化、中國文化、美國文化的瞭解超過台面上的很多台灣政治人物,但是他始終以《台灣人》而自豪,不會說他是文化上的日本人或中國人,不管在血統、政治、文化、經濟的認同上,他可以説是徹底的認同他是《臺灣人》,他在2019年8月16日以85高齡因心臟病突發而去逝在音樂之都維也納,象徵他終身都在追求他的文化理想。

台灣最近增加了不少新的政黨,不管是《民進黨》、《時代力量》、《一邊一國行動黨》、《喜樂島公投正名黨》或《台灣民眾黨》,祇要他們都以鄭紹良兄的三個理想為目標,我的政黨票就會投給他們,至於想和中國簽《和平條約》的中國國民黨,希望能早日退出臺灣的政治舞台,自動離開台灣,到中國大陸去享受 習大大的中國夢吧!(2019年8月28日完稿於淡水海揚社區)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