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的提字 (Eric Yehs)

在美國的高速公路上常常會看到路邊有牌子寫著”某某警察的名字”,就是用來紀念那些在高速公路上執勤的時候犧牲了生命的警察,通常那個牌子只是一個交通路牌,也就是用那犧牲了生命的警察的名字,幫高速公路取一個別名來紀念他。

在台灣許多建設或許是一座大橋,也有可能是一個博物館,建成了之後不但要長官剪綵,通常還會立一個碑文,然後上面有官員的簽名。

我們都懂大官想要打廣告,想要歷史留名。

在民主國家,如果真正的老闆是人民,那麼老闆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些公共建設是花了多少錢,用了多久的時間建成的,每年花了多少錢維修?

我在美國的縣政府上班的時候,幫我們縣政府的會計系統電腦化,所以經過電腦的統計,我們可以算出一個工程的費用(人工的費用 labor + 物料的費用 Material + 其他費用 Overhead = 工程的全部費用)。

每年結算後的報告都必須交給州政府,這是美國的國會法律通過所要求每個縣政府必須提供的,  而且每年的費用開銷報告都會公開在網路上。

台灣民主化以來,政府也開始逐漸地公開透明,但是在台灣到處都看得到之前權威體質的象徵, 不論是銅像,還是長官提字的碑文仍然很常見。

不曉得台灣的人民是否看到那些建設前提字的大官的名字,就會讚嘆那些官員,感恩那些官員?

在民主國家,在政府做事的人只是員工,人民才是老闆。員工花了公司100元幫老闆買便當回來,那還可以。可是如果員工花了公司一百萬買了一個便當回來給老闆, 老闆還會讚嘆員工,感恩員工嗎?

當我們在商店購物時,在貨架上有許多不同品牌的洗髮精。標籤顯示每種產品的數量和價格。一些商店甚至已經在每種產品上標註“每毫克價格”,消費者都不用拿出計算機來算那個品牌的洗髮精最划算了。

我們是否應該把那些喜歡提字的官員抓去那些他們提字的橋,那些有提字的博物館前面,問他們到底用了多少年?花了多少錢建了這些東西?

想像一下,如果市立圖書館前面有一個看板,看板顯示了:  圖書館的年度預算和居住在城市的公民人數。它還顯示了“平均每個納稅人一年花多少錢養這間市立圖書館”。人民應該看到的是,在一座橋或是一段剛完成的捷運幹線,前面的牌子寫著:動工日期以及完工日期,總共花了多少錢。

知道一件工程,到底花了多少的時間完成,花了多少錢, 是每一個老闆有權利知道的。直到我們人民頭家知道每個工程到底花了多少錢之後,我們再來討論,我們是否還想看到大官的提字。(南加台僑)04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