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大破大立 (鄒景雯)

民進黨在大敗之後,近來有個詞很流行,那就是「大破大立」。先是民進黨裡面講,現在是閣揆賴清德也這樣講,但是如何才能大破大立?則莫衷一是,至今似乎沒一個真正搔到癢處。

  • 民進黨在大敗之後,流行「大破大立」。先是民進黨裡面講,現在是閣揆賴清德也這樣講,但是如何才能大破大立?則莫衷一是,至今似乎沒一個真正搔到癢處。(記者廖振輝攝) 民進黨在大敗之後,流行「大破大立」。先是民進黨裡面講,現在是閣揆賴清德也這樣講,但是如何才能大破大立?則莫衷一是,至今似乎沒一個真正搔到癢處。(記者廖振輝攝)

民進黨裡講大破大立者,不管是縣市長或立委,主要瞄準的是府院黨的人事,賴揆昨天講大破大立則是自己離開才能辦到,依舊是內閣布局問題,這些看法大約是期待換張新牌,藉由新人新政,讓人耳目一新,從而獲得重新開始的機會。

在平常的情況,以上手法絕對沒有錯,也最簡單,這叫作品牌轉換。但是民進黨現今的病徵,恐怕並不是如此。一方面再一年多即將舉行總統大選,時間受到高度壓縮;二方面則是所換之人如果沒有與主要民怨直接對焦,就無法達到讓選民經由某些人下台得以「洩憤」的效果。換言之,在非常時期,執政黨對於敗戰的處理,必須直搗黃龍、指出核心,不宜再顧左右而言他。

我們姑且按照蔡英文總統自己的看法來檢討,她認為這次民進黨流失了農漁民、年輕人與中小企業三大傳統支持群,最主要原因是同婚議題與一例一休政策造成。如果是這樣,不妨回想同婚議題是怎麼來的?這不是早在二○一六年剛政黨輪替,就由立委尤美女所推動的嗎?她是不分區,民進黨圈選的;此事並拉高層次到總統府,當時係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負責協調本案,他是總統文膽;同志台大教授畢安生墜樓身亡後,姚人多催促尤美女盡快將婚姻平權法送出委員會,二○一六年十二月,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決定將「修民法」與「訂專法」兩案並陳送出。二○一七年二月,蔡總統親自上檯面,把贊成與反對的兩造團體請到總統府去對話,直接主導相關爭議的處置。

再來看一例一休,這起紛爭同樣是在二○一六年初上台即引爆,當時的行政院長是林全,在民進黨立委提案下,勞動部在未經充分告知溝通下,即逕行公告「例假可挪移」函釋在該年八月一日廢止適用,之後引發一連串的軒然大波,二○一七年二月,部長郭芳煜終於為此「負責」,不過方式是隨即便安排出任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主委。這項決策,在國民黨與時代力量一週二例的夾擊下,二○一七年十一月,拍板一例一休的蔡總統,自認已經折衷,並強調「勞工本來就是我們民進黨心裡最軟的那塊」,但是「七休一」的缺乏彈性,卻仍然讓尤其是中南部的中老年勞工受到強烈衝擊。

如果再要檢討蔡總統沒提到的年金改革,這個政策當然自始就是總統府主導,二○一六年六月就成立了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搞到今年才完工身退,行政院有關係的,則是兼任副召集人的政委林萬億。

複習這些政策演進的來龍去脈,沒有別的意思,僅僅是最基本的因果關係釐清。因為「權」與「責」,是一個邏輯問題,必須相符。檢討要有效,就要對症下藥。因此,蔡總統在敗選後在臉書上說:「真正需要改變的人是自己,所有敗選責任應該一肩扛起」,這段話一點都沒有錯,正是答案所在。

從這個結論,回頭看民進黨眾家菁英都說大破大立就是要改人事,不就是文不對題嗎?賴清德去年九月才上任,前面那些沒有處理妥當的事情全都發生過了,怎麼現在說賴清德必須離開,蔡總統才能大破大立?代罪羔羊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事實上,蔡總統最近早已經承諾:「會做一個很不一樣的總統」。這才是全民等待的大破大立關鍵所在,「迴廊談話」肯定不算,因此當下的時空,大家不再聽政治人物「說」什麼,要看的是政治領袖「做」了什麼?自由時報120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