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這個產業 (雲程)

0
681
Surgeon team working together in a surgical room

 

葛特曼在英國國會的證詞提及,救人技術被中國惡用,而惡用已形成產業。此事並不僅止於中國境內,它事實上已經感染到國際醫療社區。

這是一筆巨大的生意,在「醫師救人」與「病人求生」名義下,多數人因選擇對慘無人道視而不見,而形成一種「共謀結構」(complicity)︱︱從醫師、病人、設備、藥廠、媒體到旁觀者,統統是一份子。

器官移植產業令人回憶納粹屠殺猶太人。一般人以為納粹惡行只在政治動員而已,意即高舉雅利安至上與國家社會主義,團結第三帝國並支持歐洲戰場的戰事。實際上,納粹的動機更邪惡。

一次大戰後,德國背負沉重的戰爭債而歷經惡性通膨慘況。在付不出賠償下,選民支持納粹掌權並悍然撕毀條約重新軍備。重新軍備需要巨資,納粹先設立國營空殼公司販賣Mefo債券、Öffa債券,以債養債。1938年已無法償還,於是改向猶太人下手。

基本模式是:沒收當地猶太人財產↓驅逐或安置財產所有權人↓殺害財產所有權人↓無主財產收歸當地國庫↓佔領經費帳戶↓回流德國。具體真相是以安置猶太人為名設立基金,加徵贖罪金、離境稅,及每年四次各二十%至二十五%的財產稅等。後來,進一步凍結並徵收猶太人財產,猶太人僅能領取生活費。最後,納粹需錢孔急,將猶太人關入集中營後加以殘害。納粹更扭曲繼承原則,規定猶太人身後財產歸國家。這一套殺人取錢術,也在佔領地實施,既滋養德國國內民生,並支持對外戰爭。

當時的醫療科技不夠發達,納粹僅能詐取身外之物。又因為是支持戰爭(殺人),所以納粹罪刑是「為殺(戰爭)而殺(猶太人)」。現在,透過葛特曼證詞及其他團體的努力,世界逐漸知道北京的殘忍較之納粹更甚。若北京活摘法輪功器官,旨在供給東亞富裕國家病患;關押百萬歐亞系的維吾爾民族,是否意在更巨大的「歐美市場」?

看了為錢殺人的「事業」而不掉淚的人,都缺乏同理心或毫無倫理標準。對動物,宗教素食者有「不殺、不見殺、不為我殺」的最低戒律;器官移植相關人,是否至少要「不為我取」?現在,中國環境重度污染,北京對台灣的興趣已從領土擴展到人民。任誰都不寒而慄吧!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http://hoonting.blogspot.tw/)自由時報1020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