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問題 (鄒景雯)

鄒景雯

 

國民黨本週三完成第三場國政發表會後,下週即將展開初選民調。做為爭取政黨輪替的挑戰者,國民黨選將們展示於全民的表現,恐怕有相當大的補強空間;基於在野黨若強,執政黨比較會強的競爭原理,社會必得對國民黨給予必要的鞭策。

道理很簡單,政治人物在政治場域相互拚鬥,何時才會有最高的危機感而願檢討改進?與其說他們是在察覺兌現理想與實踐價值相形落後時,不如說他們是在面臨強勁對手、可能權位拱手之際,才有可能收拾傲慢、調整步伐。這是普遍人性,也是民主政治之所以強調監督制衡機制的緣由所在。

那麼該怎麼提醒國民黨呢?應該已經有不少國人發現,兩次的國政願景發表會,把參加初選的五位國民黨人選糾集在同一個平台上後,給人的最大印象是:這些人怎麼這麼相似?他們像在哪裡,長相嗎?身高嗎?談吐嗎?其實,講一個大家喜歡迴避、但卻最切題的分類,這五位全是「外省人」(一九四九年遷台者及其後裔)。

國民黨或許可以反唇相譏民進黨初選時的蔡英文與賴清德兩人都是本省籍,然而二者並不完全能夠類比,因為按照內政部在今年的最新統計,原住民族的比例是二.三七%,新住民佔三.一%,對照二○一六年十二月客委會的認同調查,客家人口佔全國人口約十九.三%,福佬人六十九%,外省人只有五.五%;就算外省人最多以一成計算,在全台人口結構中仍是相對少數,何以一個泱泱大黨的總統提名競逐者,都來自單一少數族群,兩個多數人口者皆須另謀出路?這豈不是該黨在台發展七十年來極大的怪異!

全是單一少數族群,即使高達五人,可能呈現的問題至少有二:首先是特定族群由於根源於共同的歷史記憶與信仰體系,他們可能表達出相同的意識形態;其次,這個意識形態在台灣多元族群的其他意識形態中,可能是獨特的,而不是普遍多數的。如果這個前提正確,一來可以解釋他們為什麼看起來很類似;二來也不得不指出,他們不宜用意識形態來做為攻擊線,因為就選票多者為贏的理性計算,這不是他們的強項。

另一個該提醒的是,政黨競爭不怕漏氣求進步,本來就該向選民訴求我有多好,對方有多差。易言之,就是興利與除弊,國民黨名之為「國政願景」,想要正面表列,參選人則不忘針砭當政者,這十分正常,但是興利要符合現實,除弊要切中要害,才能引發黨內外的共鳴,在全民調得利。

初選延長至今,比民進黨多了一個月競跑,五位參選人忘了一個情況,韓國瑜固然以「畫大餅」在去年十一月取勝,但是短短半年下來,韓市長已經自證這大餅連想像都無法維繫,何況這是國家元首的選拔,因此其他角逐者不能再學著一樣「畫虎爛」。朱立倫批評,如果不加稅,○到六歲的新生兒不可能交給國家養,即是淺顯的一例,郭台銘需要好好接招,進而回擊。

至於國民黨憑什麼取民進黨而代之,如前所述,陷在意識形態的泥淖裡,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民進黨執政三年多,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左支右絀的施政真的不少,五位選將如果搔不到癢處,不是未接地氣,就是太不用功了。其實一個方法是,把幾個主要民怨列舉出來,逐一拿出具體修正方案,如果建設性與可行性充分,肯定可以分別有效地擊中不同的票層,總結起來就可以跨越最大的光譜。

國民黨到底具不具備提前重返執政的長處,還是他們依舊要習慣性地沉溺在「外省人」的同溫圈中自曝其短?本週就來繼續看下去。自由時報06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