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談「獨立不必公投」(劉溪泉)

 

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表示,他不支持「台獨公投」,在台協會某位官員也附和說,公投是一種「挑釁」,他應該是指對中國的挑釁。

在國際紛爭中,「挑釁」總是強者栽贓予弱者以合理化侵略行動的藉口。二次大戰期間,希特勒併吞波蘭是因為波蘭在邊界「挑釁」德國;而日本發動對中國的侵略也是中國在盧溝橋「挑釁」日軍;二年前由於烏克蘭壓迫克里米亞的俄裔人民,嚴重「挑釁」俄羅斯,終令普廷總統揮軍併吞克里米亞半島。

卜睿哲等人如此指責台灣「挑釁」的發言,無疑地將是對中國霸權的鼓勵,反而危害到台灣海峽和東亞局勢的穩定。

其實,要獨立不必然透過公投,公投也不必然就可以獨立。

近幾年世界各地獨立公投的例子班班可考。

加拿大轄下的魁北克省多次公投均未過半數,年前英國轄下的蘇格蘭也差些微落敗,這是母國同意之下舉辦的公投。至於西班牙轄內的加泰隆尼亞雖然通過公投,但母國壓制,歐洲各國不支持,仍然胎死腹中;而二十年前在聯合國監督下的東帝汶成功地以獨立公投脫離印尼的併吞而獨立建國。所以獨立公投的前提必先有個「母國」或「統治國」,公投是為了脫離母體,如果廣東省要脫離中國,北海道要脫離日本,阿拉斯加要脫離美國,則「獨立公投」才有意義,對台灣而言是完全不切實際的。

台灣當前需要的是國際承認和國內共識。

在國際承認部分,由於中國在國際上的實力極其有效的阻擋了台灣的活動空間,台灣要讓世界主要國家「捨中就台」簡直是緣木求魚,可行方法不外是退而求其次,拓展所謂「實質外交」,強化與美、日、東南亞、歐盟等國的交流,維持有實無名的外交關係。

至於國內共識部分,李前總統曾經提醒國人,要建立一個新國家必須要有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國民認同,「台灣共和國」的認同還不到百分之五十,需要將「中華民國」認同者予以轉化、說服,這是執政當局的歷史使命,民進黨已故主席黃信介曾說過,有些事可以做,不可說;有些則是可以說,但不可以做。

公民投票不是萬靈丹,連實施民主數百年經驗的英國,都可以在執政的保守黨內鬥、在野黨操弄之下通過一個違背選民意願的「脫歐公投」,台灣豈能不審慎為之?

(作者曾任駐丹麥代表)自由時報02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