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在意(鄒景雯)

0
1098
面對大敵當前的處境,以及少子化的事實,卻對「全募兵制」的實施絲毫不覺不安,如何證明這不是嘴砲台獨、經濟台獨、特赦台獨?

如果真在意,在意什麼?在意正名,甚至在意獨立,有很多事情不應該是像現在這樣的;因為這些事情與東京奧運正名公投一樣重要,或許更為根本、迫切、務實,但是卻沒有得到積極的處理,有些還倒行逆施,完全違背一個主權國家該有的機制與反省。

從明年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到中國動員會員國表決停辦這件事說起,就必須談到體育或運動做為國力綜合評比指標的問題。國際現勢經常時候講究的是叢林法則,所謂弱肉強食的爭鬥中,生存的機率與國家實力正相關,做為以擁有二三五七萬人口數來說,在世界上二百多個國家、地區的排名大約是五十六左右,絕對算是一個中型國家,但是拿二○一六年里約奧運的獎牌排名,要不是靠著舉重等特殊項目,讓顏面稍微掛得住,此等「好加在」的表現,若在二十四日的東亞奧委會臨時會上,連南韓都附和北京、拐我們一腳,也就不足為奇了。

台灣是民主國家,不需要仿效極權國家靠體育搞國際政治,但是當經濟發展到一定規模後,振興符合國家現代化標準的運動水準,則是強國強種的基本要求。從現況條件檢視,台灣的運動環境與體制顯然出了差錯,例如目前由體育署分配預算資源,交給各協會壟斷選手與運作的模式,新任體育署長如果仍乏斷腕作為,社會也接受根爛樹腐,認為束手無策很正常,那麼大家真在意要主辦什麼奧運體系運動會?或者東京奧運要叫什麼名字又有何意義?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腳踏實地的事情無法徹底興革、改頭換面,則此時遙望天邊的彩霞,毋寧就成了托大取巧,甚至私心算計。例如另一個獨立公投在政壇成為話題之際,同樣一批人乃至朝野各界,面對大敵當前的處境,以及少子化的事實,卻對「全募兵制」的實施絲毫不覺不安,如何證明這不是嘴砲台獨、經濟台獨、特赦台獨?一個真在意國家要獨立自主的群體,不可能會對恢復徵兵制、凝聚國民意志興趣索然的。

同樣的,一個缺乏敵我意識的社會,將很難捍衛獨立國格。前不久,號稱在台灣組織史上最大共諜網的解放軍前中校鎮小江,被放回去了。他在台刺探幻象二千戰機等軍事機密定讞,依照現行國家安全法只判刑區區四年,服了三年二個月的刑,居然還可以假釋,這是什麼國家?真正堅貞的台獨份子,應該在立法院推動修法,查獲中國間諜,刑期可達三十年,一律不得假釋,這是立即可以做的,怎不見有頭人話聲?

若是具有人道主義的台獨,也會對執著於兩岸關係的交流規範,必須導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基本價值,進而推動制訂政治庇護等相關法律,給予中國異議維權人士伸援,區隔民主台灣與極權中國的兩國兩制。

如果真的在意,做事的優先順位,真的不應該這樣。自由時報0726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