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秉輝>悼仁醫洪啟仁

0
161
Coffee Americano Espresso Newspaper Couch Concept

美善的靈永垂不朽 悼仁醫洪啟仁教授

驚聞洪啟仁教授頃於上月四日返回我們天父的慈懷中,令仍在地上的我們唏噓不已。

「美善的靈」這一用法,可見於羅馬書中的第一章第四節,係屬希伯來式的語法,在羅馬書第一章第四節以後的其他關於「聖靈」的語法,使徒保羅則採用希臘文式的用法。

用「美善的靈」來悼念仁醫洪啟仁教授似乎很是適合的。

初次與洪教授相識大概是在1995年左右 當時是因為由於已逝的張錦文先生紹介, 因為後者的辦公室正在新光醫院內, 而當時洪教授正任該醫院的創辦及首任院長 筆者猶記當時教授匆匆忙忙地趕回院長辦公室, 態度非常誠懇的向正在等候中的訪客–筆者本人來道歉曰:「非常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剛剛從台大醫院的外科門診中趕回來….」。在那時筆者想到馬丁路德,他曾說過 : 所有的身分皆由上帝呼召,常常,醫生看過太多病苦,要不是成為人道主義者,心中對人充滿悲憫;要不就是抬頭垂眼,不耐煩的看人,因為所見的都是有求於他的病患,不斷聽到訴苦抱怨,仁醫只能每1個病人給30秒、1分鐘,聽完就下命令,開藥,不 浪費時間。就效果來說,也確實如此,聽再多也不會對病情有太多幫助。

後來才知道原來洪教授就是前一種情形。因為他一直是成為人道主義者,心中對人充滿悲憫,生死一線,太多同情,想到以前的詩人鄭板橋說得好:「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洪教授就帶著一種悲憫之心,傾聽疾苦聲,能來為尋常百姓謀福祉。

其實,在1995年左右, 那時筆者並未浪費任何額外的等候洪教授的時間, 因為正在瀏覽自己隨身攜帶的文件中! 他柔和的道歉聲就把筆者喚起,同時不禁往手錶上一瞥,發現延誤了8分鐘而已,這是我們的初識,也是惟一一次的機緣。洪教授給筆者留下非常好的印象,非常可惜的是如今不再有機會身受教授的身教、言教,只能各自來共同執著基督,奔走向標杆!

在開始初次的言談中,發現很難得於洪教授的偶然的英語發音中,很少夾雜著日本腔英語的樣式!  後來才知道原來洪教授在其高中時代就對英語會話很專致, 於課外又與外國宣教士補習之!

在只有一次的言談中,我們討論到以下:

我們都有同樣的出國經驗,都到同一個醫學中心,有同樣的甘苦經歷,原來洪教授在其研究時期是在紐約市裡最大的市立醫院,名叫Belelue醫學中心深造,在那個時代, Bellevue醫學中心是屬於哥倫比亞大學,康乃爾大學和私立紐約大學3所大學醫學院–他們都一起在合作和在競爭,在筆者在Bellevue醫學中心的時期,BELLEVUE醫學中心剛剛成為紐約大學醫院的附屬中心,直到後來哥倫比亞大學成為筆者的研究所畢業學校,因此,我們兩個有許多共同的學系,我們都是外科,很高興能TAIWAN​​​​國​見到他!

美善的靈永垂不朽!

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同意,生活中所面對的事物不可能都完美無瑕,總是好壞參半。

親愛的兄弟姐妹啊,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行善的屬乎上帝,行惡的未曾見過上帝。約翰三書1章11節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