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明峰:可愛的台灣人

0
1668

日籍男子長谷川謙於五月廿三日偕女友遊九份老街,遺失名牌皮夾,內有居留證及現金十萬日圓、二萬元台幣,他去派出所探詢,後來一位吳先生拾遺送來,現金物件一樣沒少,他失而復得,欣喜激動得跪地感恩,盛讚台灣人真了不起。

兩年前,我們闔家去台灣讓孩子認識爸爸的祖國,遊淡水夜市時,小女的隨身小提包不見了,原以為留在車裡,逛完街已過十點,回到車發現不在車裡,細查沿路拍的照片,確定在馬偕銅像的小綠地拍照時,放在板凳上忘了帶走,回去已遍尋不著。她頓時著急心慌、沮喪欲哭,皮包裡有護照、駕照、信用卡、學生卡、銀行卡、美金現鈔及私物,遺失了該有多麻煩!先到四周商家探問無著,有人建議去附近的派出所看看,居然有著落,領回提包,裡面的東西原封不動,她這才驚喜破涕為笑,非常感謝那位無名的好心人士,對台灣人的善良折服得讚不絕口。她問說這種事可能發生在中國?菲律賓?甚至美國嗎?台灣之行給她的觀感之好真是刻骨銘心,她以自己有台灣血統為傲,我這台灣老爸與有榮焉。

早期漢人移民來台墾荒,蛇獸橫行,番匪出沒,走離村落便有危險,台人相見多問「佗去?」(到哪裡去?),表示關懷保重之意,並且囑託沿途朋友守望相助;當年披荊斬棘,胼手胝足,雖盡力耕種,猶常歉收,故以「食飽未?」(吃過飯沒有?)互相問候,關心對方是否挨餓,必要時接濟之。這種「佗去?食未?」的仁心,遂成為台灣人傳統的美德;繼之,原住民的天性和善樂天,漢原通婚混血,風俗習性融和;雖然明鄭、滿清的漢文化牢牢鎮住台灣兩個半世紀,台灣人歷經海洋風物的薰陶洗禮,對外商貿的國際視野,來自荷、西、英、加的基督教文明,日據時代西化、現代化的衝擊。如此幾百年來的潛移默化,性向質變,養成溫和、古意、篤實、純樸、推己及人、開闊進取的心胸,從原先的漢文化脫胎換骨轉化為獨特的台灣民族性,有別於中國人。

近世數十年,外來的蔣政權挾帶殘破沒落的中國文明,全方位對台灣人洗腦,雖心底明明認定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表面上卻刻意哄騙說我們都是中國人,灌輸封建禮教,縱容威權獨裁,並以心機詭詐的醬缸文化強加浸漬,毒害人心。台灣人被迫退回古舊中國,染上虛妄、貪婪、猜疑、嫉害的低劣心態,為非作歹不擇手段的惡形惡狀,對身處的台灣社會不瞭解也不關心,泯滅了樸真的自我,模糊了國家的定位,也抹煞了溫柔敦厚的本土海洋文化。從電視連續劇具體而微可見端倪,台灣的電視台操控於國民黨手中,當作黨化訓誨的工具,亦是中國化教育的一環。就以黃金時段的古裝連續劇為例,不管秦皇、包公、乾隆、嘉慶、 等,撇開膚淺的娛樂不談,故事古老,不符史實,與現實脫節,對生活處世毫無意義;故事發生在中國,遙遠陌生,隔閡殊異,與台灣並不相關;使用的語言是骨董的北京話,既不合時也不合地,無形中壓抑母語;更可怕的是,劇情充斥勾心鬥角、計謀相害,城府陰險、權謀厚黑,笑裡藏刀、弄狗相咬,仗勢凌人、落井下石, 等,大肆闡示人性的惡端。實際上,不僅古裝劇,連時裝劇也是,幾乎全數脫不了這套「往下沉淪」的陳腔濫調,中國文化底子裡就是這副德性。在美國廣受歡迎的家庭時段電視劇,絕少散播人性的邪惡乖戾,儘多幽默寫實、公正良善,雪中汲於送炭、錦上樂於添花,引人和睦、「向上提升」的溫情健康之作。

如今外來政權不再,從此與中國漸行漸遠,台灣人起步當家作主,自己的國家好歹自己來掌理,朝「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邁進。可貴的是,台灣社會雖然遺毒未艾,烏煙瘴氣層出不窮,幸虧傳統的美德未泯不滅,依然保有一顆晶瑩的台灣心,日後據此滌除糟粕的醬缸文化,發揚優質的台灣文化。讓全世界都看到,在台灣的不是醜陋的中國人(柏楊語),而是可愛的台灣人。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