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二日 (鄒景雯)

0
1240
前總統馬英九。

國民黨是個極度矯情的政黨,最近馬英九的基金會正式成立,當事人特別主動表示:基金會要超越選舉;黨主席吳敦義被問到是否擔心另立黨中央,馬上強調:黨中央永遠只有一個;面對國民黨出現三個太陽之說,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回答則是:更多陽光是更好的。套句台語來形容,真是一個比一個更「假仙」。

以上這些談話,當然全都言不由衷。不要說后羿射日這種神話故事,連兩個太陽都不留了,何況是三個;就拿稍有考據一點的來說,孟子萬章篇上不是記載了嗎,孔老夫子當年就講:「天無二日,民無二王」,一個以推人選舉、競爭權力的政治團體,怎麼可能脫離這種人性邏輯。事實上,國民黨人如果沒有智慧處理這種諸日升空的局面,遲早會被自己的矯情烤成黑炭。

從正當性的角度,吳敦義是現任主席,握有權柄,應該正視前任主席欲去還留的貽害,這不僅僅是沒有黨產拴人後,黨中央是否旁落的挑戰,更在於前任留下的司法爛攤子,現在已經與吳中央綁在一起了。只問一個最基本的,待三中案開庭後,如果吳主席以證人身分被法院傳去出庭作證,這個機率是很高的,究竟該怎麼應對,難道會不苦惱嗎?

我們都可以預先設想到一些政治上可能的攻防,會在選舉熱季與司法程序交纏的時空下,成為國民黨腹背受敵的焦點。例如,敵對方可以詢問吳主席如何認定馬英九是否賤賣黨產?如果吳主席認為沒有,那麼二○○八年擔任黨秘書長時為什麼要上公文給吳伯雄主席評論此事「必受魔考」?如果吳主席認為確有賤賣黨產之嫌,那麼當年還有沒有機會可以據理力爭,甚至撤銷買賣,尋求補救?不論如何,現在已經位居主席,是否會對已被起訴的馬英九提出民事及刑事告訴,來補償國民黨損失?如果認定有賤賣,現任黨主席又不告前任黨主席,則若有國民黨員連現任主席一起告,該如何?

不但如此,還有國民黨本身的紀律問題,這點不確認,勢必影響領導權威。外界可能會問的包括:馬英九目前既涉洩密罪被二審判刑,又被背信起訴,考紀會不請馬英九前去說明嗎?最近林為洲等人決定自行參選,遭到開除黨籍,考紀會該如何公正處理馬前主席?是先祭出停權處分?或等一審有罪時直接開除黨籍?還是三審定讞再說?前後二者秉持著相同的標準嗎?

面對這麼多錯綜複雜的關連,既有秘書長時代的行政責任,也有現在黨主席職權的政治責任,吳主席不能不好好沙盤推演,提出妥善之策,吳敦義是還有未來要爭取的人,不應該無端被馬索給綁著,一定要想辦法自救;若此,至少應該把馬英九送考紀會停權,以靜待司法還其清白才對,如果最起碼的切割不敢做,所謂天無二日,吳中央恐怕就只好夕陽下山了。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