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譴責之後 (鄒景雯)

0
1011
東亞奧會昨決議取消明年台中市東亞青運的主辦權,理事會舉手表決,僅我國代表舉手投反對票。

中國以台灣民間正在進行二○二○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連署行動為由,昨天透過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在北京召開臨時理事會,動用舉手表決,取消台中市明年八月的東亞青年運動會主辦權,此種一貫「有我沒你」的零和手段祭出後,台灣當然一陣譁然,紛紛提出譴責,然而光生氣不是辦法,如何掙脫這種困局,更值得我們共同思考。

這麼說,不是不該生氣,肯定是要氣的,這氣,不是情緒的發洩,而是再次確認中國面子夾雜民族主義的行為模式,也就是對於一切忤逆「一個中國」原則的著手行動,北京一律除之而後快。從這個角度來看,對岸的打壓其實是一個常數,不是估計不到的意外,因此必須納入我們所有的發展計畫之中同時考量,並且準備好因應對策,才算是一個比較能夠達成目標的方案。

這次北京直接打擊的對象東奧正名公投,領銜發起的紀政體育界出身,有國策顧問名份,參與者來自四面八方,基本上不是一個組織性很強的集結。這個公投案,訴求以「台灣隊」取代中華台北的名稱參賽東奧,在今年二月提案後,目前已經通過第一階段連署,希望在八月底前達成第二階段二十八萬份連署門檻,以期在年底舉行投票,做為施壓政府向國際奧會遊說更名的民意基礎。

這個公投行動引發北京關注,並非始於今日,之前國台辦公開批判過,國際奧會也曾發函中華奧會警告,但是沿途始終未獲重視警覺與有效處置,現在則是進一步使出撒手鐧,把東亞青運主辦權給祭了旗。我們不必粉飾太平已經付出的代價有多巨大,這不僅是台灣第一次舉辦奧運體系相關的國際賽事,十四到十八歲的選手錯過這次競技的機會,下屆即失去了資格,更是不可逆的遺憾,因此我們當然要譴責中國,所有破壞兩岸關係、傷害兩岸情感的後果,也要讓對岸完全承擔。但是光這樣顯然並不足夠,因為我們畢竟受到了傷害。這個案例,是否能帶給我們更多的啟發,減少受害的程度,增強反擊的能力,恐怕是下個階段的當務之急。

至少擺在眼前的是,我們必須嚴肅看待在與中國進入類似的賽局之前,一定要以實力為前提,這是取勝的基本要件。以如何避免東亞青運成為懲罰標的這個例子而言,所謂的實力有二,一是我們選手的國際排名如何?試想如果台灣是運動強國,誰敢取消我們?今後勢必要忍辱奮發。二是我們在事前對於各會員國的遊說功夫如何?昨天在臨時理事會上的表決,說明台灣有欠努力。這些都是非常務實的工作,喊爽、務虛,成就不了偉大的獨立正名。

由此延伸,當代的進步國民也必須正確認識公投的價值與功能是什麼?以台灣的特殊處境,尤其需要珍惜公投,而非濫用這個直接民主的機制。公投應該是民主國家另一個處理內部分配問題的利器,在應付外部挑戰與危機時,公投的限制經常無法超越國際現實,這樣的實證不斷在世界上一些獨立公投案例上出現,早不乏經驗。因此我輩在如何、何時善用公投做為防禦武器的步驟與方法上,怎麼能夠不慎重思辨呢?這是攸關台灣前途的大事,這個社會需要更多有意義的對話與討論。自由時報072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