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之亂(鄒景雯)

0
792

民進黨在立法院是掌握過半席次的政黨,毫無疑問屬於執政的一部分,九合一敗選之後,蔡總統已經分批聽取黨籍立委座談聽取檢討意見。其實,回顧過去兩年多的重大決策,國會本身即是許多爭議政策之所以形成的關鍵環節,不僅無法置身事外,甚至可能是主要「戰犯」之一。如果真要講改革與進步,就不能不面對這一塊。

立法委員代表民意,反映選民意見,而立法院本來就是各種利益團體匯集遊說的重鎮,能怎麼辦?該辦的可大了。這牽涉到立委個人、黨團運作、黨政協調;老實講,二度執政的民進黨在這方面的表現,與二○○○至二○○八年間相比,無論是少數黨或最大黨階段,皆無甚可書之處。箇中的成因很多,然歸結起來並不複雜,因此不難提出解決方案,決心二字而已。

民進黨的發展歷史,一直以來,就是縱馬放槍的流寇形象,不似國民黨的威權厚重,這樣的長期反對角色,其成員的個人主義超越集體主義,是很可以理解的事情。在野時代不必負政策責任,此等風氣危害不大,或許還有多元的好處;一旦成為執政黨,任何主張不再停留於「說」的層次,多少會啟動「做」的程序,由於涉及人民權益,可行性比理想性更優位,這時任何大委員倘若偏執己見,又遇黨團無力溝通、行政部門不能說服,立刻就會演成雪崩式的災難。

最近幾次的檢討會議,民進黨從上到下都坦承「一例一休」確實造成了強烈民怨,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回顧這起讓選民非教訓民進黨不可的事件,大家一定會記得二○一六年的鍾孔炤委員們,不是這些立委在未有配套下就提案廢止彈性上班的函釋,不會引發之後一連串的失誤。

民進黨沒有麻木不仁,二○一七年在地方縣市長群起陳情下,行政院力主二度修改勞基法,以放寬若干選擇空間,大家不會忘記這時又是哪些民進黨立委在反對,外界也不能體會當時黨團為什麼非要一致立場、不能開放林淑芬、管碧玲等不同主張者表達意見的空間,以「顧全」解決問題的大局?最後總統府介入,然設下重重條件的「妥協版」,既不敢面對立法僵硬之弊,也暴露了對知識經濟時代新形態勞動的認識落伍,對於許多行業的實際需要來說,等於虛晃一招,於是勞方與資方全部得罪,終至不可收拾。

如果民進黨真認為「一例一休」流失了選票,那麼除了行政部門無法推諉之外,接地氣不足、主動搬石頭砸腳的立委要不要檢討?不能力行少數服從多數民主原則的立委要不要檢討?領導民進黨團的資深委員無法發揮整合之功,要不要檢討?

企圖以工廠法規範各行各業,正是勞基法修法的本質,這只是兩年來的其一而已,由國會所衍生的其二、其三,多說無益,大家只想問:當家不鬧事,執政黨立委可不可以凡事以解決問題為出發?只會製造問題就去當在野黨!自由時報120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